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年来强悍地影响了英语文学世界里对,原因就在《圆梦巨人》没有成功抓住的那部分成年观众的内心
发布时间:2020-04-11 05:09

人旺卡疯疯癫癫,带着天真的无理性,是孩子眼里“反常理”的具体化身。电影里,伯顿试图寻找旺卡的心理障碍根源,他的社交恐惧和中年危机搅合在一起,作为旁观者的查理,也老成起来,小身体里藏着老灵魂。伯顿和安德森一样,面对达尔的文本,他们带着成年人的悲情,凭吊失落的童年往事。

用经历真正的危险和苦难,也不必带着创伤的疤痕,痛并快乐地长大。

比较过去几年来口碑和票房双赢的儿童电影,无论是动画片还是真人演绎,其成功的秘诀几乎都在于抓住了“合家欢”的关键词。创作者都没有将目标受众仅仅设定为儿童群体:《疯狂动物城》的阶层影射、《冰雪奇缘》的性别意识抬头、《哈利·波特》的反法西斯隐喻……成年人和孩子们一起走进影院,不仅找回了内心的童真,也看到了童真置身现实的位置和意义。这样的一份童真经过了岁月的洗礼,历久弥新,更为坚定,也更经得起考验——《圆梦巨人》和那些大获成功的好故事之间的差距正在于此。毕竟孩子们不够了解、但总有一天会明白的是,光把梦做得“傻白甜”,那份温暖是很无力的,再美的梦,终究都会有醒过来的一天。一部电影在造梦之外,能否让人们在梦醒之后获得面对现实的勇气和力量,才是其能否成为经典的决定因素。

如果你是奇幻电影的爱好者,又喜欢看儿童文学改编的电影,比如《哈利波特》《魔戒三部曲》。

但达尔童话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又赋予了故事新的思想和内容,让读者觉得既熟悉又陌生。达尔一生都在追求故事情节的新异感,他曾自述说,故事“应该是引人入胜的,激动人心的,有趣、通畅和优美的,只要孩子一读到它,就爱不释手”。比如《女巫》,达尔给“巫师”这一传统题材赋予了全新的内容和思想。达尔笔下的女巫与传统的女巫不同,她们隐藏在现实的人群之中,“穿平平常常的衣服,就像平平常常的女人,住平平常常的房屋,做平平常常的工作,而且从来不会被警察抓住”。每个女巫都奇丑无比:没有指甲,没有头发,没有脚趾,口水是蓝色的,讨厌干净的孩子,会想尽方法消灭孩子,还有现实中女性的一些可笑行为。达尔笔下女巫又丑又坏,既可恶又可笑,真实生动。

因简单而伟大,因天真而经典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里,真正意义的主角是狐狸独生子阿什,有一肚子平凡生活的英雄梦想,但身体瘦弱又傲娇。 (均资料图片)

如果对原著作者不够了解,被告知好莱坞巨匠斯皮尔伯格的新作《圆梦巨人》和文艺片导演韦斯·安德森的旧作《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都源自于同一个作家笔下的童话故事,观众可能要大吃一惊。这个名叫罗尔德·达尔的作者是个挪威籍的英国作家。对中国观众特别是成年人来说,达尔的名字可能有点陌生。但是在很多英语国家,他早已作为杰出的儿童文学作家、剧作家和短篇小说作家而为人熟知。除了《圆梦巨人》之外,达尔的作品中经过改编见诸银幕的还有《查理与巧克力工厂》。

而《吹梦巨人》的原著故事也为西方儿童所熟知。

罗尔德·达尔是20 世纪英国最富传奇色彩的儿童文学作家,在成人文学和儿童文学的领域里都取得了极高的艺术成就。他是英国当代最畅销的儿童文学作家,也是全世界最受儿童青睐的作家之一。虽然达尔的某些童话作品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刚出版时也曾遭到批评,有些评论认为,他的作品毫无品味,充斥残忍、暴力、贪婪和报复等丑陋的负面描写,道德观念混乱,道德世界颠覆,属于“儿童不宜”,但同时也获得了极高的赞誉,获奖无数,销量惊人。曾获英国白面包奖,两度英国儿童图书奖等,他被誉为“哈梅林的魔笛手”(The Pied Piper of Hamelin)。达尔传奇的经历和他奇幻的童话都一直深深吸引着世界各国儿童读者,甚至成人读者。

图片 1

电影 《吹梦巨人》 被嘲笑“太幼稚”,这点非议,歪打正着地说到小说原作者罗尔德·达尔的最大特点,他总是讲述“作为孩子”这桩事情的欢乐和烦恼,诚实、幽默、没心没肺,也不讲原则。

《圆梦巨人》讲述了小女孩苏菲在巨人国的历险故事:她和好心眼儿巨人BFG共同守护人们的梦境,又一起对抗食人巨人的欺压,在一次又一次的并肩作战中缔结了友谊,最后齐心协力求得女王的帮助,制服了食人巨人。这个温暖人心的童话故事和《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有着同样的治愈系内核:狐狸爸爸带领亲友对抗三个吝啬的农场主,大获全胜。和苏菲跟BFG的胜利一样,狐狸爸爸看似弱小,却因心中守护亲友的爱使自己变得坚强,用智慧战胜了邪恶霸道、欺凌弱小的对手。然而,拥有如此多相似之处的两部影片,为什么口碑差距不小?《了不起的狐狸爸爸》豆瓣网评分8.4分,46%以上的观众在看完影片以后给出了四星的高分,而明明是好莱坞商业巨制、大师出品、技术过硬的《圆梦巨人》,几乎同样比例的观众打出的却只有三星的评分。原因就在《圆梦巨人》没有成功抓住的那部分成年观众的内心。

图片 2

达尔童话中的人物并没有在逆境中消沉,而是怀着坚定执着的美好理想,以一种乐观向上的精神,与险恶进行不屈的斗争,最终获得胜利。这种人性的坚韧对任何人都终身受用。快乐、爱和坚韧使达尔童话具有了永恒的诗性的光辉,构成了它超越时空的内在精神实质,赋予了童话奇妙的韵味,让读者回味无穷。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里,真正意义的主角是狐狸独生子阿什,有一肚子平凡生活的英雄梦想,但身体瘦弱,完全没运动天赋,很傲娇,对表哥态度恶劣,可伤了对方的心,又主动示好。狐狸爸爸是“了不起”的,因为他是阿什的保护伞,足智多谋,总能在化险为夷后欢庆个性。导演安德森把小说改编成动画时,淡化了阿什和父亲之间密切的互动,他给狐狸爸爸设计了“小镇日报专栏作家”这个身份,平添了文艺中年的气质,有内涵了,也迷惘起来。小狐狸心中“了不起的爸爸”成了内心迷失方向的忧伤中年人,笑傲江湖的冒险,是他终将逝去的青春的回光返照,当他在郊野邂逅传说中的野狼,向着那只他既惧怕又向往的生物,他遥遥挥手致意。这个画面弥漫着无可救药的忧伤诗意,当野狼消失于地平线,狐狸爸爸告别的,是他的豪情和梦想,走向克己复礼的“成熟”狐生。而这一切,都是原作之外、导演安德森的感伤和抒情。

达尔小说里的画风,就像祖孙间这样的对话,对死亡、困厄、磨难都满不在乎,因为无知无畏,抵消了成年人忌讳的“恶意”。从 《纳尼亚传奇》 到 《哈利·波特》,主题总是“成长”,主角们冒险,受难,冲破万千险阻,是为了承担责任,整个世界存亡的命运被放置在少年英雄们没有准备好的肩膀上。达尔的小说呢,《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吹梦巨人》 《女巫》《玛蒂尔达》 这些故事里回旋着同一个声音:去他的责任,去他的命运。孩子只是孩子,他们冒险,因为天性。《吹梦巨人》 开始于伦敦的孤儿院,孤女苏菲的身份像极了狄更斯小说里孤苦伶仃的男孩们,但达尔的文风一转,和狄更斯的远大前程分道扬镳,他专注于创造一个理想的监护人———一个善良的巨人,有他的庇护,苏菲从不

诚然,无论从技术上还是讲故事的方法上,《圆梦巨人》都有成熟的好莱坞套路“保驾护航”。斯皮尔伯格不贪图出奇,叙事上采用最为简单易懂的线性模式,拍摄手法上使用目前已经广为运用的成熟3D技术,让青少年观众在流畅的剧情、诙谐的气氛和梦幻的视效中获得了轻松愉悦的观赏体验。影片在苏菲和BFG两人捕捉好梦时绚烂如梦般的视觉呈现可圈可点,用女王设宴款待BFG的设定来展现古板严谨的皇室与自由淳朴的巨人天性的碰撞,也不失趣味。不过,对于成年人的观影感受,《圆梦巨人》很明显就没有考虑那么多。同样是达尔的原作,韦斯·安德森在《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对狐狸爸爸中年之后抛弃野性接受现实“招安”的小镇专栏作家的典型形象设定,让很多成年观众从中看到了自己生活的影子,从而产生了情感共鸣。狐狸、负鼠等几个主角的对话以及命运抉择虽然充满对现实带有智慧和反叛色彩的嘲讽,但骨子里又透出达尔童话原作的治愈色彩,让人在思考中获得正能量。相比之下,《圆梦巨人》却只是平淡无奇地讲述了苏菲和巨人没头没尾的历险,对于苏菲在孤儿院的经历、她为什么要踏上历险之旅,巨人国的巨人为什么都要吃人而唯独BFG不吃,BFG为什么要守护人们的梦境等内容皆语焉不详。由于缺乏应有的剧情铺垫和角色塑造,导致人物形象扁平,故事拖沓冗长又缺少高潮点。斯皮尔伯格太过于忠实于这个1982年出版的故事,而忽略了创新改编、适当加入契合当下观众审美趣味的内容的重要性,使经历过《哈利·波特》《魔戒》之类奇幻电影洗礼的当下观众难免产生乏味的观感。

以及好莱坞最会讲故事的斯皮尔伯格。

(三)超越时空性

达尔的人品很被诟病。他为英国军方做情报工作时,主要负责色诱有权有势的美国女性,于是落下“玩弄女人”的恶名。他是个“妈宝”,在感情上极度依赖母亲,在寄宿学校的不愉快经历,加深了他对母亲的依恋,最近结集出版的他和母亲的通信集里,他是一个事无巨细向母亲汇报的男孩———在天上打下多少战机,和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会面,和迪斯尼的私交,唯独恋爱、结婚和分手这些事,潦草地打发了。他口无遮拦,说过很多不得体的话,包括一些反犹的言论,惹毛了和他合作多年的犹太编辑。

人旺卡疯疯癫癫,带着天真的无理性,是孩子眼里“反常理”的具体化身。电影里,伯顿试图寻找旺卡的心理障碍根源,他的社交恐惧和中年危机搅合在一起,作为旁观者的查理,也老成起来,小身体里藏着老灵魂。伯顿和安德森一样,面对达尔的文本,他们带着成年人的悲情,凭吊失落的童年往事。

图片 3

图片 4

孩子只是孩子,他们冒险,因为天性

斯皮尔伯格这番善意的开脱,和英国评论界长久以来的评论不谋而合,这是一个褒义和贬义兼而有之的评价:达尔的价值观,他和世界相处的方式,

只有一位善良好心眼的矮巨人BFG,他不但不吃人,还喜欢收集美梦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狐狸一家被三个贪财的饲养场主猎捕,狐狸爸爸利用自己的聪明、勇敢和坚持,把洞打到饲养场下,可以拿到免费的鸡鸭。

“反犹”这条,在西方是大是大非的立场问题。《吹梦巨人》 在戛纳首映时,斯皮尔伯格被问起:“作为犹太人,为什么要改编一个有反犹嫌疑的作家的作品?”斯皮尔伯格说,他读过达尔全部的小说,他不相信像这样一个能用孩子的思维逗孩子开心的人,内心会支持血腥的种族灭绝,“他说那些话的时候,心态大概就是叛逆期的熊孩子,明知道有些话不能说,有些事不能做,他却偏偏要违反,看成年人的反应”。

孩子只是孩子,他们冒险,因为天性

还有韦斯安德森执导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四)阅读主体的高度认可

这点非议,歪打正着地说到达尔作品的最大特点,他总是讲述“作为孩子”这桩事情的欢乐和烦恼,诚实、幽默、没心没肺,也不讲原则。他的逻辑是孩子的,语言也是孩子的。在这个意义上,电影 《吹梦巨人》 不如《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风格鲜明,不如《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犀利。斯皮尔伯格不像他的同行们,在童书的文本里品味中年危机的深刻趣味,他堪称忠诚地捍卫原作者的创作伦理,制造儿童世界的奇观,让他们确信自己无所不能。观看 《吹梦巨人》,和成年以后阅读达尔的感受是相似的,它们拉起了一道异世界的帷幕,筑起童年乡愁的结界,走过去,我们不是回忆童年,而是回到作为孩子的岁月里。

达尔和刘易斯分享的另一个共同点,是对文字游戏的热爱。他故事里最突出的优点,是电影很难复制的,那是语言的节奏,用词的乐趣,是视听所不能承受的朗读美感,文学这点最强悍的原力,没法转译成影像。为了纪念达尔的百年诞辰,牛津大学出版社出了一本 《罗尔德·达尔辞典》,收全了他创造的500多个新词。这些词通常是几个英文单词掐头去尾地组合在一起,后缀是押韵的拟声词,读音很有趣。比如biffsquiggled,前一半biff表示击打,squiggle的意思是弯弯曲曲的线条,两个单词凑一块,意思是小脑瓜被撞了之后,脑袋里混乱如涂鸦。再比如Chickens,这是大作家查尔斯·狄更斯的简写,很孩子气的噱头。还有“人豆儿”,是利用human being(人类)和human bean的谐音。口齿不清的小孩子喜欢这样的“孩式英语”,他们慌不择词时,总是这样说话。

图片 5

达尔将原本平凡的真实世界幻化为超现实的境界,为儿童带来无比的惊喜和愉快,给儿童读者快乐的生命体验,这符合儿童的生命特性。儿童本就应该是快乐的、幽默的、无忧无虑的。这种快乐体验是对儿童生命的呵护。

今年是罗尔德·达尔的百年诞辰,斯皮尔伯格把作家影响力最大的小说《吹梦巨人》 搬上银幕。达尔的小说拥有牢固的读者基础,是毫无争议的超级IP,这些童书被若干次地改编成电影。其中,蒂姆·伯顿导演的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维斯·安德森导演的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口碑格外好。拿这两部作参照,斯皮尔伯格的 《吹梦巨人》 很受奚落,理由是“太幼稚”。

都停留在孩童阶段。搁在今天,就是社交平台上群众们口诛笔伐的“巨婴”。欣赏罗尔德·达尔,得有一颗10岁的心。他在晚年的随笔里,并没有太多反省意识地写道:“我是一个衰老的婴儿。”他的孙女苏菲,也就是《吹梦巨人》 的女主角苏菲的现实原型,曾经童言无忌地和他开玩笑:等你死了,我会把你埋在巧克力坟墓里,巧克力管够,等你吃完,天堂就到了。

图片 6

“经典代表着一种高度,一种平庸的文学作品难以企及的高度。”达尔的童话构思奇特、夸张怪异、情节紧凑,结局出人意料,充满欢乐……紧张、魔法、动人的情节,惊心的画面,每个故事一开始就打破现实与幻想之间的某种常规对应,亦真亦幻,可读性极强。

用经历真正的危险和苦难,也不必带着创伤的疤痕,痛并快乐地长大。

这点非议,歪打正着地说到达尔作品的最大特点,他总是讲述“作为孩子”这桩事情的欢乐和烦恼,诚实、幽默、没心没肺,也不讲原则。他的逻辑是孩子的,语言也是孩子的。在这个意义上,电影 《吹梦巨人》 不如《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风格鲜明,不如《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犀利。斯皮尔伯格不像他的同行们,在童书的文本里品味中年危机的深刻趣味,他堪称忠诚地捍卫原作者的创作伦理,制造儿童世界的奇观,让他们确信自己无所不能。观看 《吹梦巨人》,和成年以后阅读达尔的感受是相似的,它们拉起了一道异世界的帷幕,筑起童年乡愁的结界,走过去,我们不是回忆童年,而是回到作为孩子的岁月里。

今年刚刚凭借《间谍之桥》获得最佳男配角的英国老戏骨马克·里朗斯,出演善良巨人“BFG"。

经典的文学作品都具有超越时空的特性,任何人读它都能产生共鸣,获得力量。达尔童话的超越时空性主要表现在快乐的儿童生命体验、爱的教义、人性的坚韧等。

都停留在孩童阶段。搁在今天,就是社交平台上群众们口诛笔伐的“巨婴”。欣赏罗尔德·达尔,得有一颗10岁的心。他在晚年的随笔里,并没有太多反省意识地写道:“我是一个衰老的婴儿。”他的孙女苏菲,也就是《吹梦巨人》 的女主角苏菲的现实原型,曾经童言无忌地和他开玩笑:等你死了,我会把你埋在巧克力坟墓里,巧克力管够,等你吃完,天堂就到了。

如果要在英国儿童文学的编年史里,给达尔找一个同类,那就是写《爱丽丝漫游仙境》 的刘易斯。他们的共同点是对小姑娘的爱,那些任性、放肆、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孩,是他们的生命之光:她们藐视权威,她们无所畏惧。

其实今年好莱坞推出的奇幻电影数量不少,期待值比较高的就属游戏迷热爱的《魔兽世界》。

达尔认为,自己和孩子都知道什么时候看到什么时就会高兴得大笑,因为他们都是幽默的人,所以他在每本书里都会设置不一样的令人愉快的情节。达尔的童话在成人看来好像是残酷、恐怖的,但却受到儿童的极大欢迎,它们没有吓着孩子,反而给孩子愉快的生命体验。可怕的、吃小孩的女巫会让孩子觉得可笑;强壮、可恶、专会惩罚小孩的特朗奇布尔校长也会让孩子觉得可笑;神秘又充满危险的巧克力工厂更让孩子感动愉快而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