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儿童来说,继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办公室等多家联合举办的南昌研讨会之后
发布时间:2020-04-26 21:47

8月19日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在北京举办了《黑指》研讨会,金波、张之路、张明舟、曹文轩、徐德霞、李利芳、王林、陈晖、纳杨、史雷、左昡等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社长刘凯军、副总编辑熊炽、《黑指》的编辑魏钢强,《黑指》作者、儿童文学作家彭学军等参加研讨会。研讨会由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主持。未能到会的儿童文学评论家束沛德以一封贺信表达了欣喜与鼓励。

《黑指》对于彭学军的写作来说是一个突破,这部小说更扎实,它有生活。体现在两个方面:

图片 1

75本作品基本可以代表性地呈现儿童文学在七十余年间的发展脉络,有的作品也深刻地体现着时代的烙印,如出版于1961年的《小布头奇遇记》,娃娃“小布头”的奇遇就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社会主义时代的真实写照:小布头碰巧坐上火车跟下乡的小电动机一起去了农村,他看到了公社社员热烈欢迎工人老大哥“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场景,他看到的是公有制下的社会图景,社员们爱机器,是因为它为人民做贡献;各种玩具、机器、生活用具如小发电机、大铁勺,也都各司其职,勤恳做事。《小布头奇遇记》从童话的维度反映了那个时代中国社会的集体主义、理想主义的信念。另外,作者孙幼军的行文、语言、情节的设计也都非常有时代感,这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儿童来说,或许也是一种陌生化和有新奇感的阅读体验。

11月7日,“儿童文学光荣榜”新书首发举行,该书系收入冰心、洪汛涛、孙幼军、束沛德、金波等不同时代儿童文学作家的代表性作品,是对新中国七十年儿童文学原创作品的系统梳理、评价与总结,经典性、历史性、可读性三性兼具是这套书系的基本特征。

彭学军的回答是,将目光更多地放在孩子身上。她曾去过一对夫妇开的工作室,暑假的夏令营期间,他们给孩子讲述陶瓷的文化、历史与发展,从拉胚开始教孩子们做瓷器。“所有这些,如果站在孩子的角度来通俗地描述就是:‘玩泥巴’。”

我觉得一个成熟的作家,体现在文字上,刚才曹文轩老师说到题材,我倒真觉得抓题材只是一方面,关键是找到新的题材能不能驾驭得住,能不能写得了,这才是最根本的。

当代中国儿童文学是“美丽、丰富、本色”的

“当然后来随着‘文革’的开始,儿童文学的写作上也遇到坎坷,‘文革’十年里,所有儿童读物都算上才1200本。当时做儿童文学出版的只有两家出版社:北京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专业为孩子写作的儿童文学作家也就20名。”金波说。

原标题:“儿童文学光荣榜”收70年精品

“她没有让黑指和小天在肉体上或者借助聪明才智的力量打败金毛,以此来刻画成长。” 史雷说,“她用美的力量展现各自的方向。就像金毛喜欢方可砚一样,用烧磁片来吸引金毛,唤醒他人性中对美的追求。”

魏钢强:

图片 2

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谈道:“我觉得儿童是最值得尊敬的人类,他们是以他的天真、真诚、赤裸裸光脚丫的形象来向世人、大人、成人们展示他们的存在。三个月的孩子就有自己的意识了,再大点就有他的表达方式,我们现在对孩子的认知有了更深层、更科学的理解,需要将他们作为可尊敬的人类,以一种平等的交流协作方式,不是高高在上训斥式的。”

活动现场,选编顾问束沛德、金波、张之路、王泉根等多位在儿童文学和推广领域建树颇深的作者、专家进行了精彩的对谈。全国政协常委、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朱永新说,现在儿童功课压力很大,如何以最有效的时间读最好的书,很值得关注。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副主席张明舟则谈到,这套书系集中了国内最有实力的作家作品,不一定是获得安徒生奖才是被世界认可的,中国作家群体已经被世界认可了。《文艺报》副总编刘颋认为,“光荣榜”意味着一种导向,一种价值,一种成长的方向,它是一种指引,这在孩子生命当中是非常重要的。

图片 3

我强烈感觉到《黑指》这部作品写出了生活的复杂度、深刻性,以及共情。

书系荟萃了五代共75位作家的代表性作品,涵盖小说、童话、散文、诗歌、科幻、寓言等儿童文学全文体品种。既是回顾探索新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历程与艺术成就,也是为了承前启后,促进新时代儿童文学的新作为、新发展。

儿童文学的第二个春天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初,庐山会议《人民日报》又发表了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少年儿童文学读物创作和出版的工作的文章,作家的创作激情空前高涨,张之路、高洪波、曹文轩、秦文君等都是八十年代开始涌现的作家。

据悉,本书系荟萃了五代作家的代表性作品,如《小橘灯》《宝葫芦的秘密》《小英雄雨来》《笨狼旅行记》等75本,涵盖小说、童话、散文、诗歌、科幻、寓言等儿童文学全文体品种。著名作家曹文轩说:“本套书系收入的作品是七十年中最具文学性、最具影响力、最具可读性的精品。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我们借这套书重树文学的标准,重叙文学的意义,重申文学的操守,希望儿童文学从此走向坚定和繁荣。”

贴着儿童写的“彭氏腔调”

图片 4

新中国儿童文学正迎来第三个春天?

随着五四时期儿童的被发现,专门为儿童而创作的文学作品产生了,诞生于二十世纪初叶的儿童文学迄今已经历了百年。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儿童文学也濡染了鲜明的时代性、人文性,强烈的社会性,并始终没有背弃现代中国文学的人文传统,儿童文学汇入了现代文学的洪流当中,同时也保持着其面向儿童写作的这一特殊性,成为一个未曾断流的文学传统延续百年。

图片 5

纳杨:

金波也认为已经看到了第三个黄金时期的苗头或者初步的成绩,最重要的标志是文化自信,曹文轩的获奖正是代表了中国儿童文学发展的概况。

“从新世纪以来,儿童文学的发展,以及曹文轩得了国际安徒生奖,现在很多成人文学作家参与到儿童文学创作,图画书这几年的兴起,科幻文学等等这几年都有大的发展,这些都预示着儿童文学确实处在蓬勃发展新的即将迎来一个春天。”束配德说。

在儿童文学写作中,深入全新的专业领域并非易事,这意味着作者不仅要熟知各种专业性知识,还要将其化解在适合儿童阅读的故事中,不使其艰涩或无趣。

尤为精妙的是,这样的一种价值选择与立场实际上跨越了两代人,黑指和小天通过他们的努力,帮助他们的父母在时代转型、文明变迁的困惑期,最终坚定了内心的艺术理想,坚守了前辈的文化传承。父亲们在孩子的影响下获得了解放与成长,孩子们在父辈母辈的影响下潜移默化选择了艺术,逐渐深谙其奥妙与机理,跨代际成长一直在同步推进。

图片 6

图片 7

纳杨感受到了“强烈的代入感”,她说这正是这部小说的扎实,在读的时候好像看到了瓷都长大的孩子的生活。而这些细节能够引发强烈“共情”,是“书写现实生活的一个突破点”,它是真诚的、真挚的。

如果说有一点点问题,我觉得可能作者在采访过程当中,受到采访对象的一些影响,小说中对传统技法的膜拜,稍微强烈了一点,好在小说里后面出现了迷你柴烧窑雕塑窑的工作室,也让孩子们找到了一种归宿。但是大人们对五号窑的拆除是个什么想法?我觉得其实可以再多方面去探索一下。

今年88岁高龄的束沛德可以说是与新中国70年儿童文学一起走过,他仍然记得,50年代中国儿童文学迎来了发展的第一个春天:前有《人民日报》表示要大量出版发行少年儿童读物的社论,后有中国作协1955年发出的第一个关于发展儿童文学的指示,而这个指示就是束沛德参与起草的。那时涌现了许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束沛德印象最深的是严文井的《小溪流的歌》,“这是一本篇诗情跟哲理相结合的童话”。

11月7日下午,向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献礼——“儿童文学光荣榜”书系新书首发式暨座谈会在中国出版集团11层会议厅举办。活动现场,选编顾问束沛德、金波、张之路、王泉根、高洪波、朱永新、张明舟、陈香、李岩、臧永清等进行对谈。

“我们提倡讲好中国故事,让中国文化走出去,《黑指》这部作品可能就是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范例。”张明舟在多年的海外传播与阅读推介经验中感受到,海外对于优质的中文儿童文学读物存在需求,而《黑指》的可读性与复杂度兼具的特性对于向海外输出中国文化可以起到桥梁的作用,他甚至已经为这本书想好了英文名——Black finger-china boy 

我因外出,不能参加这次作品研讨会,失去了一次与朋友切磋、交流,分享你的创作经验、心得的机会,深以为憾。

2019年11月7日下午,中国出版集团旗下的现代出版社在京举行向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献礼——“儿童文学光荣榜”书系新书首发式暨座谈会。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朱永新,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裁潘凯雄,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现代出版社社长吴良柱,现代出版社副总编辑张晶等出席首发式。束沛德、金波、张之路、王泉根、张明舟、刘颋、陈香等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参加活动。潘凯雄和吴良柱在首发式上致辞,介绍了书系出版理念,并对今后在儿童文学出版板块展现出更多特色和风采表达了期待。随后,潘凯雄和朱永新为“儿童文学光荣榜”题词揭幕。

作家束沛德在论坛中回顾了七十年间儿童文学的发展历程:中国作家协会在1955年起草了第一个关于发展儿童文学的指示,也是在毛主席的倡导、《人民日报》的社论以及中国作家协会的批示之下,五十年代迎来了儿童文学的第一个春天。

彭学军在创作中一直没有回避一些传统意义上被认为不适合展现给儿童的东西,比如说死亡,在“男孩不哭”系列的《浮桥边的汤木》里,黑子与珠儿兄妹的爸爸久病不愈去世,在《森林里的小火车》中,热爱铁路的父亲和他不敢碰触的小火车背后裹挟着曾短暂存在过的“姐姐”死亡的可怕阴影。而在《黑指》里,不仅有死亡,还有成人世界的复杂,被小天爸爸踹倒跌在瓷片上的人,小天对于爸爸的过去与现在的纠结,黑指爸爸的“逃离”,妈妈面临的下岗,金毛领着镇上的孩子们做下河捞瓷片的生意,这些世界的“阴暗”和“复杂”,彭学军没有回避。

人物至上

高洪波借用当年作家徐迟概述云南的六个字,将近期的中国儿童文学概述为“美丽、丰富、本色”。他认为“本色”就是当代中国儿童文学更加充满文化自信的形式。为什么中国儿童文学的“本色”更能打动人?他回答说:“我觉得儿童是最值得尊敬的人类,他们是以天真、赤诚的形象来向世人、成人们展示他们的存在。”

儿童文学光荣榜书系 立封

李利芳观察到,近年来作家们在不同选题都有所拓展,这个过程中彭学军有她自己清醒的探索。“她打通时空阻隔,把当代少年儿童的精神建构与中国传统文化、历史文明紧密勾连,在呈现成人社会的演变与大历史的同时,将儿童有机代入,自然成为民族文化的热爱者、传承者、创造者。”她认为,彭学军笔下的主人公在作品中获得了代际的共同成长,既在古老文明中突出了儿童主体性,又没有割裂儿童与成人社会的完整性。

彭学军开篇就给我们一个惊喜:那个小孩到窑上掏半块砖抱在怀里取暖,这个就是这个地方的特色。这个细节抓得真棒。作品中写了很多很多这样的细节,都抓得非常好、非常准。一个作家深入生活中去,有的可能觉得眼花缭乱不知道写什么,但是彭学军总能提炼过滤,为我所用,放到这儿就是最合适的。这是我感受到的。

图片 8

评论家王泉根谈道:“儿童文学市场化以后,所经受的冲击和压力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大,如果五六十年代主要是政治文化对文学影响的话,那进入改革开放以后到今天,是商业和互联网信息时代共同作用下的一种文化。一个优秀的作家作品要为我们今天的儿童所接受,某种角度来说比我们50年代难度更加大。儿童文学作家是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今天这代人儿童文学作家,中坚力量可能是60后、70后,80后很快会起来,90后也快起来了,50年慢慢退到第二线了。要看原创性成果就是60后、70后,这批作家四五十岁了,他们的思想、创作、审美理念越来越成熟。”

实际上,要在一本儿童文学作品里处理大量陶瓷工艺的专业知识和当地人的特殊体验也并非易事。柴窑和电窑相比有什么区别,黑指爸爸为何执着于柴窑?小天的妈妈画的瓷板画是用什么画的?与普通绘画有何不同?满窑又是什么,有什么讲究?他们为什么冬天要在窑里洗澡?

你是我赞赏的一位坚守文学品质、讲究艺术魅力的儿童文学写作能手、高手。

正如王泉根所说,在总结历史的基础上,进入新世纪以后,尤其是“十八大”以后,中国儿童文学进入了全新的时期,变得更加成熟、完善。展望未来,他认为“中国儿童文学未来十年的走向,取决于‘60后’、‘70后’、‘80后’作家的视角、追求和审美取向。”

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说:“通过选本的方式,我们希望做出一个导引:重要的儿童文学作家都在里面,还有一些作家的名声可能没有那么大,但是他们的某些作品非常有影响、有代表性,则也被涵盖其中,从这两个方面加强了这套书的经典性。”

金波在读这本书的时候也感受到写作的难度,“不是凭着自己的体会写出来就行了,要做大量准备工作,这是难写的一部书。”但让金波更加在意的是后面的“迷住”。“吓住”反映了写作的难度,但“当你写一本书被迷住的时候你才会全身心投入。”金波说。

比如说金毛,这么野性的不讲理的一个人,但是他让小天给他画瓷片,金毛拿到这个瓷片的时候眼神的变化:一下惊呆了。当小天追上去的时候说“你配不上人家”,说这句话是准备要挨揍的,可是金毛不仅没有发作,反而沉静下来了。这是为什么,这就是美的力量。不仅对小天这样的乖孩子有力量,对像金毛这样野的孩子也有力量。童年成长需要精神营养,精神营养当中美的启发、美的享受、美的发现、美的创造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圆桌论坛:“儿童文学光荣榜”书系的出版价值

儿童文学作家金波的创作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1955年左右,“我吸收了很多营养:比如中国传统民间的童谣,苏联的儿童文学,五四以后有一些作家比如叶圣陶、冰心等。当然,由于我们学习苏联儿童文学的创作经验,50年代到60年代时,儿童文学比较强调教育功能,使得那个时候儿童文学创作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教。就像茅盾总结的:‘政治挂了帅,艺术脱了班,情节公式化,人物概念化,文字干巴巴’。这是茅盾1961年的时候阅读1960年大量作品之后,概括的当时儿童文学创作的情况。”

“这是我在北京第二次开作品研讨会,第一次是2015年,也是8月,‘男孩不哭’前三本。整整四年,还是为这个系列。”彭学军十分感慨。

我们这么多老师和朋友,永远都支持着彭学军。彭学军也确实是值得我们热爱和支持的一个作家,她的写作经历了从少女到母亲,从熟悉的童年记忆到当下的火热生活,从舒适自身的本色写作到反本色,我觉得这部《黑指——建一座窑送你》是彭学军的突破之作,也是她的探索之作,努力之作,是她写作三十年的成就必然达到的。我们今天在这里说了这么多,各位老师,无论是从文学、文化,甚至世界儿童文学视域都对这部作品有颇多肯定,其实我们也是有更多期待的,我们也相信彭学军会有更多的窑变之作。

照片由主办方提供

最近,“儿童文学光荣榜”书系出版,这套书收入了儿童文学发展的七十年中最具文学性、最具影响力的作品。包含冰心、洪汛涛、孙幼军、束沛德、金波、张之路、高洪波、曹文轩、汤素兰、伍美珍、薛涛、殷健灵等作家在内的写作于各个时期的75本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均纳入其中,体裁涵盖小说、童话、散文、诗歌、科幻、寓言等儿童文学各个品种。

研讨会上,很多人都对彭学军小时候是否有过陶瓷文化的熏陶感到好奇。但对彭学军来说,“陶瓷”,是一个全然陌生的领域。

金波先生为《黑指》题字

从1949年到2019年,新中国儿童文学已经走过了七十年不平凡的道路,这七十年是中国儿童文学史上发展最快、成就最为显著的时期。

“当时发动193个北京、华北地区作家为儿童写作,就集中出来一批儿童文学作品。现在留下来能够进入光荣榜书系的等等的很多作品还是当时出版的,有成人文学作家写的,也有儿童文学作家写的。我印象很深的包括严文井《小溪流的歌》,这本书将诗情跟哲理相结合,就像他自己说的童话是一个特殊的事情。第二个《小兵张嘎》刻画的是小兵张嘎这样鲜明丰满的形象,到现在影响都很深远。第三个柯岩的《小兵的故事》。这三本儿童文学可以代表五十年代儿童文学达到的水准。当然后来也有左倾思潮的侵袭等等使儿童文学发展受到了影响。”束配德说。

彭学军曾说在写这本书时被“吓住”了,“若是从东汉中晚期算起,瓷已有1800多年的历史,再加上七十二道精细繁复的工序,就如一个无限深邃又无比幽闭的密宫,好不容易找到一道缝小心翼翼地往里一看,着实被吓住了,也被迷住了。”

一个是细节丰富、真实。比方说,黑指的姐姐,说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到一个能穿纯白色衣服的地方里去,这个细节马上让我对瓷都的环境有了非常具象的了解和非常深的体会,就好像我也在瓷都生活一样。

圆桌论坛:“儿童文学70年的发展脉络”

“没人料到,在百年老窑的废墟上,还会有窑火重新燃起。”也没有人料到,彭学军会写这样一本书。

另外,读这个作品的时候,感觉制作瓷器的生产过程也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创作的过程。比如说淘泥,大概相当于取材,去实地体验生活;炼泥和塑型就是熟悉材料、构思人物、编排情节故事的过程。上釉就是要写出美感。窑烧的过程就是锤炼文句、精淬语言的过程。这里面有火候的掌握,有逐步升温这样一个过程。所以我想学军可能是用烧瓷一样的工匠精神来进行创作的。包括目录的编排,其实也暗喻了少年的成长。比如说,拉坯是少年自我精神塑形的过程;后面的窑变,其实也是少年经历家庭和时代的种种变故后,内在精神的变化与成长。

“那现在算不算第三个春天?”束沛德说,“新世纪以来,儿童文学蓬勃发展,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许多成人文学作家参与到儿童文学创作,图画书的兴起,科幻文学的发展……这些都预示着儿童文学确实处在蓬勃发展的新阶段。

“你是我赞赏的一位坚守文学品质、讲究艺术魅力的儿童文学写作能手、高手。”束沛德在贺信中对彭学军表达了肯定。

彭学军几十年的写作一方面尽显她作为一个女性作家的天性和本领,一方面她又可能是女性儿童文学作家中一个非常善于讲故事的人。《黑指》是在讲故事,讲一个完整的曲折的甚至是跌宕起伏的故事。不要小看故事的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亚里士多德讲:一定长度的情景是一种美。就我个人而言,我喜欢有故事的小说,《黑指》为我们有头有尾地讲了一个含义丰富的故事。

金波赞成“本色”论。他还强调,“写好中国故事,特别是要写好中国式童年。要写中国童年,应该更强调现实主义的写作手法。”如果说第一个“春天”是让新中国儿童文学受到重视,带来机遇,那么第二个“春天”里则觉醒了关于“儿童文学究竟该怎么写”的思考。金波认为,这一时期对中国儿童文学发展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意识到儿童文学是真正给儿童写的文学,就像茅盾所总结的,要重视儿童文学,尊重儿童是一个关键。“只有尊重儿童,才能够热爱儿童,才能够理解儿童,儿童文学才能够写得更真实,还原儿童原本的面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