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大出版社坚持正确的出版导向,大学生使用盗版教材的问题
发布时间:2020-01-07 15:58

原标题:准入门槛太低,鱼龙混杂?模仿严重,盗版猖獗?谁来管管幼儿教材出版

图片 1

大学生使用盗版教材的问题,由来已久,屡禁不绝。让高校真正走出盗版图书“重灾区”,不仅要打击盗版,而且需要多管齐下,关心大学生面临的实际问题,在教材建设、使用等方面下功夫,把正版做得更有吸引力。

图片 2

穿越湖北、山东和河南三个省份,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取证,襄樊市版权局和襄樊公安局治安支队联手破获一起侵犯出版社版权的案件。省新闻出版局版权处负责人介绍,该案查获的盗版幼儿教材数额之多,是今年我省“扫黄打非”打击侵权盗版教材“案”。

■“支口锅,就卖饭”:幼儿教材准入门槛太低,出版鱼龙混杂?

大学生使用盗版教材的问题,由来已久,屡禁不绝。近日,又有媒体报道,某地高校的不少学生或从书店购买盗版教材,高校教材盗版有愈演愈烈之势。杜绝高校教材盗版,既需要加强大学生的版权意识,也需要有关部门加大版权执法监督力度,斩断制作、贩卖盗版图书的利益链条。与此同时,对于推荐使用教材的教师、院校以及教材的编写者、出版者来说,更应该从提高正版教材使用效率、降低正版教材使用成本上多动些脑筋。

大学生使用盗版教材的问题,由来已久,屡禁不绝。近日,又有媒体报道,某地高校的不少学生或从书店购买盗版教材,高校教材盗版有愈演愈烈之势。杜绝高校教材盗版,既需要加强大学生的版权意识,也需要有关部门加大版权执法监督力度,斩断制作、贩卖盗版图书的利益链条。与此同时,对于推荐使用教材的教师、院校以及教材的编写者、出版者来说,更应该从提高正版教材使用效率、降低正版教材使用成本上多动些脑筋。

2013年8月16日上午,中宣部出版局局长郭义强一行来到人大出版社调研。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副书记兼副校长王利明、出版社全体社领导以及办公室和总编室工作人员参加了此次座谈。

1日从襄樊市公安部门传出消息,该市参与此案的一位机关干部已被逮捕,此前被列为网上追逃对象的另一犯罪嫌疑人于上周六投案自首,这意味该案成功告破。

■“东拼西凑,大打擦边球”:幼儿教材模仿现象严重,内容盗版猖獗?

对于中小学教科书的定价,国家明确规定,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会同同级出版行政部门按照“微利”的原则来确定。高校教材则没有特殊政策,多是市场定价。与中小学教材相比,高校教材种类繁多,同一门课程,不同学校、不同的院系甚至不同的任课教师,所指定的教材都不尽相同。而且高校教材更新换代速度快,即便是讲授同一门课程的同一位教师,也会根据具体情况在不同的学期选用不同的教材。这使得单一品种的高校教材印量有限,出版印刷的平均成本高于发行量极大的中小学教科书,其定价与市场上的普通图书差别不大,有的可能还会略高一些。大学生一般每学期要选修多门课程,将全部正版教材购置齐全,再加上购买部分参考书的费用,确实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对于中小学教科书的定价,国家明确规定,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会同同级出版行政部门按照“微利”的原则来确定。高校教材则没有特殊政策,多是市场定价。与中小学教材相比,高校教材种类繁多,同一门课程,不同学校、不同的院系甚至不同的任课教师,所指定的教材都不尽相同。而且高校教材更新换代速度快,即便是讲授同一门课程的同一位教师,也会根据具体情况在不同的学期选用不同的教材。这使得单一品种的高校教材印量有限,出版印刷的平均成本高于发行量极大的中小学教科书,其定价与市场上的普通图书差别不大,有的可能还会略高一些。大学生一般每学期要选修多门课程,将全部正版教材购置齐全,再加上购买部分参考书的费用,确实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郭义强局长一行与我社领导班子座谈调研)

宜城学前班都在使用盗版教材

■“给你一张盘,上课随便讲”:幼儿教材发行不看内容看形式,市场非良性竞争?

不过,一些大学生之所以选择盗版教材,不仅仅是因为盗版书价格低廉。在很多大学课堂上,教师授课并不完全依赖于某本教材,而是以自编的讲义、课件为主,通过打印、电子邮件等形式将这些课程材料分发给学生。在这种情况下,教材只是相对重要的参考书,只是期末考试前值得信赖的复习材料。特别是一些高校教材编写水平不高,不具备存藏价值。有的作者、出版社将教材视为敛财的工具,明明有经典教材珠玉在前,却非要另起炉灶挖土烧砖,重新编写、出版一套教材推荐给学生。据统计,有的高校基础课,全国有近500家出版社出版了逾千种教材,这其中难免有粗制滥造的情况。那些虽是正版但编写水平不高的教材,被大学生视为“用过即抛”的消费品,而不愿意为其付出太多的费用。

不过,一些大学生之所以选择盗版教材,不仅仅是因为盗版书价格低廉。在很多大学课堂上,教师授课并不完全依赖于某本教材,而是以自编的讲义、课件为主,通过打印、电子邮件等形式将这些课程材料分发给学生。在这种情况下,教材只是相对重要的参考书,只是期末考试前值得信赖的复习材料。特别是一些高校教材编写水平不高,不具备存藏价值。有的作者、出版社将教材视为敛财的工具,明明有经典教材珠玉在前,却非要另起炉灶挖土烧砖,重新编写、出版一套教材推荐给学生。据统计,有的高校基础课,全国有近500家出版社出版了逾千种教材,这其中难免有粗制滥造的情况。那些虽是正版但编写水平不高的教材,被大学生视为“用过即抛”的消费品,而不愿意为其付出太多的费用。

郭义强局长首先参观了人大出版社的历史图片展和精品图书展,对人大出版社坚持正确的出版导向,坚持学术的出版情怀,所取得的成绩、荣誉和发展表示了充分的肯定。

今年9月4日,襄樊市版权局接到湖北少儿出版社举报:该市所辖宜城市发现大量侵犯湖北少儿出版社学前班教材版权的盗版书。根据举报,襄樊市新闻出版局立即对宜城市小河镇新华小学进行了现场检查。令执法人员吃惊的是,新华小学学前班29名学生使用的教材《学前班学会学习课程》,竟然全部为盗版。执法人员立即将180册盗版教材查扣。

教材出版历来是出版业者最看重的业务板块,因为“教材”二字在多数出版业者看来,代表着绝对多的用户数量、发行数量以及相对丰厚、轻松的效益回报。因此,哪家出版机构拥有教材出版权利,那么在旁人看来似乎有了一个“金口袋”。但是,这个“金口袋”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对于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而言,受制于国家的各种规定以及教材出版的准入门槛的各种规定,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

目前,纸质图书价格一直呈现上涨的趋势,大幅降低高校教材定价似乎并不现实。在慕课、网络公开课日渐流行的当下,不妨多为大学生编写、制作更多价格低廉的数字化教材。美国著名的物理学教材《费恩曼物理学讲义》就有其官方网站,读者可以通过互联网免费阅读这部教材。国内一些高校和出版机构已经开始进行编写数字化教材的尝试。

目前,纸质图书价格一直呈现上涨的趋势,大幅降低高校教材定价似乎并不现实。在慕课、网络公开课日渐流行的当下,不妨多为大学生编写、制作更多价格低廉的数字化教材。美国著名的物理学教材《费恩曼物理学讲义》就有其官方网站,读者可以通过互联网免费阅读这部教材。国内一些高校和出版机构已经开始进行编写数字化教材的尝试。

(郭义强局长一行参观我社图片展)

执法人员调查了解到,小河镇中心学校共管十七个小学,共有200多名学前班学生,本学期使用的教材全部是从湖北省教育书刊社宜城分社采购的。

以义务教育为起点,我们往上看,教育阶段越高,受教育群体的年龄越大,其教材发行的难度也越大,因为读者和机构有了更多的选择,可以决定用还是不用。所以,这个阶段的教材发行存在着难度。往下看,进入幼儿教育阶段,似乎所有人都看到了教材出版的“蓝海”,这个阶段的用户数量大、用户自主决定性不强、行政管理的要求不高,再加上现在儿童入园率不断提高,所以太多的出版业者急切而又快速地进入这个教材出版领域。

充分利用高校图书馆、资料室藏书,推动经典教材的循环使用,也不失为对抗盗版的另一种方法。20世纪80年代,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的同学一入校,就会收到一套影印版《十三经注疏》。这部大书是古典文献专业的必读书,当时定价二三十元,很多同学无力购买。入学发书、毕业交还,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充分利用高校图书馆、资料室藏书,推动经典教材的循环使用,也不失为对抗盗版的另一种方法。20世纪80年代,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的同学一入校,就会收到一套影印版《十三经注疏》。这部大书是古典文献专业的必读书,当时定价二三十元,很多同学无力购买。入学发书、毕业交还,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在随后的座谈中,人民大学校长助理、总编辑贺耀敏,出版社社长兼党委书记李永强分别介绍了人大出版社新世纪的新发展,并就出版社开展群众路线教育的重要性、高校出版体制改革现状、出版的经济效益和社会价值、出版走出去战略、数字出版的产业政策、学术著作出版激励、高校教材的统一性和丰富性、出版行业的人才培养、出版人的职业荣誉与激励等问题及政策建议和具体方法与中宣部出版局领导作了细致、深入、坦诚的探讨和交流。 郭义强局长在座谈中说,出版界群众路线教育,要多听听读者的声音,多听听一线出版者的声音,群众路线教育活动要按照中央要求,贴近行业需要、贴近工作需要、贴近读者需要,促进各项政策、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力戒形式主义。出版业在群众路线教育中应该传播科学理念,传承传统文化,传递信息正能量,出版企业应符合现代企业要求,体现文化企业特点。郭义强局长对本次调研中人大社领导提供的很多有价值的意见、建议和信息表示感谢,并希望人大出版社继续坚持人民立场,提高图书质量,继续维护和扩展出版社的品牌优势,实现更好的发展。

9月10日,该市公安部门传唤“宜城分社”负责人吴某。吴某交代,今年6月23日,“宜城分社”根据宜城市新入学儿童数量,征订了2000多套学前班教材,这批教材是宜城市一位机关干部王某介绍一个武汉书商李某发过来的。

于是,一场幼儿教材出版的“恶战”展开了,这场恶战目前仍然在继续,有人从中受益,有人则损兵折将。究竟恶战何时可以结束?目前看,仍然是个未知数。作为一名教育出版人、学前教育专业工作者,更作为一名工作在教育出版社、与幼儿教材出版打了十余年交道的编辑来说,从我社幼儿教材出版的艰辛历程中,我感受到了幼儿教材出版越来越让人不解的迷茫,更希望穿透这种迷茫,找到幼儿教材出版的方向和理想信念。

近年来,有关部门对高校及周边复印店的侵权盗版行为进行了严厉打击,相关出版社积极举报盗版教材制售情况以维护自身权益。让高校真正走出盗版图书“重灾区”,不仅要打击盗版,而且需要多管齐下,关心大学生面临的实际问题,在教材建设、使用等方面下功夫,把正版做得更有吸引力。

近年来,有关部门对高校及周边复印店的侵权盗版行为进行了严厉打击,相关出版社积极举报盗版教材制售情况以维护自身权益。让高校真正走出盗版图书“重灾区”,不仅要打击盗版,而且需要多管齐下,关心大学生面临的实际问题,在教材建设、使用等方面下功夫,把正版做得更有吸引力。

(郭义强局长参观我社精品图书)

根据吴某提供的合同、书目单以及物流清单,可以看到这批由武汉发过来的图书中还有一部分幼儿园教材和教师指导用书,加上学前班教材,合计2000余套共计12690册,涉及金额6万余元。

幼儿教材出版三大迷茫

作者简介

襄樊市版权局有关负责人称,从调查结果看,宜城地区学前班孩子本学期开学时使用的均为盗版教材。

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需要回答,那就是,幼儿教育阶段究竟需要不需要教材?

姓名:杜羽 工作单位:

由于证据确凿,加上违法所得数额巨大,襄樊市公安部门将此案列为刑事案件,并奔赴山东、河南等地取证,抓获提供盗版教材的书商李某。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深挖之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