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在展现留守儿童生活时,电影《米花之味》海报
发布时间:2020-03-12 00:39

谈到留守儿童,人们一般会想到偏僻的山村,独居老人带着孩子,父母每年回家一次。表现留守儿童主题的文艺作品也常常充斥着暗淡的画面、稍显压抑的情感,仿佛消极、阴沉才该是这类作品的主色调。

《米花之味》海报

电影《米花之味》:以日常生活之幽默反映留守儿童的现实

“其实这是一种刻板成见,起码在云南,在中缅边境的村庄中,我们接触的留守儿童不是这样,他们确实少不了生活的艰难,但主色调仍然是少年该有的鲜亮和明丽。”《米花之味》导演、编剧宋鹏飞如是说,“我不想用一种卖惨的、悲情的方式来表现,而要以一种新的方式,让它明快、幽默、调皮起来。”

《后来的我们》海报

胡蝶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昶荣

《米花之味》将镜头转向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讲述了长期外出务工的母亲回到家乡之后与女儿因生疏产生一系列矛盾,磨合之后母女关系又重新弥合的温暖幽默故事,展现了留守儿童、母女亲情、民族习俗、返乡青年等多种元素。尤其是在展现留守儿童生活时,影片呈现出的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令人耳目一新,这给同类文艺作品一个启示:略显灰暗的主题也能用温馨明快的色调渲染,从而呈现出层次更多元、内涵更丰富的乡村现实图景。

《黄金花》海报

图片 1

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米花之味》主演英泽是个名副其实的“海归”,从出生便一直生活在现代城市中的她,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在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的傣族寨子一住就是半年,与世隔绝地与山民一同过着山村生活:穿少数民族服装,和当地妇女一起到集市买米线,用地锅烧柴做饭,喂猪,洗衣服,晚上还要和当地人沟通,陪孩子玩游戏培养感情,练傣族舞蹈,学当地方言。

前日,将于4月20日全国公映的电影《米花之味》在广州举行超前点映,放映结束,该片导演鹏飞、主演英泽现身现场与观众展开热烈交流。不少观众表示,本片在轻松明快的影像风格下探讨了农村留守儿童的教育话题,引发观众思考,是一部打动人心的文艺佳作。记者看到,除了《米花之味》外,接下来电影市场将有多部国产文艺电影上映,这些电影质量不俗,相较以往卖相也更佳,未来票房前景不一定会输给商业片。

电影《米花之味》海报

在市场化的背景下,文艺作品要始终以人民为中心,坚持正确价值导向,应让艺术引导市场而不是让市场奴役艺术。在此基础上,文艺作品还应立足当代、关注现实,自觉用当代意识思考现实生活,主动将个人感受升华为公众的感受,提高文艺作品的吸引力和传播力。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要想让文艺作品发挥应有的教育功能,应努力探索不同以往的表现手法和艺术模式,引人向好向善,而非单纯勾起悲伤。

《米花之味》:用轻松幽默的方式带来思考

将于4月20日在全国上映的电影《米花之味》4月8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了首场校园路演。影片放映后,导演鹏飞、女主角英泽与观众进行了1个多小时的现场交流。

“在电影与市场的关系上,我们要力求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统一,当两个效益发生矛盾的时候,我们应该旗帜鲜明地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认为,电影是一门艺术,电影的终极目标是坚守人类的精神家园,追求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影片《米花之味》讲述了外出务工的叶喃返回家乡云南省沧源县的一个边境小寨后,与处于叛逆期的女儿之间由陌生、对立到互相理解、和解的故事。此前,这部颇受关注的文艺电影已经在国内外多个电影节进行展映,是2017年唯一一部入围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的华语片,并获得“特别提及奖”。

据鹏飞介绍,影片《米花之味》主要讲述了外出务工的叶喃返回家乡云南省沧源县的一个边境小寨后,与处于叛逆期的女儿喃杭之间由陌生、疏离到互相理解、和解的故事,其间产生了一系列城市与乡村、传统与现代观念的冲突和碰撞。影片结尾,母女二人在溶洞共舞的超现实表达方式,更是引发了观影者对于“什么是人类最本真的追求”的思考与探讨。

宋鹏飞还注意到当地儿童精神生活空虚的问题。在云南大力发展旅游拉动经济的背景下,有一些村寨甚至出现了“向金钱看齐”的苗头。“因为爸妈在外打工,很多孩子都有手机,本应用来联系父母。但很多孩子只会用手机打游戏,到处蹭无线网,寺庙长老不高兴就把信号关了,然后他们就去镇政府蹭无线网,有时到半夜都不回家,我在电影中也着重表现了这个问题。”宋鹏飞说。

谈到这一片名的由来,导演鹏飞解释道,“米花”是云南傣族的传统小食,用来供奉和赠送亲友。在电影里有母女二人共同炸米花的戏。他希望用这种祈求团圆的食物来表达关于分离的故事。

之所以用舞蹈而不是其他形式,鹏飞认为,“《毛诗序》说,‘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舞蹈是人表达感情的最高境界、终极手段。”正如影片在平遥国际电影节获“观众票选最受欢迎影片”的颁奖词所言,“明亮艳丽的画面背后,蕴含的是人文主义的关怀,让我们看见了这个时代最珍贵的东西。”

为了拍摄这部电影,导演鹏飞在沧源县边境小寨生活了一年之久,演员英泽也在电影开拍前四个月住进当地,与乡民同吃同住,还学会了采茶、养猪等一系列技能,把皮肤晒得黝黑的她说起方言十分地道,完全把自己变成了当地人。

溶洞共舞是整个电影的结尾,也是高潮,母女之所以去溶洞共舞,是因为女儿喃杭最好的朋友得了红斑狼疮,引发肾衰竭而去世,大家要到溶洞的石佛前为女孩祈福。据导演介绍,这个情节源自寨子里真实的故事,“而且现实比电影还惨,直到去世,孩子在外打工的爸妈也没有回来。”

鹏飞和英泽是本片的编剧,影片中关于一些留守儿童与母亲相处的细节等都是出自英泽之手。她表示,自己从小没在父母身边长大,很多亲身经历都为剧本创作提供了灵感。

根据民政部2016年11月9日发布的数据,我国的留守儿童数量有902万人。鹏飞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他自己小时候也是个留守儿童,和姥爷一起生活到15岁,这是他选择这个题材的一个重要原因。鹏飞和英泽是本片的编剧,影片中关于一些留守儿童的生活细节出自英泽之手,在北京长大的英泽坦言,“自己小时候也是一个星期才能见到爸爸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