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年来的历史书写中,现在他最属意给小孩子写东西
发布时间:2020-04-17 19:22

图片 1

在少年儿童成长过程中,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可以说是他们重要的精神食粮。孩子们尤其喜欢阅读本土原创的儿童文学作品,因为贴近他们的生活,更容易引发他们的共鸣。

近年来,中国童书市场蓬勃发展,儿童文学创作中的艺术探索也呈现出持续多元和深入的状态。“儿童文学在写作题材、艺术手法上均经历了多元拓展,其中既包括关于如何书写历史、战争等重大题材的新思考和新探索,也包括关于新的文体可能、表现手法等的探讨。我们从当前活跃的年轻作家中,看到的是非常丰富的艺术生态和写作面貌。”儿童文学评论家方卫平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名家写了不少儿童作品

图片 2

图片 3

近两年,随着国家相关部门组织实施儿童文学精品工程,资助和奖励优秀原创儿童文学作品的创作和出版,中国原创儿童文学进入一个创作和出版的高潮。特别是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之后,中国原创儿童文学进一步引发世界关注,更多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和作品走向世界,这也更加鼓励了作家的创作。

我们要追问的是,近年来,在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童书市场中,有哪些新鲜动态和写作潮流,反映出怎样的文化生态?在近年来的历史书写中,儿童文学作家们又提供了怎样的多样化样本?

成人作家写儿童文学作品已成为文坛一道亮丽的风景。这两年,赵丽宏的《童年河》《鱼童》、姜戎的《小狼小狼》、杨志军的《最后的獒王》《海底隧道》、虹影的《奥当女孩》《米米朵拉》、毕飞宇的《苏北少年“堂吉诃德”》、马原的《湾格花原》、阿来的《三只虫草》等作品都引起了读者和研究者的关注。

《中华读书报》征订正在进行,恭请读者朋友到当地邮局订阅。邮发代号1-201

儿童读物形式上有绘本、立体书、纸质书、有声书;内容上有传授科学知识的、有讲述温情故事的、有关注自我成长的……现在的父母想用图书“富养”自己的孩子,因为市场供给丰富,所以选择余地很大,让孩子有属于自己的读物已经不是难事。难的是,不知该如何选?

中国原创儿童文学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从2019年北京图书订货会新书发布的情况来看,知名中青年儿童作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活力,新生代儿童作家也不断推出新作,一大批高品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作品涌现出来,持续为孩子们的阅读生活提供丰富的内容资源。

拓展历史书写的深度和广度

大作家写给孩子们的作品各有特色。有的走“童年回忆”路线,而更多人则是有了孩子后来了创作灵感。

方卫平的2019私人书单

那么来一本充满晋味儿童年、了解乡村生活的梦想之书、快乐之书吧,它就是山西籍作家李晓虎创作的《逐马少年》。

天天出版社多年来一直努力推出中国优秀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在这次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天天社召开了以“儿童文学黄金时代的代际对话”为题的2019儿童文学原创力作发布会,活动集合了一批当下中国最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和儿童文学界的新生代力量。曹文轩、秦文君、常新港、殷健灵、迟慧、刘耀辉、常笑予和张牧笛分别携自己的新作,与现场读者见面。

若不知来处,我们可以去向何方?在“轻阅读”盛行的当下,有一批儿童文学作家将目光转向历史的深处,说起了战争、死亡、苦难,写到了历史、责任和希望,忆起了故乡、往事和远方。这些新鲜的作品,丰富和拓展了历史领域的儿童书写,将真实的历史用生动的故事呈现出来。

比如纯净唯美、带有幻想色彩的《寻找鱼王》,大部分内容都来自作家童年的观察和体悟。而杨志军融合自身经历与个性写给孩子们的首部成长小说《海底隧道》,则通过男孩圆圆一家的悲欢离合,展示了一个孩子如何成长成才。马原的新作《三眼叔叔和他的灰鹅》则以自己的小儿子为原型,讲述了发生在一个能听懂动物语言的超能力小孩身上的奇妙故事。刘玉栋描写留守儿童的《泥孩子》,则将目光拉回到了作家擅长的乡土题材领域。

《有鸽子的夏天》,山东教育出版社

《逐马少年》讲了一个名叫赵小易的小孩儿和一匹战马的故事,围绕着分马,斗羊、斗狗的故事一一上演,小孩子们之间的关系也发生着悄然的改变,曲折的分马过程,既见证了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也描绘了一幅动情的乡村风情画卷。整本书意蕴美好,向上向善,充满了正能量,这本书不但告诉现在的孩子们还有一种可以跟世间万物都成为朋友的快乐童年,也把我们美好的记忆用文学呈现和记录下来。

《草鞋湾》是2019年曹文轩“新小说”系列的新成员,该书讲述了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发生的一个充满悬疑感的侦探故事。这是曹文轩首次尝试写作侦探题材的儿童长篇小说。秦文君的新作《云三彩》则首次将目光对准因父母工作变化,从乡村来到大城市生活的儿童,这在中国是一个庞大、沉默、且被忽视的群体。书中体现了乡村与城市的强烈反差,作者将传统价值观与新女性意识的对撞,写得入木三分。

最新出版的长篇小说《纸飞机》,便是青年作家左昡在真实史料基础上的创作,作家以抗战期间日军对重庆长达五年的战略大轰炸为背景,这在儿童文学领域属于首次。作者以儿童视角多层次地表现中国人民在战争阴霾下的生活与抗争,带领读者了解这段铭刻在我们民族记忆里的历史。往前追溯,则有作家李东华历经五年潜心创作的儿童抗战小说《少年的荣耀》,作家以抗日战争为背景,讲述了11岁男孩沙良和他的伙伴们在战争岁月里的成长故事,呈现出中国抗战背景下少年特有的生活状态和珍贵品质。而讲述相近年代历史故事的作品,还有张之路的小说《吉祥时光》,作家用悠长舒缓、平和冲淡的笔调细致地刻画了1948年到1957年期间北京男孩吉祥的童年生活,用孩子的眼睛映射出新中国成立前后的社会百态。青年作家史雷的《将军胡同》虽也是抗战题材作品,却没有直接描写战场硝烟,而是通过儿童的视角来观察和体会这一切。作家写泡茶馆,写看京戏,写斗蛐蛐,写熬酸梅汤,在京腔京韵的故事中感受老北京的趣味童年, 透过三个不同阶层的家庭的故事,为读者奉上老北京的鲜活画卷。儿童文学作家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笔触,以不同的方式书写一段共同的历史,为读者了解历史提供了丰富多样的文本。

大作家不需“迁就”儿童

《小兵雄赳赳》,青岛出版社

李晓虎,是个上得了班、做得了饭、带得了娃、做得了梦的已经不再那么年轻的爸爸。他出生在苏三离开的那个地方。苏三?就是说洪洞县里没好人那个姑娘。李晓虎大学学的中文,做过编辑,北漂多年,现在是个公务员。民盟盟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北京。发表有小说、文学评论、随笔类文字;出版有文学评论集《小说何以艰难》、儿童故事集《老爸是台故事机》。

著名成长小说作家常新港,和成长“摆渡人”殷健灵也都推出新作。常新港的《寒风暖鸽》以哈尔滨光复为背景,讲述战争时期三个孩子所经历的动荡,从他们的眼中见证新中国历史。作家希望今天的中国孩子能感受到那个年代人生中的寒冷,珍惜今天的温暖。殷健灵的《彩虹嘴》反映在二战时期遭到纳粹迫害的犹太人在上海的生活。作品写出童年的倔强和明亮,也写出人在战争中的乐观、勇气和智慧,以及跨越时代和国别的永恒的人道主义。

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儿童文学作家从自己的生命体验出发,进入记忆,书写童年,为儿童提供更为纵深、更多层面的阅读体验。有着作家黄蓓佳童年体验的《童眸》,从作者的视角看世界、看苦难的人生和时代,作家不避讳童年的残酷,在残酷基础上写善良,体现了人性的深刻。而作家彭学军的《腰门》,讲述了一位六岁女孩沙吉被寄养在湘西小城云婆婆家中的特殊生活遭遇和成长历程,其实就是作家自己的童年记忆。作家汤素兰的《阿莲》讲述了一个在山里长大的孩子,在知识贫瘠的年代求知若渴,她走过狭窄的乡间小路,走向更广阔的天地,同样有着作家自己的生活体验。这些从作家生活和生命中而来的作品,带有作家童年生活的历史记忆,是从个体身上流淌而过的生活和时间的独特滋味。“这些小说中的人物,或如过客般从主人公生活的河流中乘筏而过,或在行动上虽贯穿情节始终,但主要功能则在于提供一个观看的视角、一种体验的承托。它们的结构大多也是屏风式的,一扇风景连着一扇,我们跟随主人公移步换景,仿佛走过一段有形的时光。正是在这样相对自由的结构中,文学的触须伸向了日常生活中最不起眼的角落,并且从中发现了珍贵的感觉和趣味。”青年评论家赵霞这样评价这一系列作品中呈现出的美学特征。

以上名作家写给孩子的作品,没有一味地“俯就”迎合孩子的阅读趣味,与那些带有明显说教痕迹的作品或市场畅销作品不可同日而语。这些作品的文学性很强,思想更丰富。比如《寻找鱼王》呈现的是童话般的故事、寓言似的传说,其实讲述的是一个少年的成长历程,更昭示了生命的真谛。《海底隧道》也通过一系列故事书写生命成长中的那些高贵的情怀。

《外婆家的马》,海燕出版社

李晓虎写小说,写随笔,也写评论文章。因为年轻时喜欢狄更斯名著《双城记》里的情圣卡顿,就用自己的属相作姓,起了个笔名马顿,有时也叫马不顿。现在他最属意给小孩子写东西,他说:“自从开始儿童文学创作,我其他方面的创作也有了改变。”

《野云船》是刘耀辉酝酿5年的作品,讲述一群海岛少年的真实生活。童话名家迟慧借新著《慢小孩》表达了自己的教育观,她希望成年人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慢小孩的成长。

科普人文:传统文化的深入解读

在《收获》资深编辑叶开看来,“这些作家的作品不同于一般儿童文学作品中常见的单视角叙述,如马原的《三眼叔叔和他的灰鹅》采用男孩小格、三眼叔叔两人的双重视角展开叙事。即便写相对通俗的儿童文学,作家依然对小说结构有一份‘执念’,讲究文字的排兵布阵,但这也可能给小读者带来一定的阅读理解难度。”

《秦汉儿童的世界》,中华书局

那么,今天就让我们来看看《逐马少年》,听听给孩子写书为李晓虎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

90后作家常笑予写了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黑猫叫醒我》。故事讲述一个家有虎爸虎妈的乖乖女,跟随一只黑猫穿越不同空间寻找“完美父母”“完美生活”的历程。常笑予说,孩子们读过这个故事,会试着去理解父母,并有所收获。

大数据显示,科普图书的创作和销售正处于日趋上升之势,而一批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历史、人文等题材的本土原创童书更是在市场上受到热烈追捧。在当当网近日公布的上半年阅读数据中,记者看到,稳居畅销榜榜首的原创人文科普作品《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已累计销售近50万套。相关作品涉及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地理、人文等方方面面。

作家刘玉栋告诉记者,“儿童文学的写作难度不仅在语言表达上,在你的心够不够柔软上,更在于这本身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因为你的读者和受众是少年儿童。”刘玉栋说,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应该像怀特的《吹小号的天鹅》一样,不仅有爱心和童心,还有对儿童心灵潜移默化的滋润、对想象力的开掘和对生命意识的启发。

方卫平,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著有《中国儿童文学理论批评史》《儿童文学接受之维》《儿童文学的中国想象——新世纪儿童文学艺术发展论》《方卫平儿童文学理论文集》等。

关于作品:山西味儿的童书让我们考虑怎样给孩子最好的童年

封笔10年的张牧笛经过时间的积淀、自我的修行,打算从今年起,重新出发,她的新作《万花筒》说的是一个90岁的老婆婆在奇妙的万花筒世界重新找回了生命的热情。作家希望每一个人无论年纪有多大,活着的每一天都能快乐且有意义地度过。

在近年来呈蓬勃之势发展的青少年国学与历史读物中,中国、中华已经越来越成为重要的关键词。作家陈卫平所著的《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以近百篇精彩故事、上千幅插画贯串上古至现代的中国历史,唤起儿童对历史的兴趣,更给孩子思考与判断的智慧。《图说中华文化故事》系列已连续推出“战国成语与赵文化”、“战国成语与秦文化”两辑,台北故宫博物院前任院长周功鑫与好莱坞动画分镜师团队精心绘制,以图文并茂的形式讲述成语故事,将中华文化知识与历史相连接,引导青少年了解中华历史和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博物馆里的中国》则是送给孩子们的一座小小家庭博物馆,通过讲述近千件珍贵中国文物的传奇身世,反映时空变换、沧海桑田,反映朝代更迭、帝国兴衰,反映文臣治国安民、武将横刀立马的情怀,反映诗画天马行空、手艺巧夺天工,引领小读者走进灿烂辉煌的中华五千年文明。作家张嘉骅的《少年读史记》则让孩子们跟着司马迁游古今,让读者在60篇《史记》人物故事中,学习史学、文学、哲学、国学,藉由历史人物的风范开拓青少年对历史和生命的理解。大型民族题材儿童纪录片《我是中国的孩子》的同名图书,则本着“让孩子了解文化的多样性”的目的,在生动有趣的故事中穿插介绍不同民族的文化传承,由个像到群像,由细节到宏观,由生态到人文,由历史到未来,生动演绎了“民族”与“儿童”这两个关键词。

对于在成人题材上追求艺术精品的文学名家来说,他们写儿童文学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张炜就称,“我从来不把儿童文学看成一种尝试性的、休闲式的轻松创作,相反极其看重它对整个文学生涯的重要性:基础性、核心性。也正是基于这一点,我对所有热心儿童文学创作的朋友都心怀赞佩。”

读书,以及背后的故事

山西晚报:《逐马少年》这个书名看着就很气派,有种飞驰在空旷草原的感觉,书名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徐鲁在2019年给小读者带来两部长篇少年小说,其中《追寻》是以一位科学家的真实故事为原型来创作,将由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另一部是从一个少年的视角,书写新中国成立70年间,一家三代人经历的人生故事,该书将由青岛出版社出版。徐鲁写作的“科学家的故事”图画书系列,将由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出版。此外还有几本图画书新作《小船划过童年》《莫高窟的故事》《马兰村的歌声》等,将分别在明天出版社、新蕾出版社、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与传统印象中正襟危坐的历史读本不同,当下的人文读本的面貌不再单调,而是有着更为丰富和多样的呈现。同样是讲述历史,作家谷清平所著的汤小团系列,已推出《东周列国卷》《纵横三国卷》《两汉传奇卷》,在作者笔下,汤小团、唐菲菲、孟虎这三位性格各异的当代小学生掉进一部部历史书,见证了中华民族的历史进程。作者在讲述了中华不同时期的辉煌灿烂的文化历史的同时,还在其中植入当代穿越和玄幻读物的影子,增加有趣的知识游戏题,使得小读者在现实生活与历史进行的奇妙穿插中获得新鲜的阅读体验。

市场和内在需双重发力

方卫平 | 文

李晓虎:给书起名字是个很头疼的事,既要能吸引眼球,又得跟书的内容贴切,太老实了不行,太花哨了也不行。这本书有过一连串的名字,最后定名为《逐马少年》,是因为灵光一闪,想到了“逐鹿中原”这个词。追逐是为了得到么,但追逐的过程也是吸引人的。马本身就是一个自由驰骋的文化符号。所以,形而下地看,追马是为了得到马,形而上地看呢,它又喻示着对梦想的追逐。其实对于小孩来说,我觉得精神需求要比物质需求大得多,因为他们的小脑袋是一个大宇宙,还没有过多地被俗世的物质占领。这是弥足珍贵的。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胡思乱想和不切实际,而不是过早地让他们世故起来,把他们限制和束缚到对于物质财富的焦虑上去。

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国龙也将在2019年推出自己的新作“小屁孩桂宝系列”图文书,这套书将由重庆出版社出版。张国龙说自己做了父亲之后,开始重新审视儿童,重新审视儿童文学,重新审视自己过往的儿童文学写作。他感觉自己仿佛重返成长的现场,也在和儿子一起成长。张国龙说他写作时,没有刻意用儿童视角,也没有回避成人视角。他尽量保持客观、冷静,试图还原成长的原生态,试图描摹最为纯质、本真的童年岁月。

低幼类图书中的人文普及作品也不在少数。比如,“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连环画绘本系列”已在今年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推出。创作者们追根溯源,从中国古典典籍、故事文本中努力丰富拓展神话内容,梳理了中华文明的起源,将看似零乱分散的中华创世神话汇编成有机的体系,并进行深度探源。这30本连环画绘本,表现形式十分丰富,水墨淡彩、油画、工笔重彩、粉彩、版画、电脑动画兼而有之,一方面保留着艺术家鲜明的个人风格,另一方面中国美学、东方意境有如草蛇灰线般贯穿始终。更有专家认为,对于中华创世神话的精心梳理,关乎民族认同,也关乎文化价值的传承。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提供的2016年数据显示,全国共报送少儿类图书6万多种,占全国图书出版的近三成,儿童文学需求量大大提升,成为市场的香饽饽。

这些年来,因为教学、评奖、荐书、选本等工作的需要,我的日常阅读更多地围绕着儿童文学进行,经典的、新出版的、未出版的……

山西晚报:这本书写了多久?主要讲述了怎样一个故事?

作家周敏近期也推出自己的新作《北京小孩》,这是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儿童成长小说。《北京小孩》刚一出版就入选了“中国好书”12月推荐名单,这本书细节丰富、语言活泼,非常好读。周敏2019年上半年还将推出新作《我和我的六班》,是《北京小孩》的姐妹篇,值得读者期待。

大作家写的“小人书”

出版策划人金丽红称,“表面繁荣的儿童类图书出版领域,正面临着层次失衡的严重问题。以曹文轩的《草房子》等为代表的原创精品儿童文学所占比重并不大,对出版行业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

好处当然是对工作有利,目力、心力比较集中,可以专心思考儿童文学创作的一些现象和理论问题。坏处肯定也不会少,例如长此以往,读书的乐趣和视野必然受限,最终一定是连那一点所谓的专业阅读,也会崩陷退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