提起福建儿童文学创作,儿童文学出版要有做品牌出版、打造出版品牌
发布时间:2020-04-16 20:00

作者李秋沅坦承《天青》写得辛苦。“在两年的创作期间,在枯燥的史料文字中,找寻他们。我亦追随天青的目光,走进岳飞、文天祥、谭嗣同、嵇康的世界。”就这样在反复地构思、反复地推翻,李秋沅最终创作出的作品也不负众望,博得了读者的喜爱。

出版人徐德霞则认为,设立专门扶植培养中青年作家的“曹文轩儿童文学奖”,是一个良性的代际传承。让一茬一茬的作家在这块文学厚土,得到有效的关照和培养,从而能够更快更健康地成长,这是一件很有眼光、很有意义的事情。

 

辽宁儿童文学中青年作家近年创作势头向好,马三枣、张忠诚、朱锡琴、贾颖、陈琪敬、源娥、肖曦、何马、刘天伊等先后多次获得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青铜葵花奖、曹文轩儿童小说奖、金波幼儿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周庄杯短篇儿童文学奖、辽宁文学馆四季好书等奖项,形成了一个创作实力强、创作势头猛的新群体,备受儿童文学界瞩目。 

江苏第二师范学院教授姚苏平则重点评价了章红的自传体长篇小说新作《白色的大鸟》。她从人物形象、叙事视角、童年情境等方面深挖了章红小说创作中深刻的思想内涵。她说:“正是通过对女孩与女人、母与女、父与女、家庭与社会、故乡与当下、梦境与现实的不断闪回、倾诉和守望,章红试图抵御历史和时代对童年的压抑和剥夺,在历史记忆和个体、女性、儿童之间,构成充满诗意的艺术张力。”

对于如何创作出更富有地方文化特色的作品,龙岩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傅柒生希望作家们能够到闽西去深度采风,把福建红色文化、客家文化融进文学创作中,彰显地方的特色,将少儿文学推上新的高度。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泉根认为“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已成为推进新时代儿童文学新作为的一个响亮品牌,它坚持儿童文学“以儿童为中心”的创作理念,获奖作品反映与表现了当代儿童的生存状态与精神面貌。在坚持儿童性、直面今天的儿童、努力塑造典型人物等多个方面,获奖作品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福建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蒋达德、海峡出版发行集团副总林彬、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陈效东以及束沛德、樊发稼、张之路、王泉根、海飞、刘海栖、庄之明、牛玉秋、刘绪源、陈福民、李朝全、李东华、刘琼、安武林、刘颋、杨佃青、王林、冯臻等二十几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参加研讨会。与会者从不同角度对《红脸儿》一书展开了充分研讨,对该作品所富含的文学价值、社会价值、教育意义等给予高度评价。作协副主席高洪波认为,记忆是作家宝贵的财富。从这部儿童小说中可以看出肖复兴运用这“财富”所展现出的才华与才气。他的描述将我们带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北京四合院,重拾那早已远去却又似曾相识的童年回忆。作协创研部副主任李朝全表示在阅读过程中数次被感动落泪,《红脸儿》作为一部儿童小说,展现了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面对的各种选择,有欢乐喜悦,亦不乏失落忧伤。各种经历激活孩子们内心深处所蕴藏的纯正情感。同时他认为成人文学作家写儿童文学也是对作家自我的突破与创新。儿童文学评论家束沛德将《红脸儿》的人物表现力与心灵感染力视为作品不可多得之处,利用生动流畅,行云流水的语言多侧面的刻画孩子们的性格,极赋写实的儿童特征。

图片 1

研讨活动由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副总编辑郁敬湘主持。她介绍,三十年来章红的儿童文学创作可谓成果累累,儿童文学代表作《放慢脚步去长大》自2008年出版以来,总印数达到30余万册,迄今每年都在加印,长销不衰。2018年出版的儿童小说唐栗子故事系列,《唐栗子和他的同学们》入选全国图书馆评选的“我最喜爱的童书TOP30”,儿童文学类有10本书入选,其中本土原创作品只有3本,而章红的书就是其中一本。《唐栗子和爸爸妈妈》获选南京市艺术基金重点扶持项目,很受瞩目。2019年6月出版的新作《白色的大鸟》被选入了新闻出版总局“十三五”规划出版工程。

儿童文学作家两岸风景认为应更多的关注自身的优劣势,关注创作本身,最终让作品来说话。创作时将作品的想象力和可能性放在第一位,然后在创作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将更深层次的东西渡让给读者。

作为曹文轩儿童文学奖评委会副主任,作家黄蓓佳称赞“曹奖”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奖项。评审的过程完全封闭,稿件在递交评委手上之前,已经经过了严格的加密处理。评委要在规定的时间内阅读大量的稿件,对作品做出综合判断。此次获奖作家中虽然有大家比较熟悉的作家,但这些得奖作品跟他们以往的创作相比,在题材和写作风格上都有所突破,语言也更加成熟、富有趣味。

《红脸儿》作为肖复兴的长篇儿童小说,既是作者的童年自传,也是一代人命运的真实写照。小说以散淡而富有诗意的语言描绘了五六十年代北京大院里几个孩子之间的友谊故事。这种带有回忆性质的创作,决不是空泛干瘪的交代,而是从心泉中汩汩不断地流泻出来,从记忆深处自然而然地喷涌出来,让人目不暇接,怦然心动。作品分别采用了两套叙事笔墨,为读者搭建了一组彼此观照的双层艺术空间——儿童世界和成人世界。前者欢快明丽、天真烂漫,后者则阴郁苍凉、神秘莫测。正是在这种晦明变换、忽暖忽寒的叙述中,同一时代中两代人的生活经验和情感记忆被同步激活。从蒙昧的幼童,到饱经沧桑的老人,读这样的小说,都可以被娓娓道来的故事与细水长流的情感拨动心弦。

5月27日,辽宁青年作家在辽宁文学馆与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座谈儿童文学创作选题,研讨如何让一本好书走进儿童读者。辽宁省作协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薛涛主持研讨会,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徐凤梅、辽宁省儿童文学学会会长宁珍志、副会长王立春、辽宁文学馆副馆长郝万民出席会议。

《十月少年文学》执行主编冷林蔚认为章红儿童文学创作中最独特的地方是她充满爱意的母性视角。她觉得这一视角首先体现在章红对童年力量的礼赞和对纯真童心的讴歌:“章红在故事中记录下美好生活的点点滴滴,毫不吝惜地表达着自己对孩子的爱与理解,这让小说的行文氤氲着一种温柔的气息,这种气息,每个爱孩子的母亲都能够体会,每个被爱着的孩子也都能够体会。”

陈章汉认为,福建儿童文学发展的需要展开思路,不但在创作上创新,还要与出版、阅读、推动等多方面结合,产生群体效应,把儿童文学创作这件事做的有声有色。

研讨环节结束后,首届“曹奖”获奖作家代表赵菱、金少凡、庞余亮和郭姜燕上台发表感言。

图片 2

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徐凤梅介绍了该社的历史及发展,并介绍了出版种类、新媒体融合、境外出版合作及获奖作品等情况。她提出,儿童文学出版要有做品牌出版、打造出版品牌,把最好的书送到读者手中。石锋、源娥、刘天伊、朱锡琴、张艳荣、庞滟、张忠诚等作家先后发言,介绍了近期的创作情况,并与出版社嘉宾及特邀作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宁珍志、王立春、马三枣分别就儿童文学的独特性、地域性及蓬勃发展的状态做了解析,分享了宝贵的创作经验与写作技巧。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副主编韩阳认为,编辑和作者之间的合作与沟通是一种共同成长的过程,应该一起为孩子打造更适合少年儿童阅读与成长的好书。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儿童文学室主任阮征、编辑张怡先后发言,针对作品做了深度分析和讨论,建议选材要严,选题要新,要有儿童视角和人性的深度。

她认为中学生的生活状态不是孤立的环境,他们和家庭、父母、社会、学校、老师、同学……这种种之间构成非常复杂的一种蛛网式的关系。《白杨树成片地飞过》正视了成长中的困境,关注中学生的身心状况,特别是心理状况。“在刀锋般犀利的剖析背后,是一个作家的良知,是一个作家对良好的成长与教育环境的呼唤,更是一个作家对青春美好生命的深深祝福。”

福建少儿社总编杨佃青认为,《天青》保持了李秋沅创作的一贯的创作形式,当中容纳的穿越元素,与其他传统的作品比较显得非常独特,在现代的儿童文学作家当中非常少见,是比较突出的贡献。

《南寨有溪流》的作者郭姜燕认为自己的新作能够获得首届“曹奖”非常幸运。她同时感谢“曹奖”作品的责编陈文瑛老师,认为她对作品的严谨审读和对作家的关照,让《南寨有溪流》成为了一本温暖之书,情谊之书。

与会者普遍认为,这虽然是肖复兴创作的第一部长篇儿童小说,但作家有意识地将儿时记忆与人生感悟融为一体,从而成功地实现了“纯真”与“深刻”之间的艺术平衡,使小说的趣味性和思想性相得益彰。这部作品不仅很好地处理了“成人书写”与儿童认知的分寸感,同时也在叙事结构和表达方式上张弛有度、饶有新意。

南京大学教授吕效平是章红大学本科的老师。他从学术的角度肯定了章红的作品。他说,价值观对了才能激活才华,而章红的小说在价值观上有非常可贵的地方。章红用小说表达了生活中的困惑,无论是孩子还是家长、老师都要面对自己人生的难题,都有可能身处某种困境中。在小说里,章红从不以教导者的面目给出最终的结论,而是以平等的姿态展示生活的真相,那里面有窘迫与无奈,也有温暖与诗意。她巧妙地给读者以精神的鼓舞,鼓励他们发展自我,勇敢地生活。

 

研讨会由江苏省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汪政主持,作家、评论家、出版界专家和阅读推广人代表王泉根、徐德霞、黄蓓佳、徐晓华、陈香、周益民上台发言。

图片 3

“她把自己观察、积累到的关于儿童的经验,包括自己家庭、自己孩子的成长经验拿出来分享,让它们成为儿童文学写作重要的资源。她的儿童文学创作资源就是她自身,这使得作品天然地具有亲和力。她给儿童带去自在、天真、欢乐的享受。而且她的欢乐是毫不做作的,非常自然,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微笑。”汪政表示。

 

图片 4

 

图片 5

福建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陈毅达出席会议

作为第九届江苏书展系列活动的重头戏之一,“花开繁盛——‘曹文轩儿童文学奖’首届获奖作品研讨会暨第二届征稿发布会”于2019年6月27日下午在苏州国际博览中心举办。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来到现场并致辞。

会场照

她认为章红的儿童文学作品中有着深邃的精神指向。她感叹道:“在成人与孩子之间,章红永远站在孩子那边,为童年争取更多的权益:保持天性的权益,快乐的权益,按照童年自身节奏成长的权益。”她认为这种精神指向在章红的小说创作中也很明显,“章红的儿童小说在看似日常的故事中,贯穿着一个核心——惟有爱、陪伴与守望,才是与孩子相处的最好方式。这是她恒定的信念。”

儿童文学作家陈奇认为《天青》语言优美雅致,阅读了文本,可知作者有着丰富的文史知识,尤其对宋朝的历史有着扎实的研究。

《金葫芦》的作者金少凡分享了自己创作这部小说的缘起。他说,《金葫芦》中有大量老北京方言,描绘了一张老北京的“民俗风情”地图。“曹奖”能把奖项授予这样的作品,体现了评委会对弘扬本国传统文化的重视。

高洪波

《创作评谭》主编、作家陈蔚文热情地评价了章红的整体创作:“章红的儿童文学创作是在一个更完整的文学创作中展开的。她不仅写儿童文学,还写过不少好的成人文学,包括小说、散文、诗歌。她有敏锐的思考力,并有建立在广泛的中西方阅读基础上的文字素养——这两点对于一位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来说同样重要。前者决定了作品的分量,后者决定了表达的优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