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五年的儿童小说无论是在新题材的拓宽还是在老题材的挖掘上,深圳儿童文学有过辉煌的历史
发布时间:2020-04-25 13:50

它是包含了多方面艺术元素的佳作,用细致鲜活的文字记述了正在慢慢消失的传统民间技艺——锔瓷,是向传统文化致敬的一部作品,这种题材的作品在国内比较少见。特别是对手艺人的描写和歌颂,手艺人的职业道德操守和民间智慧的描写都是具有开山式的。《锔瓷》的问世,或许会唤醒民间文化精神,呼唤儿童文学由单纯的童年叙事走向文化叙事里去。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反映当代儿童生活的作品。有的抓住社会热点,如反映二孩问题的《永远第一喜欢你》;有的是反映社会问题在校园里的折射,如许诺晨的《淘气大王董咚咚之羚羊快跑》;有的气象宏大,写作挑战也大,如董宏猷的《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

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和深圳特区的成立,深圳儿童文学已走过了30多年的历史,形成了自身的特色和传统。据深圳市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介绍,30多年来,深圳儿童文学有过辉煌的历史,如郁秀的《花季雨季》获第四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随后也有过多年的沉寂。新世纪第一个10年过后,以2013年陈诗哥获得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为契机,深圳儿童文学重新进入大众的视野,重新踏上征程。

潇湘乃文风昌盛之地,一旦“发现”儿童、敏感到童年生命形态的独特意义及童年阅读的重要性,湖南的儿童文学势必会有不凡的表现。略数几件要事: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全球儿童文学典藏书系”已出版100多种,2013年10月第七届湖南省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成立;2015年7月湖南省作协主办湖南儿童文学作家培训班;2015年11月湖南省儿童文学学会成立,汤素兰任会长。2016年5月汤素兰被推举为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2016年8月汤素兰、吴双英、谢乐军应邀参加在台东举办的第十三届亚洲儿童文学会议及第十四届亚洲儿童文学筹备会议,第十四届亚洲儿童文学会议将于2018年在长沙举办。湖南儿童文学正以自己的节奏和方式在中国儿童文学乃至世界儿童文学的大花园里开出自己的花朵,散发自己的芬芳。

我国已经拥有一支优秀的高水准的老中青三代结合的作家队伍,拥有一批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近年来,一批卓有文学成就的纯文学作家,如张炜、肖复兴、赵丽宏等,也开始关注儿童文学,为小读者创作,写出了《寻找鱼王》《红脸儿》《童年河》等优秀作品,成了儿童文学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另外,一批青年作家如薛涛、汤汤、陈师哥等的茁壮成长,为中国儿童文学增添了朝气蓬勃的新生力量。同时,儿童文学的门类和品种丰富多彩,百花齐放。除传统的校园小说、成长小说外,动物小说、幻想文学、大自然文学等应有尽有。同时,带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儿童文学创作也脱颖而出,如北京味的胡同、大院儿童文学,楚文化特色的湖湘儿童文学,现代移民城市的深圳儿童文学等,都增添了儿童文学的多元色彩。

《锔瓷》是一部回归文学、回归阅读、弘扬主旋律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原创儿童文学作品。故事用极为优美的文字呈现了对传统文化,饮食文化、礼仪文化、工匠文化的记忆与传承。通过对古老的锔瓷手艺描写,让人重温那段温暖的童年,在浓厚的乡土情怀中,体味难忘的旧时光。同时从作品中更能寻找到生命的价值,生命的成长。

对儿童小说的题材进行分类时,常常将其分为现实题材和幻想题材。这是一种相对比较粗略的划分方法,不容易看到作品的具体内容。如果用稍微细致一点的划分方法来观照会发现,近五年的儿童小说无论是在新题材的拓宽还是在老题材的挖掘上,都比过去有很大拓展。

通常,文学作品中的国王,不外乎是猜忌、自大、专横、昏聩的形象。但在陈诗哥童话中,国王不再是一个具体的形象,而是一种意象,一种象征,陈诗哥的童话将“国王”这个意象赋予了崭新的意义,他代表着一个人对自我的把握和主宰,是一个自信、聪慧、细腻、仰视星空,俯察大地,将自我与自然,将个体与万物融合的主体。是自我意识的完全觉醒,是洒脱不羁、自由自在的生命体验,是对天人合一境界的追求,是书写个人生命精神史的一种角度,也是与这个纷繁复杂的现实世界的相处方式。而这个国王,在陈诗哥的童话里,是一个孩子,如《国王的奔跑》、《大海在哪里》、《国王的宝藏》等。陈诗哥有篇童话的题目叫“几乎什么都有国王”,几乎什么都有国王,是对万物灵性的遵从,可以说国王这个意象是解读陈诗哥创作的一个关键词,或者说是进入他文本世界的一个密码。

对童年的关注即对生命根本的关注。童年作为一种根性深深埋藏在我们的血液里,这是我们的生命之树枝繁叶茂的基础。无论是对少年心思的细致描摹还是对各类孩子的苦乐生活的展现,均体现了作家们深切的悲悯情怀和湖湘作家一以贯之的人道主义精神。

老中青三代作家共同努力

“至美华夏·传承文化成长”系列丛书包括《锔瓷》《老锦春》《架花》《云渡桃雕》四部儿童文学作品,以中国传统文化中濒危却有着极大传承意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为故事背景,由儿童文学作家伍剑领衔作家李燕、魏强共同创作,讲述中国故事,响应时代号召,书写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和文化传承人的工匠艺术精神,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三、特殊儿童小说。近年来,不少儿童文学作家将目光投向特殊儿童群体,开拓了儿童小说反映现实的视野,涌现出一批优秀作品,如反映被拐卖儿童生活的《楚楚的离歌》,反映校园霸凌的《勇敢吧,一可》,反映自闭症孩子的《我的影子在奔跑》,反映智障儿童的《可不可以不再见》,反映修道院孤儿的《野芒坡》。特殊儿童群体能产生“故事”,但此类作品的创作难在作家的书写角度和人文情怀。

《嗨,哈瑞》是非常清澈、透明,就像清晨草上露珠的作品。它是教育之书。关小敏写的小孩都是非常正面、纯正、善良。所以这就涉及到她所歌颂的品质都是我们希望传达给孩子的那些最有益的品质。书里蕴含着很多很深刻的做人的道理,而这些道理通过这些故事讲述出来就很有韵味。原来那么美丽的小女孩,其实也是被收养来的孩子,有心灵的创伤。包括机器人里,都会直接面对家庭所迫带来的安全感,他要自己去寻找这个安全感。

皮朝晖有很强的读者意识,他作品中对社会弊病和人性弱点的批判、夸张戏谑的手法、轻快的节奏及游戏精神均体现了他对张天翼传统的自觉继承。

全民阅读,儿童优先。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儿童文学的阅读推广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时期,迎来了阅读的春天。儿童阅读的春天,是由“三大推动”带来的。

《锔瓷》作者伍剑系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儿委会副主任、汉阳作家协会主席,楚才作文大赛评委,曾多次获得“全国十佳儿童文学作家”称号。在全国各类报刊上发表小说、童话等600万字。出版童书60余本,主要作品有“男生吹吹”系列及《外婆》《西大街》等。作品入选《当代儿童文学名家名作导读》《当代儿童文学名家童话精选》等30种选本,其中《泥土的朋友》入选小学科学教材,《睡眠的三叶草》入选江苏三年级语文选读教材。曾获得“星云奖”之最佳少儿科幻原创图书奖、“大白鲸杯”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桂冠童书”奖等。

题材是大部分作家在创作时首先要思考的问题。题材的新鲜和独特,是决定一部作品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纵观近年来儿童小说在题材上的开掘,可以用“扎根童年生活,讲好中国故事”来概括。这些故事集中呈现的是在大时代中中国儿童的多样生活,也表现了儿童文学的不同面向。

2012年,陈诗哥获首届(2010—2011年)《儿童文学》金近奖。

关注心灵,体现悲悯

二是社会推动。各社会团体、社会机构积极行动,组织了一系列针对性强、社会效果好、生动活泼的儿童阅读推广活动,如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少先队读书活动”、“书香校园”等,形成了强大的社会合力,营造了良好的社会舆论氛围和阅读环境。

图片 1

五、幻想小说。过去,幻想小说常常很难和童话等题材区分开来,而近年来,这两种题材的区别在作家的创作中变得越来越明晰。让幻想扑入生活,给生活赋予想象,这可能是幻想小说和童话的最主要区别。第十届参评作品的《古蜀》、《大熊的女儿》、《拯救天才》本身就是“大白鲸原创幻想儿童文学”丛书作品。彭懿的《灵狐少年》《蓝耳朵》所描写的也是作家擅长的领域。赵菱《父亲变成星星的日子》把失去父亲的痛写得“哀而不伤”。常新港的《我想长成一棵葱》,用幻想小说写出了当代儿童的压力,是一种新的尝试。中国儿童文学想象力欠缺“,飞不起来”一直是个问题,但从本届儿奖的获奖作品来看,近年来,这一题材领域实现了一定程度的突破。

深圳儿童文学迎来了“小春天”

立足本土,自觉探索

经过改革开放的洗礼和儿童文学界的努力,我国儿童文学的高原已经生机勃勃地隆起在世界东方。2016年,曹文轩荣获国际安徒生奖文学奖,一定程度上标志着我国儿童文学“高峰”的崛起。

在对传统文化的表现方面,作家还把童谣、古诗词、古文和民间的语言规则都融为一体;小说里还有武汉、汉阳的地方口语和民间俗语、俚语。因此,读《锔瓷》,好像是在接受一种语言训练,也好像是走进了一个丰富多彩的语言教室。对于读者而言,不仅是接受了传统文化的熏陶,更有助于提高自己的写作。

六、童年回忆题材。父辈的故事是历史小说经常书写的内容,近年来,也有很多作家把历史年代作为背景,重在书写个人童年经验。一些非儿童文学领域作家向儿童文学领域转型时,多从此类题材开始。例如,叶广芩的 《太阳宫》、肖复兴的 《红脸儿》、赵丽宏的 《童年河》、张炜的 《寻找鱼王》,还有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的 《吉祥时光》、黄蓓佳的 《童眸》。需要注意的是,讲述“父辈的故事”要注重趣味性,要进行个人经验的艺术转换。

金波(儿童文学作家)

来势喜人,后继有人

2016年,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荣获国际安徒生奖文学奖,中国的儿童文学因此有了新的定位,中国的儿童文学走出了国门,走出了“华文圈”,走出了亚洲,走向世界主流,在国际儿童文学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图片 2

一、历史小说。儿童历史小说过去集中出现了一批红色历史题材作品,例如张品成的红军题材作品,此次参评儿奖的《王坪往事》也是作者对这一领域的继续深度开掘。同时,历史儿童小说有了更远的拓进,作家开始把笔触伸向更久远的中国古代。例如,李秋沅的《天青》以一个汝窑天青瓷瓶的命运为线,从南宋一直写到清末,唱出了一阙中华正气歌。中国古代悠久的文明、纷繁复杂的历史事件为儿童文学创作提供了一座题材“富矿”,这一类的儿童小说还嫌太少。

评杜梅《噼里啪啦班的兔子》

事实上,“以儿童为读者”不仅意味着对儿童的关怀,更意味着一种叙事策略的选择,也即一种风格、一种题材的选择,一种理解世界、把握世界、认知世界的方式和视角的选择。“为儿童而写作”直接体现为对儿童的尊重与关怀,亦与浪漫主义者对自然、对民间、对感性的推崇及对工业文明的对抗有关,作为一种叙事策略,这种精神诉求成为一种潜在的支配力影响了每一个时代的儿童文学写作。他们的作品是从真实的生活中产生的,乡村和童年是他们永久的乡愁。下笔至山霭、流水,或各种乡村人事,尤其是孩童,或民间传说、民间信仰,或童谣、谚语,或农事、植物和节气等,他们的文字就变得格外生动,格外灵气,心便变得格外深沉,格外温软,他们的文学梦似乎终有可安顿的地方了!他们的作品也因此获得诗性品格。

随着中国童书的蓬勃发展和质量的稳步提升,随着中国童书与世界接轨,中国童书越来越被世界认识和肯定,中国童书在世界上的表现越来越好,有的已经引起国际同行关注,有的在国际上获奖,比如朱成梁的《团圆》入选《纽约时报》“最佳儿童图画书”,郁蓉的《云朵一样的八哥》、黑眯的《辫子》先后获得了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金苹果奖。走向世界的中国童书,正在发力。

图片 3

近五年的儿童小说无论是在新题材的拓宽还是在老题材的挖掘上,都比过去有很大拓展,可以用“扎根童年生活,讲好中国故事”来概括。这些故事集中呈现的是大时代中中国儿童的多样生活,也表现了儿童文学的不同面向。

2016年,“深圳儿童文学研讨会”、“深圳儿童文学作家见面会”在深圳书城举行,海飞、王林、冯臻等国内儿童文学大咖出席;“深圳儿童文学批评发展沙龙”在尚书吧举行,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先生出席。陈诗哥获华语儿童文学短篇故事奖、《儿童文学》擂台赛“金牌大决战”铜奖;郝周获深圳十大佳著奖;安小橙获香港青年文学奖。

周静良好的文学感悟力和儿童文学感悟力,保证了她的作品的品质。她的力量一点一点地从她的笔下延展开来,她所获得的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张天翼儿童文学奖、“大白鲸”杯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奖、湖南省青年文学奖等,都将成为她前行的推力,然而,她真正的动力只能源自她的内心,她的《三山国王的宝藏》取材于民间传说,语言干净利落,靠动作和细节展现人物性格和主题。故事充满民间智慧、中国智慧,也是周静的智慧。

中国童书曾经有过“小人书”即连环画的一统天下。随着时代的发展,“小人书”成了历史,成了收藏品。图画书是文学的图画表达,是文字和图画的共同呈现。由于以图画为主、用纸讲究、装帧精美、成本居高,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图画书曾经是读者在选择图书时可望不可及的“奢侈品”。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国国家实力和家庭购买力迅速提升,原创图画书成了儿童文学繁荣发展的新亮点。许多优秀儿童文学作家纷纷投入图画书文本创作,画家队伍更是力量丰厚,连外国画家也积极为中国作家插图。

《锔瓷》是儿童文学作家伍剑以第一人称,讲述了暑假赋闲在家的男孩群在外婆的支持下,拜锔瓷师傅李师傅学艺的故事。故事发生在一个以武汉汉阳为背景的小江城,但故事又不是简单地把武汉的生活给予呈现。这部作品既有童年生命的书写,又有成年人文化和传统文化的表现,还有更为深层的社会内涵的呈现,可以说,这是一部立体的小说,是带着作家深刻思考的文字。

每一次儿童文学评奖都是对儿童文学的一次集体检阅,最近刚刚揭晓的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就集中反映了近五年来儿童小说的发展。在此次参评的204部儿童小说中,儿童小说题材的丰富性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些儿童小说犹如童年万花筒,呈现出童年的多姿多彩。

刘克勤的《超级六班》是有爱的书写,作者是以温暖怀抱书中的每一个人物,所以书中每一个孩子都非常神气,阅读这本小说是很愉快的事情。杜梅的《青苔街往事》是关于青春的成长伤痕的文学。生命个体如何走出他的伤痕,如何走向他的未来,是这样的作品最大的价值和意义。但是这样的题材的写作,情感往往容易被放大,影响作品的整体性和流畅性。袁博以其专业生物学知识,试图建立一种动物社会学的写作方式,通过描述某种动物个性化的成长历程,呈现动物的种类属性、种群关系。他的小说知识丰富,情感饱满。建议袁博探索突破文本结构模式,把生活的艰难与青春的活力、阳光、希望结合起来,呈现一个比较完整的动物社会的伦理体系。

在儿童文学越来越受到重视的大环境下,以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湖南教育报刊社和《小溪流》杂志为核心阵地,湖南儿童文学队伍日益壮大,并且越来越显示出一种气象来。

经过40年改革开放的洗礼,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发展,大国崛起,强国追梦,发生了前所未有的翻天覆地的巨变。在这场举世无双的根本性变革中,作为中国文学一部分的儿童文学,有着出类拔萃的惊艳表现,我们可以欣喜地用童话语言来表达——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儿童文学披着“金披风”快速地升腾。

图片 4

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儿童文学作家创作了一批抗战历史题材小说。儿童文学史上不乏此类题材的经典作品,如《小英雄雨来》《长长的流水》,后来者的创作难度不小。从第十届儿奖的参评作品来看,抗战题材小说在表现手法上更加现代,更能抓住当代孩子的目光。史雷的《将军胡同》将战时的老北京生活与普通人的抗争结合起来,颇有些《四世同堂》的味道。郝周的《偷剧本的学徒》、王天宁的《第一滴眼泪》等都是从儿童的经历和儿童的眼光去观察战争,语言各具风格,故事也各有特色。

深圳是我国儿童文学创作的重镇,涌现出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群。这些作家起点高,有学养;有思考,不跟风,他们的作品既表达人性之爱,又关注社会问题,形成个性鲜明的艺术风格。他们在向读者的灵魂作耳语。

作家们对乡土的挚爱还体现为对乡村纯朴民俗民风民情的怀想,以及对从前童年的留恋。湖南儿童文学的诗性品格与乡村记忆密不可分。那再也回不去的不仅仅是童年,也是乡村。乡村记忆和童年记忆成为一代又一代作家最珍贵的资源。何宇红以写实笔墨还原童年记忆,并且与当今童年构成鲜明对比。那是生气淋漓的童年!那种实心的羞怯,实心的欢喜,以及那种没心没肺的要欢乐要戏耍的童年,一切都显得那样实诚,那么真切!这是一个被乡村黑土和清清流水滋养过的童年,一个长大后回首往事心就变得柔软起来的童年。这种童年时光对现今都市儿童而言,已然是一种传奇。陶永灿与笔下人物声息相通,他对乡村的观察是近距离的,并且充满感情,因此,他的作品能给人一种特别的感染力。刘柠柠的笔下的“母亲”固执到发痴的行为背后对家人的至为纯朴的爱……

国际安徒生奖既是儿童文学作家、插图画家的终极荣耀,又是世界优秀儿童文学、图画书的风向标。

图片 5

四、少数民族儿童题材。描写不同民族文化中的童年生活,同时还要在文化趋同的年代写出民族文化的独特性,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五年来,少数民族儿童题材小说有了很好的突破,例如,和晓梅的《东巴妹妹吉佩儿》写出了东巴文化的特色,余雷的《绝活》写滇剧戏剧文化的传承,宋庆莲的《风来跳只舞》描写土家族儿童的生活,赵剑云的《风居住的地方》侧重写大草原上裕固族女孩的成长经历。少数民族儿童题材近年来的“爆发式”的增长让人惊喜。

经过多年培育,如今深圳儿童文学呈现出良好的生态,融创作、批评、推广于一体,焕发出蓬勃的生机。

与童话、诗歌的轻逸、飞扬相比,湖南的儿童小说显得格外朴质、真诚,集中反映了作家们对普通人生活的同情及对童年生存状态的关注。

一是国家推动。党和国家领导人、党和政府主管部门高度重视对儿童阅读的推动。近年来,“五个一工程”奖都有儿童文学入选。从2004年开始,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每年“六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100种优秀图书,儿童文学占很大比例;惠民工程“农家书屋”特别重视儿童文学图书的比重。毫无疑问,国家推动成为儿童阅读推广强有力的“第一推动”。

10月15日,陕西省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表彰座谈会在陕西延安召开,对24部荣获陕西省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的作品进行了表彰。其中,未来出版社出版的“至美华夏·传承文化成长”系列中的《锔瓷》一书获陕西省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二、动物小说。近年来,动物小说作家呈现出良好的代际传承。老作家有沈石溪、牧铃、金曾豪,中年作家有许廷旺、黑鹤,还有年轻作家袁博。袁博是“90后”,在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读博士。他创作的作品较多,虽然有自我重复的问题,但他对生物知识的准确把握为他创作动物小说提供了保障。“动物性”与“人性”的协调问题、“科学性”与“文学性”的统一问题,是动物小说创作中的难点。近年来动物小说在孩子最喜爱的阅读类型中名列前茅,吸引了不少作家和出版社参与,但应该注意的是,越是热闹,越是要关注作品质量。

徐德霞(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

不久前出版的《2016湖南儿童文学年度作品选》,是湖南省儿童文学学会成立后的首部作品选集,一斑窥豹,可见出当前湖南儿童文学创作的大致风格和价值取向。整体来看,入选作品干净、内敛。作家们不跟风,不盲从,尊重生活本身,尊重传统,尊重个人记忆,尊重童年,尊重儿童文学的文学性,显示出湖南儿童文学作家们难能可贵的主体意识和对艺术的严肃态度。

开放,既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也打开了世界的大门。

从文体上说,这两本书与其说是童话,不如说是童话散文。我更愿意称之为生活札记体,就像读书笔记。可能每个孩子,都会在上下学的路上和爸爸妈妈有过类似的对话,但作者把它记录了下来,形成一个文学作品。它的特点就是,像散文一样不拘束于内容和篇幅,每篇看起来都是独立的。这种题材用其他的语言或是在其他的环境中都是很难产生的。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童年体验或是童话都非常好,非常有意思,非常新。

湖南作家共同的乡村情结和悲悯情怀使得他们格外关注到乡村儿童的生存境况。深深打动我的是刘青鹏的《小裙子的旧手机》,当作者写小裙子终于收到了爸爸短信并不顾一切冒雨冲到信号好的大路边等爸爸电话的场景时,我们看到了刘青鹏的才华和他的悲悯情怀。禾木的《宅男“女神”》中,少年心思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摇曳多姿。骆晓戈的《扁平的乐乐》则体现了作家对当前急功近利、拔苗助长的教育方式的某种反思。龙章辉的《骑着水马去远方》用富有表现力的文字书写少年心思,这是一个发生在少年心里的惊心动魄的故事。龙章辉写得如此真切,让我们不知不觉中走进了那少年的心,并走进了我们自己的内心。

图画书风生水起

我很喜欢这两本新到发亮的童话绘本。它取材于妈妈和孩子在生活中的互相问答,比如里面有很多问题,为何有地震,为何月亮每天都看起来不一样,基本上这是每个孩子都会提的问题,在我看来,这套书表现了真实、天真的孩童的自由和乐趣;另一方面,这位妈妈不一般,她的想象力和语言有自己的风格,她讲个故事给孩子听,是带着自己人生感慨和体察的。这两个方面结合在一起非常好。

湖南儿童文学作家十之八九都在乡村长大,乡村成为他们共同的背景和记忆,他们的创作也因此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和鲜明的地域特色。而相比成人文学中的乡村书写,儿童文学作家笔下的乡村和童年更具牧歌情调和抒情意味,体现了湖南儿童文学作家独特的审美观。

三是民间推动。民间机构、民间个体、社区、家庭对儿童阅读的推动,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如有的民间机构制定了儿童文学阅读书目,有的专家、学者、教授、作家、评论家组成的儿童阅读推广人、“点灯人”、“悠贝亲子图书馆”、“妈妈导读师”等,长年累月地活跃在学校、社区、家庭,与老师、家长、学生、儿童面对面地进行儿童文学阅读推广,播撒阅读的种子,点亮儿童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