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图书作者彭冬儿新葡萄京app下载:,当下的儿童文学作家该如何直面这样的挑战
发布时间:2020-04-22 02:28

童书出版占据30%的市场份额,儿童文学发展正处于“黄金十五年”;国内的儿童文学隶属于现当代文学专业,是被边缘化的“小学科”;只有“儿童本位”的作家才是真正的儿童文学作家……近日,在由武汉传媒学院主办、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儿童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承办的湖北首届儿童文学人才培养高层论坛上,与会专家学者围绕儿童文学人才培养、儿童文学创意写作等主题,为儿童文学发展出谋划策。

张国龙:商品化时代、互联网时代、全球化时代,中国当下的文化语境巨变。毫无疑问,各种媒介、电子产品全方位进入了儿童的生活,相当大程度上影响了儿童的个性和人格的发展。尽管每一个时代的儿童文学作家都必然面临因文化语境改变而成长景观各异的难题,但是,可以说没有哪一个时代的文化语境比当下更多元、更芜杂。因此,今天的儿童文学作家试图描摹当下儿童的生活状貌,试图走进他们的心灵世界,无疑面临巨大的挑战。那么,当下的儿童文学作家该如何直面这样的挑战?

新葡萄京app下载 1

新葡萄京app下载 2

对孩子而言,童书往往是他们与世界沟通的最初媒介,是感悟语言魅力的最初文本。早期的阅读往往奠定了儿童一生的价值取向与审美理念,正如诗人沃尔特·惠特曼所说: “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了那东西。”随着对儿童教育与阅读的日益重视,童书市场如火如荼,其中儿童文学占据了 “半壁江山”。但热闹纷繁的背后也存在着良莠不齐等问题,甚至一些 “大家”写作的儿童文学作品也遭受了 “人物性格卡通化、故事结构图像化” “道德说教过浓” “真实与虚构界限不明”等诟病。在 “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儿童文学”热潮中,家长和老师一时无所适从。

儿童文学的“热”与“冷”

洪 斌:时代的转型带来了生活方式与价值观念的巨变。置身其中的21世纪中国儿童文学,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异质于上个世纪的文化语境。在众多的变化中,我认为最不可忽视的当属“消费文化”和“新媒介”带来的影响。一方面,随着市场经济改革的步伐加快,商业化狂潮裹挟而来的消费文化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消费文化参与构建的“童年观”与“童年亚文化”,正悄然改变儿童生活的特质。与此同时,在其“平面化”和“娱乐化”的大旗下,儿童文学的深度面临消解。另一方面,在互联网时代和电子化时代,新媒介作为个人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对儿童产生了影响。读图时代、影视冲击、电子阅读等新事物成为了当代童年文化的重要内容。同时,新媒介的蓬勃发展更是冲击了传统印刷媒介环境,给儿童文学的创作、传播和接受的各个层面都带来了深刻的变革。总之,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儿童文学写作内容与方式都发生变化的新时代。既给作家带来全新的视野,又给作家带来更大的挑战。

12月26日,正值寒假前夕,由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主办的“彭冬儿‘沃顿女孩小时候’系列新书发布会”在京举行。著名作家、专家学者、评论家贺绍俊、徐德霞、翌平、张国龙、李云雷、陈香、安武林,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张明舟,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编辑赵彤、副总编辑李天舒,“沃顿女孩小时候”系列新书作者彭冬儿以及彭冬儿的家人曹文轩、曹文芳等嘉宾出席了新书发布会,与各界读者分享了这套校园小说的阅读感受,并就“童年记忆与成长”“青年作者笔下的童年写作”“童年精神书写”等话题展开深入的讨论。

主持语:

儿童文学的独特价值是什么?儿童文学如何做到趣味性与思想性、教育性与文学性并重?如何构建好的“儿童文学”课堂?近日,由新教育研究院新阅读研究所和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CCBY)联合主办的“2018领读者大会暨CBBY阅读年会”上,知名儿童文学作家、儿童教育研究者、儿童读物从业人士进行了讨论。

在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国龙看来,中国的儿童文学发展正处于“黄金十五年”,童书出版占据了30%的市场份额,幼儿文学、童年文学、少年文学、青春文学、成长小说等细分品类更是琳琅满目。与此同时,涌现出一批超级畅销书,包括“淘气包马小跳”系列、《草房子》、《狼王梦》等。抱有童年情怀的成人文学作家也开始助力儿童文学,如张炜、赵丽宏、马原等相续推出《寻找鱼王》《童年河》《湾格里原》等作品。

俞佳敏:不可否认,新世纪的到来为儿童文学的发展提供了诸多契机。市场经济极大地推动了儿童文学的创作和出版,童年主体意识得到了空前的强化。但热闹背后,却潜藏着巨大的危机。市场需求量的迅猛增长使得许多儿童文学作品缺乏精品意识,趋于单一化、肤浅化。数字媒体时代引发的阅读焦虑已成为全人类共同面对的命题,许多孩子沉浸在网络、影视、动漫中,削减了对纯文字作品的阅读热情。如何努力赢得小读者的亲近和回归,是当下儿童文学作家亟待思考并解决的问题。

与会嘉宾合影

儿童读物销量奇佳但水准很低,这是著名作家方方在六七年前提出的一个观点,我把它称作关于儿童文学的世纪之问。这一组文章从不同的角度,实际上也是对方方这个观点的再生发。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董宏猷对三十年来的儿童文学的发展状况和特点,作了精要的概括,也回忆了自己置身其中的某些趣事。著名儿童文学研究家谭旭东和刚刚从儿童读物中抽身的九零后学子杨柳,充分注意到当下儿童文学创作的问题并提出了应对之策,值得关心儿童文学创作的朋友关注。当然,作为组织者,其实,我更希望有人能更多探讨一下中国家长的教育心理对劣质儿童读物的泛滥,起到什么样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儿童文学是儿童精神生命的母体”

然而,火爆的市场背后却是儿童文学的“冷”。张国龙说,在中国,儿童文学是被边缘化的“小学科”。不同于国外的独立学科,国内的儿童文学隶属于现当代文学专业,目前只有浙江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10余所高校设有这一研究方向。此外,儿童文学作家的供给与需求也不相匹配,我国现在3亿多少年儿童,但专为孩子写作的作家不到400人。

孟鑫岳:商业化时代,儿童文学正形成以作家为“生产者”,以出版方作为市场主体,经由营销运作来实现市场价值的传播方式。在该传播路径中,儿童文学作品作为特殊文化商品中的商业属性被放大。作家与出版方共同构成了市场中的获利者,也必然是逐利者。但追求畅销并不意味着放弃文学性,儿童文学作家首先是文学创作队伍中的一员,应该深刻地认识到儿童文学不仅仅是商品,儿童阅读也不是纯粹的消费行为,儿童文学必然承担着不可替代的美育责任。

童年生活离不开校园,一直以来,关注童年生命状态的校园小说都是儿童文学中重要组成部分。由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的彭冬儿新作“沃顿女孩小时候”系列校园小说,深入现实,从多个角度回望校园生活,让小读者在熟悉的环境和语言中,发现感动,收获美好。在这套新书中,作者彭冬儿塑造出艾咚咚这个与小学生零距离的形象,她聪明,但也会常常犯迷糊,她努力,却也贪玩,她热情、侠义、充满好奇心……还有艾咚咚的各位同学,他们或顽皮、或沉稳、或坚强、或柔弱,每一个仿佛都在记忆中闪着光。翻开图书,轻快、简洁的文风,幽默俏皮的语言,巧妙的细节安排,充满童趣的视角,为阅读增加了不少乐趣。

——刘川鄂

儿童文学构建了儿童精神世界的最早轮廓,有着贯穿一生的塑造力;同时它描摩的是有着独立性的童年时期,保留着诚实、纯真、探索、想象等品质,反射与世界最初相遇时的自己。民进中央副主席、全民阅读形象大使、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朱永新认为,儿童文学是儿童精神生命的母体: “儿童文学就像是清晨的第一滴露珠,描绘的生活正是人生最纯净的那一刻。好的儿童文学本身就是文学巨著。它从儿童的视角与世界对话,不仅会成为一个孩子生命中的底色,也会鼓励一个成年人去重新厘清和追寻人生的价值、意义。”

儿童文学学科建设的半荒漠状态,让这一领域人才培养机遇与挑战并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文系外国文学教研室主任蔡俊说,该校于2016年开始儿童文学课程建设,《儿童文学创意写作》成为重要课程之一,原创文学作品创作写入本科生培养方案。武汉传媒学院也正积极探索“儿童文学+”人才培养模式,例如,+艺术设计,在幼儿绘本、青少年读物、儿童文创用品等方面发力;+少儿英语,打造中英文幼儿启蒙读物。

张国龙:也就是说,儿童文学作家需要深入把握时代的脉搏,深入了解成长于电子传媒时代儿童的特质,坚守文学性至上的写作立场,不迎合市场而降低文学品位,才有可能取得文学与市场的双赢。

“沃顿女孩小时候”系列图书作者彭冬儿

正是由于儿童文学持续终生的影响,确立好的儿童文学标准便成了题中应有之义。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李学谦长期从事童书读物出版工作,他发现,如今儿童文学市场存在同质化严重、创新不足等现象,或者滑向低龄、刻奇,沦为纯粹的娱乐消遣,失去可供反躬的思想性与文学性。

“儿童本位”的创作

自新世纪以来,中国儿童文学迎来了黄金时代。大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少儿图书出版、发行一路高歌猛进。2017年,少儿图书占整个零售市场的比重达24.64%,销售码洋达200多亿元,接近95%的出版社都跻身少儿出版之列。少儿图书出版市场如此火爆,有多少泡沫泛滥?有多少高品质的童书可以流传?儿童文学作家们如何不被市场的喧嚣冲昏头脑,如何能够乘童书出版的煦暖东风书写出属于这个时代特有的儿童文学经典?

发布会现场,彭冬儿与读者共同分享了“沃顿女孩小时候”系列图书创作初衷及背后的故事。她谈到,在很多人看来,自己的成长故事可能会是一部学霸养成记,但其实则不然,她坦言,“小时候的我其实是一个迷迷糊糊,嘴很馋,话特别多,而且喜欢‘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滑稽的小姑娘,跟‘学霸’的形象有很大差距。”谈及创作初衷,作者彭冬儿表示,写下自己童年的回忆,是很早以前就想做的事。她讲到,“澳大利亚女作家伊莎贝尔·卡洛迪曾说过:‘如果孩子们正在阅读你的书,你也就成为了他们成长的一部分。’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无数的经典作品陪伴了我。现在,我也把自己童年的故事分享给当今的孩子们,希望他们与书中艾咚咚、阿舟、刘淇、马超和其他小伙伴们一起排队走出校门,一同经历愉快的探险。在成长的路上,也去收获属于自己的精彩故事,感受写作带来的快乐。”

2018年的作家收入排行榜最近发布了。不出所料,最值得关注的传统作家榜主榜,杨红樱时隔八年重回榜首;名列前十名的作家富豪中,竟然有六位都是“儿童文学作家”。这几位作家中,有四位都是我的老朋友。想想人家动辄几千万乃至上亿的收入,吾辈还沉浸在热干面与排骨藕汤之中,不能自拔,真的是惭愧莫名。

李学谦认为,好的儿童文学作品,除了提供娱乐外,还应具备 “认识、审美、教育等功能,让孩子读后有一些感动和思考”。此外,好的儿童文学还应接地气,给予现实更多观照:“现实主义传统在最近十多年的儿童文学创作、出版中似乎受到了轻慢。但其实许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如《宝葫芦的秘密》 《小布头奇遇记》等无不根植于特定年代儿童的现实生活,如今我们处在社会转型中,遭遇了诸如留守儿童、农民工子女入学等不曾遇到过的问题,期待儿童文学创作者们能关注这个历史进程中中国儿童的独特经历。”李学谦还提出,儿童文学应该更具童心,摒弃 “成人本位”、“教育者本位”的视角和概念化的写作,防止以生物进化论的观点看儿童,而是集中展示儿童的群体意识、审美情趣和权利诉求。

“湖北的儿童文学经过70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老中青新4个梯队同步创作的情形。”儿童文学作家董宏猷对湖北儿童文学的创作历史及现状极其清晰。

俞佳敏: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离不开其背后儿童观、儿童文学创作观的支持。曾几何时,教育性成为儿童文学的根本要素。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这一局面得以改变,儿童文学的文学性和娱乐性日益受到重视。然而,商业文化及各种新媒介的介入,却让一些儿童文学作品剑走偏锋。许多儿童文学作家一味迁就、迎合儿童的口味,降低艺术标准,审美价值甚至被悬置。要想创作出这个时代特有的儿童文学经典,势必要走出“唯儿童主义”和“伪”儿童本位的误区,辨析“优秀作品”、“畅销作品”、“儿童喜欢的作品”、“儿童成长需要的作品”的区别。惟有坚守 “有意义”和“有意思”,注重作品内涵和主题的复杂性、丰富性,方能建构起当代的童年精神。

与会嘉宾纷纷对彭冬儿新作出版表示祝贺,对书中塑造出的以艾咚咚为代表的现代城市孩子形象表示肯定。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贺绍俊谈到,作者彭冬儿用文学想象的方式去写儿童的故事,很生动也很真实。“沃顿女孩小时候”这套书系是基于作者真实的童年体验,塑造的儿童文学人物形象也精神性地体现了一种真实的自我。《文艺报》新闻部主任李云雷认为,作者彭冬儿写出了他们这一代人的特有童年的生活,塑造出了一个能够引起现代城市孩子共鸣的人物形象。

作家排行榜这种东西是否靠谱,姑且不论。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并得到了广泛的共识的,那就是十多年来,中国的童书出版突然迎来“爆发式”的大繁荣和大发展,童书出版从专业出版演化为大众出版;全国五百八十多家出版社,有五百多家出版童书;年出版童书四万多种,总量世界第一;拥有3.67亿未成年人的巨大的童书市场,年总印数达六亿多册,在销品种二十多万种,销售总额一百多亿元人民币;年产值连续10年以两位数增长,童书成为整个出版界最具活力、最具潜力、发展最快、竞争最激烈的出版板块。这一繁荣,被业内称为“黄金十年”。这种趋势目前仍然保持着强劲的发展势头,正在迈向第二个“黄金十年”。

摒弃分析和肢解式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