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渚文化距今约5300—4300,曾参加过浙江余杭反山、瑶山等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
发布时间:2020-05-02 10:05

7月20日,由浙江杭州少年儿童图书馆与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联合举办的“对话考古学家:飞越五千年时光,探秘良渚王国”活动在杭州少年儿童图书馆举行。

2011年的西湖申遗成功,实现了杭州和浙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零的突破,圆了杭州老百姓的“世纪之梦”,极大地提升了杭州的知名度、美誉度和影响力,使杭州可以与世界名城相媲美。

  刘斌:我们现在认识对于良渚的了解还是框架性的,对很多细节不了解,包括玉矿的来源、良渚文化对于其他地区的影响、良渚文化到底怎样传播的等等,都还缺乏进一步了解。我们会按照考古自身的研究的方法,不断深入去研究。

我国首部介绍良渚文化知识性绘本《五千年良渚王国》的作者、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向杭州少年儿童图书馆捐赠了《五千年良渚王国》签名书。随后,刘斌与现场300多名小读者及家长分享了良渚遗址的发现与挖掘历程,详细讲解了考古意义上的良渚文化,以及对中华文明的重大意义。

杭州,于隋朝时定名,于唐朝时扬名。这个被13世纪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称之为“天城”的城市,历史悠久,人文丰赡。5000多年前的良渚文化,被称为“中华文明的曙光”。当下,“双世遗”综合带动效应下的杭州正在争取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

  良渚古城成为世界遗产,成为代表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圣地,接下来国内外来参观的人会越来越多,如何展示、宣传好良渚文明,让人看得懂,看得心服口服也很重要。良渚考古目前还在继续,作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持续的考古本身也是遗址公园展示的重要组成部分。

良渚古城遗址在今年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杭州继西湖与大运河之后的第三个世界文化遗产,杭城也因此掀起了一股了解良渚文化的热潮。

2016年底,良渚古城遗址申遗工作正式被国家列为我国2019年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正式项目。

  人物简介]刘斌

“怎样才能成为一名考古学家?”“怎么发现的良渚的古城墙?”“良渚出土了多少件玉器?水晶杯是真的吗?”“良渚人是怎样对付洪水的?”讲座之后的访谈环节,小朋友们意犹未尽,提问踊跃,刘斌都给予耐心解答。

2006年,随着莫角山西南部的葡萄畈遗址的发掘,考古学家们对这个答案非常地肯定。从2007年至今,刘斌带领着他的团队又发现了良渚古城中心的宫殿区、城墙和外郭依次降低,成了三重同心结构,中国历史时期都城的宫城、王城、外郭三重结构的滥觞。良渚古城,是整个良渚文化的都城所在,内城面积约300万平方米,外郭城面积约800万平方米,城内分布有宫殿区和贵族墓地,其中位于中心位置的宫殿台基面积约为30万平方米,约10—16米。这一发现,是中国古代城市研究的重大突破。

  刘斌:良渚古城遗址申遗区有14平方公里,但良渚遗址国家文物保护单位范围有100多平方公里,保护的压力很大。

刘斌从事考古工作30余年,曾参加过浙江余杭反山、瑶山等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并主持发掘了浙江余杭汇观山、嘉兴南河浜等诸多重要的新石器时代遗址。2006年至2007年主持良渚遗址的钻探调查,发现了良渚古城,他对中国史前考古和史前玉文化研究有较深造诣。

2009—2015 年,经过调查和发掘,考古专家们还确认在良渚古城的西北部和北部分布着11条水坝组成的治水体系。整个水利系统形成面积约12.4平方公里的储水面,蓄水量达到6000万余平方米。这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是世界上最早、规模最大的防洪水坝系统。

  刘斌:近30多年来,良渚遗址考古与保护并行。1986年,反山遗址发掘时,作为考古工作者,我们就想到了保护展示。所以我们做了保护性发掘,清理完墓葬后,马上对墓坑进行了填沙保护。认识到它的重要性后,我们积极呼吁当地政府保护,当时的余杭县很支持,把这块地征了,成立了文保所。

刘斌告诉我们,良渚文化考古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在1936年就拉开了序幕。改革开放的40年,良渚遗址考古也在不断地刷新认识。在莫角山遗址发现以后,当时考古学界有一种观点,认为这座规模巨大的土台,本身就构成了外高内平的防卫性质,具有城防的概念,那么良渚遗址是否有城墙?

  对良渚诸多细节仍缺乏了解

2009年,良渚遗址被列为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良渚考古遗址发掘领队刘斌随文物来到北京。他告诉记者,此次展览的动议始自5年前,经过半年多筹备策展,17家文博机构贡献了藏品,促成此次良渚文化最全的一次文物大展。

1996年,良渚遗址被列为国保单位,划定了33.8平方公里的红线保护范围。

  最重要的经验是做好保护

1994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成立良渚工作站,负责良渚遗址范围的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

  Q:你参与良渚考古30多年中,最有价值的发现有哪些?

2017年底,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文本正式上报。

  这一切来之不易,是中国考古人坚持不懈、艰苦奋斗干出来的。良渚文化有今天的成果和认识,不仅是浙江的考古人,还有江苏、上海以及北京的考古人一起合作。因此申遗成功后,我也特别怀念已经故去的浙江考古所牟永抗先生、上海博物馆黄宣佩先生等前辈们,特别是我的老师张忠培先生,在良渚文化保护研究上给予了很大帮助和指导,并在良渚申遗中出了很多力。

如今,良渚文化申遗已经进入倒计时,相信良渚文化可以凭借自身天然的优势,凭借各方力量的凝聚与努力,凭借良渚文化与中华文明之间的关联与猜想,必定能够顺利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杭州彰显历史文化名城特色,打造世界遗产群落,进一步建设东方文化国际交流重要城市的又一张“金名片”。

  Q:全国良渚文化玉器首次集中在故宫展出,有什么特殊意义?

由于现代以来疑古思潮的冲击和国外学者的质疑,曾经作为常识的“中华上下五千年”似乎变得底气不足。“而从目前的考古发现和研究来看,如果我们要谈中华五千年文明,只有良渚文化的良渚遗址能拿得出来,这一时期是神权和军权并重的神王之国的国家形态,为中华五千年文明史提供独特实证。”刘斌说。

  谈传播展示

良渚申遗大事记

  谈良渚申遗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