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的道理在孩子们的心里进一步深化,的展现不仅是中国传统戏曲文化的精髓之一
发布时间:2020-03-01 01:46

在音乐方面,作曲程进则为每一个角色选取了一件民族乐器,通过将乐音采样后进行电子化的处理,达到一种“非琴不是筝,初闻满座惊”的效果,并且还特意加入了“尺八”这种历史古老的中国传统乐器。

吴旭介绍,考虑到《鹬·蚌·鱼》的受众群体主要是儿童,如果完全采用肢体语汇来表现,就会使儿童观众群接受起来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与孩子形成的观演关系不是“猜”而是需要用直接的方式、形象来与他们互动、交流,所以该剧运用“偶”的形象来辅助肢体动作的表现。“偶”的运用,不仅丰富了人物的形象、动作的展现,也增加了观赏性。演出中,每次“偶”的出场,都会引起孩子们的阵阵惊呼,说明这样一种表现形式十分贴近低幼儿童的审美特点。

儿童剧《鹬·蚌·鱼》排练展示 钟欣 摄

《鹬·蚌·鱼》由国家一级编剧、中国儿艺副院长冯俐编写、青年导演吴旭执导。作品的灵感来源于《战国策》中燕国苏代游说赵文惠王时所用的“鹬蚌相争”的成语故事。

图片 1

走向国际舞台的新尝试

全剧没有台词,肢体语言是重要的媒介之一。但不同于传统哑剧简单地用动作传递具体的内容,《鹬·蚌·鱼》是用肢体语言叙述故事。剧中还加入了“偶”的运用,剧院为此专门邀请了中国木偶艺术剧院的王磊作为木偶指导。此次在“偶”的运用上,不仅改变了演员的外形,还改变了演员的形体表现方式。其中“渔妻”这个角色会在演出中一直保持踩跷的状态,“跷功”的展现不仅是中国传统戏曲文化的精髓之一,也让演员的肢体更加活泼、灵动。

《鹬·蚌·鱼》不仅在选材上依托传统文化,更在表现形式上融入多元的中国传统元素,因为“这部剧要想走向国际舞台,就要有自己的文化特色”。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精雕细琢推出的今年首部新戏——儿童剧《鹬·蚌·鱼》,在16日的媒体见面会上初露头角。该剧以“鹬蚌相争”的成语作为创作灵感,在流动的中国画般的舞台上以人偶结合的肢体剧方式,展现一段中国式的寓言童话故事。

近年来,我国儿童剧领域作品低优化倾向突出,让孩子“哈哈大笑”的作品多,让孩子“哈哈大笑之余又能明白一些道理”的作品少。《鹬·蚌·鱼》导演吴旭认为,优秀的儿童剧作品应该是温暖、快乐而又有营养的。《鹬·蚌·鱼》把传统成语故事搬上儿童剧舞台,并用新颖的方式重新演绎,就是想让孩子在感受快乐的同时,接受传统文化的滋养。

据悉,该剧将于5月26日在假日经典小剧场首演。

作为一部没有一句台词的儿童剧,《鹬·蚌·鱼》整部剧的情节走向、情感变化都要依靠音乐与形体等多种艺术手段去表现。

《鹬·蚌·鱼》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成语故事为基础,通过表现“争”与“不争”的不同结局,帮助孩子理解和谐相处的美好。中国儿艺副院长、该剧编剧冯俐表示,中国故事“走出去”的核心是把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的思想和智慧传播出去,“这个成语本身是讲争斗会带来两败俱伤,实际就是呼唤和平共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能流传至今,其中蕴含的价值观是相对永恒的。这样一个主题,任何国家的大小观众都会对它认同的。”

作为用肢体语言讲故事的作品,《鹬·蚌·鱼》的演员在动作中去展现故事线索,在动作中去刻画人物内心活动。同时,因没有语言的特点,《鹬·蚌·鱼》演出的受众群体范围也可放大,让不同年龄、不同国家的儿童都可以观看。

同时,《鹬·蚌·鱼》还将展现一个“有质感”的舞台:地面上铺满暗色的青石板,布景加入了中国工笔画的味道,通过灵活运用“烟”这个元素,让舞台形成一幅流动的中国画。舞美和灯光设计旨在以这种独特的属于东方美学的气质,让它在每一个点上都有文化支撑。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故事国人皆知,但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成语故事过于简单,戏剧线条不丰满,主创在原故事上紧抓故事寓意主题,在故事的发展、戏剧矛盾的推动、人物形象的刻画上作了富有想象、深入浅出、层次分明的创作,加入了“渔妻”的角色,不仅讲述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故事,也增加了“渔夫妇相争,鹬蚌得利”的桥段,成语故事的道理在孩子们的心里进一步深化。

中国儿艺院长尹晓东表示,成语故事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活化石,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其传达的人生智慧在当今社会仍具有相当的现实意义。这部戏把原成语延展开,让它更加生动有趣、耐人寻味,靠“意、趣、技”,力争创作出一部不同凡响的小剧场剧目。作为一部外向型交流剧目,它的表现形式很大程度降低了语言差异带来的理解问题,剧中融入的多种中国元素,也是展现中国文化很好的媒介。

肢体剧的新呈现

《鹬·蚌·鱼》的整体视觉呈现采用了“写意水墨画”的表现样式:把舞台当成画纸,以水墨画的绘画特点、色彩运用、局部点缀等方式来表现场景;利用演员与相对写实性的道具、“偶”的关系来表现场景的物理空间;运用演员的肢体表现结合道具的使用来做场景的变化;演员的基础服饰的款式、色彩与场景的色调保持呼应;标志性的人物服饰配合肢体语言来展现流动水墨画的韵味;“偶”的运用以突出、典型的特征来表现人物形象,并在演员肢体动作的配合下完成角色“神似”形象的塑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