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中国的,如今全国500余家出版机构年均出版4万多种童书
发布时间:2020-04-15 05:44

蒲公英创立近10年来,90%的选题都是由颜小鹂拍板决定的 ,除了多年来的做书经验外,真正站在一个读者立场,用自己的“童心”阅读并感受每本童书的价值,是她打造出《神奇校车》《汉声数学图画书》《斯凯瑞金色童书》《野兽国》《地图(人文版)》《甜心小米》等长销童书的关键。“当然喽,只有打动了我这个‘有品位的特殊读者’,这本书才可能被列入选题计划中。”采访中她童心未泯的一面不经意间就流露出来。

其中,以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简称“中少总社”)总发货码洋约15亿元,图书发货码洋约8亿9000万元,同比增长20%以上;在销售规模持续增长的同时,销售收入同比增长9%以上,纯利润同比增长7%以上。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安少社”)发货码洋首次突破14亿元,在全国少儿市场占有率排名中稳居第三,市场排名跻身全国出版社排名第19位。明天出版社(简称“明天社”)一般书和教育类读物的销售码洋都实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总涨幅达到23%。接力出版社(简称“接力社”)全年发货码洋达到7.60亿,同比增长5.26%;一般图书发货码洋5.58 亿,同比增长13.41%,利润同比增长7.77%。

诱人数据 前三季度销售约5亿册 本届童书开卷公布的中国少儿图书零售市场分析报告显示,如今全国500余家出版机构年均出版4万多种童书,今年前三季度,国内童书销售总量约5亿册,码洋预估达100亿至120亿,同比增长逾10%。 京东图书发布2016年童书市场分析报告显示,在童书中,儿童文学最受欢迎,销售码洋占比最高,达到30.8%;其次是绘本,占比20%;第三名是科普/百科,占比19%。这三个分类占比高达70%。值得一提的是,少儿英语类图书销售码洋同比增长133%,说明家长越来越重视孩子的英语阅读和学习。 热点观察 套装品牌书风头强劲 在童书展上,记者发现,无论是引进版还是本土原创,套装系列书强势出击,而且纷纷形成各自品牌,单本图书很难抢过其风头。 上海文艺出版社带来的《图说中华文化故事战国成语与秦文化》格外受到关注,全套10本。作者周功鑫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前院长,去年童书展上,她带来的《图说中华文化故事》 第一辑就很风靡。这套书籍不全靠精美绘图取胜,每图均有文物依据,并附以文物图像及介绍,就像是把博物馆搬到了孩子们的书架上,让孩子们快乐地学习历史。 接力出版社带来了美国儿童文学作家凯瑟琳拉丝基的新作危境马王系列,该作者有动物奇幻小说女王之美称,是美国《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 畅销书排行榜重点推荐作家,获奖无数。 由海燕出版社带来的儿童文学作家肖定丽的图画书新作《林中的好朋友》,是该社《金羽毛绘本书系》中的一本,此前该系列已经出版50多册,部分图书获得国家图书馆评选的最美绘本称号,早已形成品牌效应。 而由秦文君领衔、十余名海派作家共同创作的幻想儿童文学作品小熊包子系列也在童书展上强势亮相,该书上市1年来销量近40万册。 建议方案 给原创儿童绘本补钙 童书正在迎来大时代。作家、资深出版人海飞在本次书展上推出的新作干脆取名就叫《童书大时代》,书中,传递出他对我国童书出版的三个预判:中国童书出版正在从数量、规模增长型,向质量、效益提升型方向发展; 中国童书出版正迎来第二个黄金十年;中国童书出版正在迅速国际化。 但在童书一片繁荣的景象中,也存在着不少问题。有资深编辑直言,童书出版商业化程度越来越高,少数出版机构一味迎合流行趣味,低俗、惊悚乃至血腥的情节出现在一些销量不低的童书里,值得警惕。 面对童书雷区,海飞谈到,家长要谨慎判断,不能仅仅拿成人的价值取向简单否定,毕竟我们要营造的不是无菌真空的阅读环境,而是提倡丰富多元的现代创意表达。 而面对原创绘本的现状,儿童文学评论家朱自强指出,要用创意为原创绘本补钙,原创绘本热潮的时候,如何保持清醒的头脑,建立良好的艺术评价尺度,避免创作泡沫现象的出现,是应该认真讨论的重要课题。在他看来,中国原创绘本犹如一个幼童,正处在快速成长的阶段,很容易缺钙,他认为,原创绘本目前最缺的钙就是创意。 儿童作家彭懿表示,图画书很薄,但并不浅薄,即便是一本小小的图画书,也需要一遍遍打磨。创作一本图画书所花的时间,并不比一部长篇幻想小说少。 多真诚少套路,很多出版人认为,童书出版其实门槛挺高,这门槛体现在对童书品质的打磨上。继成功推出《地图》《地下水下》两部畅销书后,蒲公英童书馆此次再携这两本书的作者、波兰畅销书作家亚历山德拉米热林斯卡和丹尼尔米热林斯基的新作《太空》登场,蒲公英童书馆总编颜小鹂说,只要涉及专业知识都会请专家把关,尤其是编辑科学类图书,硬伤不能犯。 关键词:童书

建议方案

童书市场一路向好,出版机构之间则开展了你争我夺的“版权大战”。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认同这种说法,她指出,不懂童书的机构要切入这个市场,省事的做法就是由引进国外童书入手,“这就抬高了国外童书版权价格”。

图片 1

第三,少儿出版市场更加细化,聚焦某一专业领域的新入局者更容易抢夺先机,比如聚焦于汉字文化的“小象汉字”,延续读库品牌调性的“读小库”。

为期3天的上海国际童书展闭幕了,但对童书出版的热议不断。近十年,童书市场以年均10%的速度增长,儿童文学读物比重不断扩大,占据40%以上的图书份额。在很多人眼里,做童书等同于赚大钱,这也造成了童书出版的门槛降低,良莠不齐。那么,谁来为童书市场和儿童阅读把关?

多真诚少套路,很多出版人认为,童书出版其实门槛挺高,这门槛体现在对童书品质的打磨上。继成功推出《地图(人文版)》《地下·水下》两部畅销书后,蒲公英童书馆此次再携这两本书的作者、波兰畅销书作家亚历山德拉·米热林斯卡和丹尼尔·米热林斯基的新作《太空》登场,蒲公英童书馆总编颜小鹂说,只要涉及专业知识都会请专家把关,“尤其是编辑科学类图书,硬伤不能犯。”

童博会上,读者正在翻看图书。上官云 摄

图片 2

海飞表示,在少儿出版图画书、桥梁书等存在短板时,适当地引进优秀外版童书是发展的一个必然过程。要在学习先进理念和作品的基础上发力原创,走“引进-原创-‘走出去’”的发展路径。比如二十一世纪社引进出版的“零时差·YA”书系专门针对13-17岁青少年阅读需求,弥补了中国儿童出版的结构性缺失,2017年该社启动首届“中文原创YA文学奖”,培育原创优秀作品,也开创了从优秀引进版图书到原创培育的新模式。

前三季度销售约5亿册

“国内童书市场的确对外国作品比较青睐,引进这些书也可以给我们的童书创作提供借鉴。”但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之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分析国内童书市场出版物构成,要从整体来看,“国内这些年原创童书还是越做越好的”。

累计销量:1000多万册

在安少社社长张克文看来,一方面,新兴力量为少儿出版的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可以丰富少儿出版的内容和形式,进一步加剧竞争态势;另一方面,大量少儿出版机构的涌入,可能会造成资源的恶性竞争、选题低水平、同质出版等问题。他表示,专业少儿出版累积的优势是新兴力量在短时间内达不到的,“对于新兴力量而言,如果具备某些方面的优势,勤勤恳恳、安心沉淀、长期耕耘,他们将获得成功并有利于少儿出版的繁荣;相反,若只想捞快钱,抱着淘金心态,则会折戟而归。”

图片 3 

7月8日,中国童书博览会正式开幕。在现场,记者了解到,像蒲公英童书馆、北京出版集团等出版机构,很多都致力于引进国外童书作品,包括“成名已久”的获奖作品。蒲公英童书馆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我们出版的书,30%是原创,70%是引进。”

图片 4

2017年度,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科普板块的“升温”。在当当公布的童书排行榜“原创榜”中,2017年原创科普百科类图书占比明显增多,比如《写给儿童的中国地理》自上市以来一直位居科普/百科榜首。科普作品也从之前一味引进到培育原创力量,且呈现“学科融合”现象。

热点观察

“业内认为,童书‘黄金十年’自2012年开始,在发展的爆发期,确实有些混乱现象,但度过这个时期后就会走向稳定,对出版机构、童书作品就有一个淘汰、存留的过程。” 颜小鹂称。

那时候新华书店只卖新书,只有少数的畅销书才能被留下来,所以出版社每年都会为了订货会赶制新书,编辑年复一年,疲于奔命,每年的1月和9月都是编辑最痛苦的时间。颜小鹂深谙出版机制和市场的弊病,成立蒲公英之后,她首先就是杜绝为了市场而赶书的习惯,要求编辑按部就班地做好每一本书。“我们要用自己的品质之心去打动读者,而不是靠规模和新书上架率。”

刘海栖有着出版人和儿童文学作家的“双栖”身份,在他看来,在培育原创、力推新人新作的过程中,市场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如何利用好这个“推手”,出版社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出版社的出版需求引导了作家创作。首先从认识方面,出版社应当具备“风物长宜放眼量”的决心,加大培养优秀编辑队伍的力度,“一家出版社只有具有强有力的编辑队伍,才可能挖掘和培养新人,培育良好的文学生态。反之,出版社过多地把资源向市场热点倾斜而忽视培育发掘和积累,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其次,在培育新生力量的机制上,出版社对于编辑要有“容错机制”,并不单纯以销量考核编辑,避免扼杀编辑尤其是新编辑的积极性和创造力,降低其职业自豪感。良好的职业环境,使得新编辑和新作者一起成长,才是长远之计。

在童书展上,记者发现,无论是引进版还是本土原创,套装系列书强势出击,而且纷纷形成各自品牌,单本图书很难抢过其风头。

“选择给孩子的书,一定要从儿童视角出发。而不是站在大人立场上,总想要教育孩子。”袁晓峰支招,选书要能够触发童心,“得相信故事的力量”。

颜小鹂编辑生涯中的长销书“成绩单”

第一,无论是老牌专业少儿社,还是如蒲公英童书馆、爱心树童书、禹田文化等品牌成熟的民营出版策划机构,或是新的“搅局者”,品牌效应愈发明显,做出自己的品牌和特色,提高市场辨识度是发展方向。

接力出版社带来了美国儿童文学作家凯瑟琳·拉丝基的新作“危境马王”系列,该作者有“动物奇幻小说女王”之美称,是美国《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 畅销书排行榜重点推荐作家,获奖无数。

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副总编辑刘卫弘认为,任何一个图书细分市场都存在图书质量良莠不齐的情况,不只童书市场如此,“如何选书,关键看家长和孩子的需求,兴趣点在哪里,这个是因人而异的”。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出版社开始进入市场化改革,川少社也不例外。改革之风兴起,编辑工作转变为“编印发”一条龙模式,每个人的绩效薪资与所编图书的销量和回款利润挂钩。但那时出版社更加注重对内容本身的打磨,不会只考量经济效益。多年的锻炼和沉淀,特别是为了几分钱与工厂的印工讨价还价,也锻炼了颜小鹂对成本的敏感度,一切的细节使她积蓄了对出版全流程的把控能力,直到2007年颜小鹂离开川少社创立蒲公英童书馆,开始了“单打独斗”的创业之路。

在民营非专业少儿出版机构领域,2018年北京图书订货会期间,中南博集天卷凭借17年来在大众出版的渠道和资源优势,推出童书品牌“小博集”。据中南博集天卷少儿图书编辑中心总监李炜介绍,以“为孩子博集天下好书”为初衷的小博集,主要产品线聚焦于国际一线动漫IP、世界经典图画书、科普百科、传统文化、名家匠心读物等五大板块。

套装品牌书风头强劲

“这些年,中国儿童的阅读状况是越来越好的,家长们会有意识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袁晓峰表示,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近来每年大约有4万多种童书出版,家长面对这么浩瀚的出版物,几乎不知如何下手”。

《野兽国》

第五,延伸少儿出版产业链,利用优质IP,在儿童剧、展览、少儿培训等方面发力。比如安少社2017年度收购了ABC少儿英语以开拓少儿英语培训市场。

为期3天的上海国际童书展闭幕了,但对童书出版的热议不断。近十年,童书市场以年均10%的速度增长,儿童文学读物比重不断扩大,占据40%以上的图书份额。在很多人眼里,“做童书”等同于“赚大钱”,这也造成了童书出版的门槛降低,良莠不齐。那么,谁来为童书市场和儿童阅读把关?

摆渡船当代世界儿童文学金奖书系《冰雪森林》书封。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供图

从出版社的期刊编辑到儿童文学编辑,到编辑室主任,再到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编辑”这个头衔已经跟随了颜小鹂33年,也将跟随她一辈子,这是命运使然。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人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出版社工作,但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而选择编辑行业的并不多见,颜小鹂却是出于对这份职业的敬畏和尊重,义无反顾地走上了童书编辑的路,用她的话来说“那时候觉得做编辑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

整体而言,2017年的少儿出版界,原创出版、价值出版、品牌出版的口号愈发嘹亮;融合发展、“走出去”持续发力;儿童文学依然占据童书市场“半壁江山”,图画书原创势力不断崛起,少儿科普板块备受重视,主题出版和传统文化类图书成为新增量,桥梁书、玩具书、原创漫画方兴未艾。

儿童作家彭懿表示,图画书很薄,但并不浅薄,即便是一本小小的图画书,也需要一遍遍打磨。“创作一本图画书所花的时间,并不比一部长篇幻想小说少。”而面对原创绘本的现状,儿童文学评论家朱自强指出,要用创意为原创绘本“补钙”,“原创绘本热潮的时候,如何保持清醒的头脑,建立良好的艺术评价尺度,避免创作泡沫现象的出现,是应该认真讨论的重要课题。”在他看来,中国原创绘本犹如一个幼童,正处在快速成长的阶段,很容易缺钙,他认为,原创绘本目前最缺的“钙”就是创意。

图片 5

出于供中国插画家借鉴“如何用国际的语言讲好中国的故事”的初衷,颜小鹂今年将“插画界的奥斯卡”博洛尼亚插画展引进了中国

面对这些行业现状,少儿出版走过了“喜忧参半”的2017年。

上海文艺出版社带来的《图说中华文化故事——战国成语与秦文化》格外受到关注,全套10本。作者周功鑫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前院长,去年童书展上,她带来的《图说中华文化故事》 第一辑就很风靡。这套书籍不全靠精美绘图取胜,每图均有文物依据,并附以文物图像及介绍,就像是把博物馆搬到了孩子们的书架上,让孩子们快乐地学习历史。

图片 6

作为一个童书品牌,蒲公英不是靠一本畅销书支撑向前,而是依靠很多本书引起大家共鸣,依靠长期以来的口碑积累形成了自己的品牌共识。在此过程中,颜小鹂认为工匠精神是编辑必备的,“认真对待每本书,查阅核实每一个知识点,绝不能产生‘大概行’‘还可以’这样似是而非的态度,那些内容张冠李戴、漏洞百出、品质不过硬的畅销书迟早会被市场淘汰。”在她的掌舵下,蒲公英形成的做书标准就是在每一个字、每一个词的推敲中精益求精,避免硬伤。例如超级畅销书《神奇校车》就打破了“三审三校”的传统编校制度,是经过数十次的审查出炉的。

同时,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浙少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简称“二十一世纪社”)等品牌社依然保持了行业领先地位,而如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在坚持品牌立社的基础上,厚积薄发,年生产规模和销售码洋首次双双突破6亿元;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采用品牌战略发力绘本板块,全新推出“巨流河绘本馆”和“方素珍绘本书房”“佟心如画”童书品牌。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宋庆龄基金会联合主管的中国和平出版社以“小白鸽童书馆”正式回归少儿出版,将在2018年深耕低幼益智、桥梁书、图画书、儿童文学等板块。

由海燕出版社带来的儿童文学作家肖定丽的图画书新作《林中的好朋友》,是该社《金羽毛绘本书系》中的一本,此前该系列已经出版50多册,部分图书获得国家图书馆评选的“最美绘本”称号,早已形成品牌效应。

《总有一个吃包子的理由》书封。蒲公英童书馆供图

《地图(人文版)》

在弥补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不足这方面,少儿出版社在主题出版方面表现可圈可点。2017年,迎接、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是整个出版业年度工作的重中之重,而策划出版孩子们喜闻乐见的主题出版物也是少儿出版人的使命。

童书正在迎来大时代。作家、资深出版人海飞在本次书展上推出的新作干脆取名就叫《童书大时代》,书中,传递出他对我国童书出版的三个预判:中国童书出版正在从数量、规模增长型,向质量、效益提升型方向发展; 中国童书出版正迎来第二个“黄金十年”;中国童书出版正在迅速国际化。

北京7月16日电精美的装帧设计、色彩鲜明的插画、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类似精致的少儿读物正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图书市场上。随着亲子阅读兴盛等原因,国内童书市场一路向好。不过,记者通过连日来的采访发现,繁荣的背后仍有“隐忧”:据业内人士透露,虽童书市场仍有很大发展空间,但已经出现了较严重的“抢版权”问题;面对越来越多的儿童读物,家长们对如何选书,仍然十分“犯难”

图片 7

有少儿出版人表示,当前少儿出版的发展“处在一个遍地黄金的时代”:专业少儿出版社和民营少儿出版机构“各显神通”;非专业少儿出版社强势进军少儿出版领域;即便一个并不出色的文本,在粗放式的营销推广下也能取得不错的销售业绩。“竞争激烈是事实,但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刚闭幕的上海国际童书展受到家长和孩子的追捧 /晨报记者 朱影影

近来,电商平台上花样繁多的童书,童书博览会读者爆满,立体图书、VR技术引进……都在展示同一个现象:国内童书市场变得愈加火爆,但“偏爱引进国外畅销童书”的现象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

除了常年不变的齐耳短发和边框眼镜,敏锐的市场捕捉能力和强大的执行力是颜小鹂留给业界最鲜明的印象。但或许,与记者见面时,她眼前那方文字密布的屏幕和专注神色才是她的生活常态。文字、选题、做书之于颜小鹂的意义,绝不仅是“一生只做一件事”,而是“不疯魔不成活”。

图片 8

而由秦文君领衔、十余名海派作家共同创作的幻想儿童文学作品“小熊包子系列”也在童书展上强势亮相,该书上市1年来销量近40万册。

“引进的国外童书卖得很好,像《神奇校车》系列图书、《地图》《地下水下》、《斯凯瑞金色童书》都是如此。”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出版机构偏爱引进国外畅销书也属正常现象,“从市场角度来说,这类书更好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