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童书出版 出现,原创图画书正在成为中国童书出版的热点
发布时间:2020-03-15 02:01

“绘本的创作是有感而发,体现中国元素要首先沉下心来,从民族的、地域的、历史的文明沃土中挖掘那些有特色、能打动人心的东西出来。”画家于大武认为,优秀的图画书一定是形式和内核的完美结合。比如,《北京——中轴线上的城市》和《一辆自行车》,体现出作者对北京一草一木的深厚情感。

在本土图画书走向世界的过程中,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一直是十分亮眼的加分项。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的作品《快乐小猪波波飞》是富有中国元素的图画书走向世界的成功案例,他在发言中强调了中国元素对儿童文学创作的重要性:“中国元素与儿童视角是当前儿童文学创作的重要两极。中国元素是当代中国作家的根元素、本元素,是文化自信的必然基础。”高洪波认为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就是精神美食,“各国各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饮食,但美食却没有国界”。

近年来,中少总社致力于推动高品质中国原创图画书的“走出去”,以《小猪波波飞》《我的日记》系列为代表的作品陆续被国外引进。借助“图画书”图文并茂的形式,让世界看到中国元素,感受到图文之外“文化中国”的精神内涵,是原创图画书顺利走出去的关键。“中国元素与儿童视角是当前儿童文学创作的重要两极。中国山川地理、民间传说,风物民俗乃至不同民族间的文化积淀都是中国元素的重要支撑。”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说,中国元素浓郁充盈的儿童读物,是中国图画书走向世界的载体。熊亮认为,一个真正好的故事一定是世界性的,能影响所有孩子,但同时富于传统的想象力和自然的哲学观。昆特·国斯浩里兹创作的《高山流水》运用了西方水彩画的技法及构图,而人物的服饰及意境则是纯东方式的。他说,东方文化拥有温暖的道德、博大的宽容、中庸的哲学,中西文化可以在插画作品中互相结合,共同表现主题。于大武认为,绘本的创作是有感而发,艺术家要从民族的、地域的、历史的文明沃土中挖掘那些有特色、能打动人心的东西,把人类情感中共通的部分通过中国元素的外部艺术符号表达出来。

每年3月底,意大利中北部城市博洛尼亚,一场名为“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的国际盛会都会如约而至。1964年始创的这一书展,历经半个多世纪的积淀,每年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插画家、版权代理、设计师相聚于此,进行交流、洽谈、合作。 今年,中国以主宾国身份亮相第五十五届童书展。春日里的博洛尼亚,弥漫着浓郁的中国文化气息。 从书展“看客”变为“主宾” “要么永远不来,要么以后独立组团参展!” 2007年,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首次参加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当时,来自欧美的出版社展台前人声鼎沸,而中国出版社这边却门可罗雀,巨大的反差让李学谦“很受伤”,也让他暗下决心。 痛定思痛,中国各大童书出版社铆着劲地想争口气,向世界推介中国好书。 2013年李学谦率中少总社独立参加博洛尼亚书展,将展台设在DK、麦克米伦、企鹅、兰登书屋等欧美大出版社扎堆的26号馆,实现版权输出57种。此后他们每年都来,一年一个台阶。与此同时,国内其他童书出版社迎头赶上,中国红成了博洛尼亚书展的一道风景。 中国童书之所以能够站上世界童书展的舞台中央,还因为一批中国童书作家和插画家收获了越来越多的国际认可——2015年,吴青成为国际安徒生奖的首位中国评委;2016年,曹文轩成为首位获得国际安徒生奖的中国作家…… 从美国纽约童书展,到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再到上海国际童书展,中国童书渐渐长成。 今年的博洛尼亚展会,中国原创少儿图书精锐尽出,参展童书涉及22个语种,输出到28个国家;90多家出版单位、300人左右组成的中国展团声势浩大;曹文轩、安武林、梅子涵、秦文君、朱成梁、熊亮等近50位作家、插画家倾力助阵;本次中国参展图书近4000种,对外输出的占到40%。 再次来到博洛尼亚展览中心,李学谦脸上有一种扬眉吐气的喜悦。作为本次书展主宾国,中国坐拥600平方米的展位面积,同时拥有350平方米的插画展区。精美的图书、丰富的活动、多元的展示,让中国展区成了童书展炙手可热的平台,频频光顾的不仅有洽谈业务的书商,还有爱好东方文化的读者。 书展上,记者遇到了一位来自意大利佛罗伦萨的母亲法比奥娜。“孩子通过阅读了解了更多的文化,感知了中国小朋友的世界。中国的童书故事的语言和绘画风格都很有趣。”她说。 从“闭门苦思”到“交融合作” 在中国古代插画的现场,记者碰到了巴西插画家、作家罗杰·米罗。对展出的中国古代插画,他表达了浓厚的兴趣,不时与一旁的中国朋友交流。 罗杰·米罗与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合作绘本《羽毛》,收获了2014年安徒生奖插画奖;2016年,《羽毛》又把幸运带给它的文字作者曹文轩。这根幸运的“羽毛”浓缩着中外文化的交融。罗杰·米罗为《羽毛》撰写的序言中表示:“我爱上了曹文轩的故事。”米罗用精妙的画笔给这个富有哲理的故事赋予了非凡的艺术魅力。“中国有很精彩的故事,充满着哲理和寓意,越来越多的读者正在关注这个东方古国的故事。”米罗说。 曾几何时,大量的外国童书蜂拥进入中国,中国童书迈出国门却步履艰难。“之前,美国的每一本获奖童书都立即被翻译成中文并销往中国,但却很少有外国出版商愿意进口来自中国的童书。”美国国立路易斯大学儿童书籍教学中心主任兼名誉教授横田纯子介绍。 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的作家和出版人,总是闷在家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写、怎么画才能让自己的童书走向世界,此种闭门造车收效甚微。“文化差异是童书走出去水土不服的一个重要原因。”李学谦表示。 和国外作家合作成为走出去的一条捷径。“合作一方面将不同国度的美学文化和价值观带进作品,还能起到将作品版权植入合作者国家的巨大作用。”对于中外合作的一举多得,曹文轩直言是中国童书开拓市场的一大趋势。 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白冰与马来西亚插画家约瑟夫·卡迦合作了《吃黑夜的大象》,中国作家薛涛与俄罗斯插画家安娜斯塔西亚合作了《河对岸》,中国绘本画家熊亮与瑞典作家伊爱娃合作完成《与沙漠巨猫相遇》……越来越多的中外创作者擦出火花,通过跨文化合作,书籍和作者的知名度不断提升,越来越多中国原创图画书和原创儿童文学作品也在以这种合作共赢的模式输出到世界各地。 联袂合作的不仅仅有作家,中外出版商也开始试水更多合作。于中国出版人来说,合作让出版更加富有策略性、更加贴近市场,出版的书也更有优势,更容易在市场中有抢眼表现。 从难出国门到大步走出去 今年1月,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美国版《青铜葵花》同时出现在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出版者周刊》的图书榜2017年度榜单上,在《华尔街日报》年度童书榜13种最佳童书中名列第三,紧接着,此书又将“2017年美国弗里德曼图书奖文学金奖”收入囊中。 从2014年版权输出153项,到2017年版权输出618项,中国少儿出版日益展示了自己对话世界的能力。 在展会上,记者邂逅了出版大亨麦克米伦童书出版集团总裁乔纳森·雅戈德。他告诉记者,3月26日上午,麦克米伦签约购买了曹文轩与插画家郁蓉合作的童书《夏天》的版权,计划明年在美国出版。乔纳森·雅戈德说:“外国读者愿意了解中国,中国也愿意并且帮助外国读者接触中国的文化和有趣的儿童书籍,我很高兴看到这样的积极信号。” “走出去并非易事,而是出版社长期规划的结果。”李学谦深有感触地说,“我们的童书出版规模、品种数量,与发达国家相比并无多大的差距,但在保障原创和激励机制方面,需要出版机构继续加大努力。” 在采访曹文轩过程中,我们认识了年轻的娜塔莎,她是一名来自乌克兰的出版人,在自己国家的出版社主要负责对接东亚及南亚的童书业务。在会场见到偶像曹文轩,娜塔莎成了一名“小迷妹”,娜塔莎此次博洛尼亚之行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全力将曹文轩的新作引进乌克兰。 “西方作家创作往往需要借助想象力,在中国,璀璨的文化和历久弥新的故事给了我们更多天然的优势,有些时候我们仅仅需要‘记忆力’。”曹文轩表示,“中国儿童文学有独特魅力和艺术风格,未来中国童书无疑将更具世界影响力。”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吴波

中国原创图画书精品数量、斩获奖项次数呈逐年上升趋势。就如何打造中国图画书的高峰问题,著名儿童文学家白冰认为,中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要处理好量和质、文化与艺术、作家与画家、继承与借鉴之间的关系,打造作家、画家、编辑家三支队伍。“作品立不住,留不下来,传播不出去,就出现不了高峰之作。目前出版的《外婆住在香水村》《兔儿爷丢了耳朵》《爸爸,别怕》《雨伞树》等一些作品,都是这方面努力与探索的优秀成果。”

“童书妈妈”三川玲分享了她的团队对中国原创绘本创作情况的调研结果。她指出,中国原创童书作品撑得起孩子们的中文阅读量。“有两类中国原创图画书值得注意:一是反映中国当下生活的绘本,这会比老故事老传说让孩子们更感到亲切,也是孩子的童年记忆。由于这些故事是新创作的,充分尊重了图画书的创作规律、叙述节奏,因此出现了原创绘本的精品,如《妈妈买绿豆》《门》;二是关于中国文化的非虚构绘本作品,比如于大武的《北京中轴线》,于虹呈的《盘中餐》。”

新世纪来,中国图画书市场发生重大转变,从大量引进国外优秀作品到如今本土原创与引进版两分天下,写图画书、出图画书、读图画书已成为潮流,原创图画书异军突起成为童书出版的新亮点。近日,由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中少总社、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CBBY)主办的 “图画书里的中国 好故事一起讲”中国原创图画书论坛在京举行,20余位国内外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及来自全国各地的绘本馆长、阅读推广人与会,共同回顾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创作历程,展望未来之路。

图片 1 中国童书成为博洛尼亚书展的一道风景。 本报记者韩硕摄

快乐小猪波波飞系列

儿童文学作家、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秦文君感受到,中国原创图画书与国外图画书还无法对等,但差距在不断缩小。“目前已经实现了对图画书评判标准的国际化,而且国内外高水平插画家、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陆续倾力加入,使得中国原创图画书类别多样化。”她认为,一本好的原创图画书要艺术、智慧地呈现出中国文化,努力接近儿童心理现实,展现东方审美。这正是秦文君在构思和创作图画书《我是花木兰》的过程中,紧紧围绕并力求实现的。

近日,高洪波、曹文轩、罗杰米罗、金波、秦文君等二十余位国内外知名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及20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绘本馆长、阅读推广人齐聚“图画书里的中国好故事一起讲”中国原创图画书国际论坛,共同分析探讨中国图画书出版的现状与未来。

图画书里的中国

中国童书出版 出现“黄金十年”

图片 2

秦文君表示,中国原创图画书起步晚,但经过多年酝酿培育,与世界顶尖图画书的差距在不断缩小,“这首先体现在我们对图画书的判断上,眼光和品评已经相当世界化了”。全国各地的绘本馆遍地开花,中国也已经出现了不少有诗意的、童趣的、创意的、有悲悯心的原创图画书。那么,中国儿童文学界应如何打造本土图画书的高峰?秦文君认为现阶段的突破之路在于,要去努力接近当代中国孩子的心理现实,更多地表现东方审美,艺术地诠释中国故事和中国文化。金波认为,体现和表现儿童的成长是图画书的永恒主题。“成长的经历充满了故事、诗意、苦难和思考”,图画书的作者应该是能够深入浅出地表现生活的艺术家,需要走进当下的新生活和新世界,带着诗情画意和哲学思考来感受生活。

罗杰·米罗说,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创造图画书的国家之一,而现在,优秀的中国当代作家和艺术家又在与世界其他国家艺术家合作,创作更多的好故事。他谈到了自己创作《柠檬蝶》时,将书设计成拉页形式是受到中国视觉叙事历史的影响,同时与极简主义风格相结合,做成了蝴蝶形象不断变化的白色的书。秦文君认为,中国原创图画书与国外图画书的差距在不断缩小:对图画书评判标准已国际化;高水平插画家和儿童文学作家的倾力加入;中国原创图画书的类别也更加多样化。秦文君谈到,在创作《我是花木兰》时,注重艺术、智慧地呈现中国文化,努力接近儿童心理现实,展现东方审美。金波谈到自己创作《我要飞》时就是意图表达孩子对“远方”的精神寄托,认为“体验与表现儿童成长”是图画书的永恒主题。

近年来中国原创图书蓬勃发展进程中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是,一批知名儿童文学作家、学者进入了图书的内容创作中。他们与中国及国外插画家合作创作的作品,在业内产生了较大影响,如曹文轩著、巴西插画家罗杰·米罗绘制的《羽毛》《柠檬蝶》;高洪波著、李蓉绘的“快乐小猪波波飞系列”;金波著、西班牙画家哈维尔·萨巴拉绘制的《我要飞》;秦文君著、英籍华裔作家郁蓉绘制的《花木兰》;张秋生著、朱成梁绘《香香甜甜腊八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