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因为这个书我感觉读起来是非常轻松的
发布时间:2020-05-01 00:57

图片 1

比如曹老师的写作是儿童文学新的定义,以前的儿童文学可以那样写,但是曹老师的儿童文学、幻想文学出来之后,整个对儿童文学、幻想文学的理解就换了一个维度,就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重新去看待一个概念、关联。

中新社香港7月25日电 当代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现身香港书展谈中国儿童文学。他认为,目前最突出的问题是阅读深度欠缺、阅读质量参差不齐,建议儿童在家长的引导下读有文脉、有高贵血统、打精神底子的书。

图片 2

图片 3

“当我把经典的著作读完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历史观千疮百孔。”8月2日,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做客2019黄山书会,在活动现场,他向在场读者传达了自己对读书的态度,并向读者们介绍了几种不同的读书的方法。

幻想文学;儿童文学;幻想;文学;老师

阅读广度有了,深度还欠缺

孩子不爱读书咋办?听听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有啥妙招

原标题:山东教育卫视首届名家与小读者见面会圆满结束,一起去感受下现场吧!

在曹文轩心中,没有一件事情与读书无关。“很多人不知道,十五世纪之前,中国人对世界文明的贡献绝不止步于四大发明。”曹文轩说,“竖帆是我们中国人发明的,它的发明让船可以逆风行驶;而丝绸技术的发明,在人类服装史上有着纪念碑式的意义。”曹文轩认为,一个人如果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就必须大量阅读。“也许以后我阅读的书又会调整我现在的看法。但不管怎么说,书读得越多就越能使我认识更多历史的本相。”

图片 4

曹文轩指,内地儿童阅读情况日趋变好,“书香校园”的理念被广泛接受。语文教材、教学评估与课外阅读直接挂钩是推动阅读量提升的重要动力。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张丛博 实习生王梅竹 文/图

12月13日下午,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薛涛做客山东教育卫视首届名家与小读者见面会,现场 与小读者交流分享阅读、写作经验。

讲座中,曹文轩引出了“素读”的读书方式。“读书的方法有这么几种,我要讲的第一种叫‘素读’。”曹文轩解释道,“‘素读’就是不带着任何功利性,也不带有任何目的的纯粹阅读。”他认为,阅读时不要一开始就给自己设定要求,否则会错过很多风景。

金波:在祝贺了曹文轩获得安徒生奖以后,我第一次参加他的新作的研讨会。这是我期待了很长时间的一次会,因为什么呢?在七、八年前“大王书”出版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在阅读当中曾经提过一个意见,我说这个书太厚重,拿起来就感觉到有点压力,字也比较小,书又厚。我说建议能不能出成几小本,孩子们可以很快地读完一本,然后很有成就感。如果拿一本书好几天都读不完,我觉得就增加了孩子们的压力。

“阅读广度有了,深度还欠缺。”曹文轩透露,经常会有一线老师向他反映现在的儿童看不懂鲁迅的作品。对此,他表示,社会应该检讨儿童阅读语境的问题,而不是检讨鲁迅的作品是否适合儿童阅读。

核心提示 作为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国际安徒生奖的获得者,近日,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现身郑州大河书局纬五路二小校园阅读中心,兴奋不已的小读者们纷纷求签名合影,为满足小读者心愿,面对数百本签名,他有求必应。

本次活动还得到了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明舟主席的关注与 支持,张明舟主席也为大家送上祝福与寄语。

当曹文轩第一次读读唐诗宋词的时候,很多诗句读不懂。“我记得有一句叫‘白日依山尽’,可是你要知道我生活在苏北大平原,直到18岁的时候才看到山,我怎么能够体会‘白日依山尽’这个意境呢?但是没关系,等我见到大山的时候想起了这句话,我就理解了。”曹文轩用自己的例子,阐释出素读赋予了他在潜移默化中理解事物的本领。

这次我看到这本,感觉读的不仅是非常流畅,而且我期待着下面的四本快点出版,因为这个书我感觉读起来是非常轻松的。特别是章节由大化小,段与段之间做了一些调整,所以我觉得读起来以后就更有一种流畅的感觉。当然对于我理解这个书,也有了很大的帮助。

曹文轩回忆,初中时他就对鲁迅的作品达到了痴迷状态。一次,老师布置了一个作文题,他一口气写了三个A4大的作文本。他说,当时只感觉到鲁迅的精神、境界乃至鲁迅说话的语调和口吻顺着笔流淌到纸上。

曹文轩的作品以生活为素材,对苦难、真情、美好人性的细腻描写和咏叹,滋养了几代小读者。其代表作《草房子》自1997年面世之后,畅销不衰。曹文轩接受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专访时,欣然为大河报文化周刊《河之洲》写下寄语:“一本好书就是一轮太阳。”

节目展示

此外,曹文轩还提出了”快读“的概念。他认为读书的质量与数量密切相关。“读书必须有一定的受力,在读书里还有一种方法——快读。比快读更连续的一种更快的读书方法就是跳读,就是说一目十行。这样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取更多的信息。”

我觉得曹文轩的这部“大王书”是在他整个创作生涯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著作,这部著作的重要性现在刚刚开始去思考,究竟会在他的整个创作当中是放在什么样的位置,现在我觉得还在阅读当中,还难以一下子就能得到特别恰当的评价。但是总而言之,我认为在整个的曹文轩创作当中,这是一部非常重要的著作,不仅他自己非常重视这部书,我相信更多的读者,小读者和大读者都会重视他这部书。

他后来把这种流淌的感觉总结为文脉。曹文轩强调,没有文脉,何有流淌,没有流淌,何来作文。他说,鲁迅的作品影响了他的一生。

要让孩子感受到读书的快乐

在见面会现场,济南新世界小学的同学们和山东教育卫视主持人郑毅一起为观众带来了《猜猜我有多爱你》、《下雪》和《青铜葵花》等精彩节目,虽然同学们今天的表现略显稚嫩,但可以从他们的眼中看出他们对于这些作品的喜爱。

优秀童书应该是崇尚“大善”的。曹文轩认为,当下儿童图书的市场情况比较复杂,但是基本上还算是健康的。“儿童文学的世界还是应该单纯一点。”

我觉得“大王书”是这么多年来,可以说是构思有年、用力最多的一部书,这部书情节的跌荡、场面的宏大、气势的庞大,是展开这个书刚刚开始读进去就会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我觉得是有一种史诗的品质。

“苦难阅读”给儿童展示世界本真状态

2016年8月,曹文轩获颁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文学奖,成为首次获得文学奖这一殊荣的中国作家。

现场互动

“安徽是个很有文化底蕴的地方,有很多值得挖掘的素材。”曹文轩向记者说道,“我很喜欢‘书会’这个名称。中国传统上都是以文会友,希望黄山书会能够继续做大做强,更好地继承和发扬文人会客厅的作用。”

这部书是作者多年创作的一个变调、创新、突破,证实了像曹文轩这样的作家创作力是有无限的可能性。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在十年前我们无法想象他会写出这部大书。即使他提出来中国的幻想文学有幻想、没有文学,这个提法是正确的,也确实是我们当时的现状。但是即使他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们也并没有一定期待他真的能写一部真正的幻想文学,因为他以前的著作在我们的印象里面最深的还是《草房子》一类的隽永的格调小品。现在在“大王书”面前,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重大的自我超越。

相比起纯粹带来欢乐的儿童文学作品,曹文轩的作品既温馨也伤感。他认为,“儿童文学应该给孩子带来快乐”这句话有悖于文学史和事实,比如安徒生童话大部分都是悲剧,却非常值得阅读。

“我之所以成为一个作家,肯定和阅读有关,读书培养了我的眼光。”在前不久世界读书日所掀起的阅读话题热沉寂之后,再谈到阅读,曹文轩依然有说不完的话。在他看来,这个世界千千万万个问题的提出和解决,都需要阅读。“如果你想成为一个精神富有的人,必须看书,读一本书就相当于从作者那里得到了财富,坐拥书山就相当于坐拥金山银山。一个国家和民族需要把阅读看作是第一要务。”

每读到一部好的作品,我们都期待着能和作者真正面对面的促膝交谈,而今天,这份愿望终于可以成真了,三位名家在现场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如何践行”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这九个字,并且给出了如何更好的理解文章内容的方法和建议,精彩的内容深深吸引着现场的同学们,时而鸦雀无声沉静思考,时而欢声笑语掌声热烈。

作家的自我超越永远是伴随着勤奋和思考,这一定在曹文轩的作品当中表现得极为突出。就拿近七八年来说,曹文轩可以说是涉猎了儿童文学的各个门类,短篇、长篇不用说了,图画书、儿童文学是他没有怎么涉猎了,但是这几年不仅仅创作了,而且得到了一致的好评,所以他是勤奋的。

作为一个作家,我只是把生命本真的状态带到了作品中。曹文轩告诉读者,我们应该冷静、优雅地面对苦难,苦难让生活变得更有质量,这样才能衬托出幸福。谈到当今社会许多儿童自杀的问题,他认为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大人没有把世界本真的状态展示给孩子,而“苦难”的阅读恰恰具有这个功能。

阅读的话题老生常谈,同样让不少家长头疼的是,如何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曹文轩说:“所有父母要意识到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天起,就要让他感受到读书的快乐,哪怕还不识字时,也要让他认识到这个世界里还有书,让书成为家庭生活的必需品。”在具体操作层面,曹文轩建议让孩子先由声音世界过渡到文字世界,他就曾被一位小朋友朗读他的短篇小说感动得泪流满面,甚至比写作时更为深刻。为此,后来在参与小学和初中语文教材编写时,他特意将重视朗读作为培养语文兴趣的方法,“不要忽视声音的力量”。

在互动环节中,进行了飞花令的游戏,现场气氛达到了高潮。参与者也获得了三位老师签名书作为奖励。

但是思考更重要,思考是一种强大的内在驱动力,可以激励着作家不断地思索人类社会的变迁和对于人性深度的理解,以及作为一个人的成长的故事。作者千千万万个成长故事当中找到了社会进步的轨迹和动力,具体到“大王书”,主人公茫的成长历史就是善战胜了恶的历史,茫成长为了王,这寄托了作者对于理想君王的审美追求。我觉得他这句话非常重要,可以引起我们对于这部“大王书”最深入的思考。

儿童阅读应为精神打底子

想象力的动力来自于知识

习近平总书记说“要提倡多读书,建设书香社会”。我们读书越多,书籍就让我们和世界越接近,未来也就变得越光明和充满意义。相信孩子们回去细细的品读回忆一下三位老师今天所说的话,一定会有更深的启发。书香可以浸润心灵,阅读引领我们成长,希望通过这次活动能够让更多的人更加热爱阅读,感受到书籍的魅力,在书籍的海洋里寻找真实的自我。

曹文轩创作“大王书”写的是一部有难度的书,他为这部书可以说是做了最充分的准备,他读了很多书,可以开列出一个长长的二三十部的书的名单。他认真体会鲜明式的幻想和体验,力图寻找到原初幻想。这种原初幻想我想到了古老的神话传说,古老的神话传说是文学的源头。神话中的形象,大部分是象征的形象,神话故事的世界就是一个象征的世界,我想我们在回忆小的时候听到的神话故事,那无不是一个象征的世界。“大王书”所创作的表现就是一个象征的世界,故事的主要情节展现的是茫依次攻取了金、银、铜、铁四座山峰的历程,解救的是失去光明的人、失去听力的人、失去语言的人、失去灵魂的人。还有“大王书”的诞生和在关键时刻“大王书”所发挥的作用,这个故事本身就是一个象征,它让我们在阅读具体故事当中不断提炼着阅读的故事,由具体到抽象,由形象到抽象的情思,一步一步地接入到了作者象征的含义。

曹文轩建议,儿童应该阅读一些大善、大美、大智慧的用来给精神打底子的书。另外,他认为一个民族要成为高贵的民族,那就需要读一些高贵血统的书,比如托尔斯泰、曹雪芹、鲁迅的作品。

儿童文学无疑最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谈及写作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如何培养,曹文轩表示,没有知识谈想象力是无用的话题,想象力根本的动力来自于知识。“我对灵感的定义是知识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的突然爆发,读书可以潜移默化培养你的想象力。每个人都可以想象,但读书可以让想象力更有质量。”

本文编辑:秋山

“大王书”象征的寓意,源于作者对于历史和现实的深度思考和鲜明地认识。我记得曹文轩在很多场合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他说我们强调了太多的想象力,而忘记了有一种比想象力更重要的东西叫记忆力。我反复地思考他这句话,我觉得当然一个作家特别是一个儿童文学作家不能忘记童年,童年的生活是永远铭记在心的。但是在我看来,作家的记忆力并非简单的没有忘记,我把这种记忆力更多地理解为记忆力的再生。这种记忆力就像一粒种子一样在作家心灵的孕育之下可以发芽、开花、结出新的果实,这是作家独有创作的记忆力。

曹文轩对儿童写作的唯一建议就是多阅读。他强调:“写是读的结果,要想写得好,唯一的方法就是把书读好。”阅读效果在写作上往往带有滞后性,急于求成的心态是不可取的。对于单词量小、想象力平庸、意象简陋、语言熏陶和语言感染力根本不存在的书籍,即没有文脉的书,是不适合给小孩子阅读的。

那作家写下一部作品的灵感从何而来?曹文轩以自己的写作经历来举例。他曾经读过一本书叫《契科夫手记》,契科夫写作时有一个习惯是,听到一个故事,会写一两句话的梗概,在他去世之后,有人将这些素材集合成了这本书。曹文轩记得多年前读到书中随意讲的一句话,没头没尾,“一只小猎狗走在大街上,它为它的罗圈儿腿而感到害羞”。“是小猎狗,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有的人读到也就过去了,但我觉得可以写成一篇小说。”契科夫关于小猎狗的那句话,曹文轩后来把它写成了一本图画书。

当作家的记忆力得到再生时,就会创作出另一个记忆的文学世界,文学是源于记忆力的,但是又大于记忆。曹文轩关于母石头和公石头,由于记忆力的再生才有了“大王书”小说的格局。当然这中间又经历了“大王书”,“大王书”是一个形象,而不仅仅是一本书,它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形象。

他指,儿童的认知能力、审美能力和判断能力有限,图书选择权不应该完全下放给孩子,家长应当亲自引导。“这是一个出版门槛极低的时代,儿童文学作品鱼龙混杂,低质量的作品不仅不能提高儿童的阅读能力,还会破坏儿童的天然语感。”曹文轩强调。

近年来,伴随着电子阅读的普及,有人担忧纸质阅读状况。但曹文轩觉得,情况并不像我们了解的那样可怕,“纸质阅读早已形成了一种文化,是电子阅读在短时间内无法摧毁的,拿一本书和抱一个电脑的感受不一样。如今城市里的书店开始越来越多,不像预想的那样。”

关于“大王书”隐喻的联想和历史上的灾难,比如说焚书坑儒的灾难使记忆力的再生成为了创作“大王书”象征的寓意。“大王书”在作者看来是最重要的、最主要的主人公,因为有血、有肉、有生命,也有孤独和痛苦、兴奋和喜悦,代表的是文明,代表的是光荣,代表的是天意。作者对于“大王书”这个主导意向的创作赋予了丰富的内涵,这是自然发展规律和社会发展规律的集大成,是作者思考的复合物,它象征寓意成功的体现。所以我觉得曹文轩的这部书,如果我们读进去也像作者一样那样地去深入思考,我相信会思考出很多的象征寓意来。而且不同的年龄、不同经历的人读这本书又会发现很多象征的寓意。

面对苦难时要有优雅的姿态

中国的文学创作进入到八十年代文学象征创作开始复苏,并且大力地发展。从小说到朦胧派的诗歌,拓展了作家的创作思维和技巧。与此同时我们也不无遗憾地可以这样讲,中国儿童文学的创作的思维和技巧还不够丰富,也不够拓展。这一次我觉得我们在“大王书”的创作当中看到了一种新的气象,就是“大王书”所表达的那种象征的寓意。

有人评价曹文轩的作品“意境幽美,思想深邃,气质华丽”,但他的儿童文学作品中也不乏描写苦难的内容。

另外从儿童阅读的角度来讲,这几年在儿童阅读当中出现了许多可喜的现象,最重要的是纯正的文学品位和高雅的审美趣味的提高及养成。我们也常说,特别是最近一、二年提倡有难度的写作,要慢下来写作。同时也要鼓励有难度的阅读,让小读者不但能够读到好玩的故事,还能够思考发现故事背后的思想。“大王书”的象征寓意,可以拓展创作思维,可以丰富创作技巧,也可以提升小读者的阅读境界。我觉得“大王书”的象征寓意就是这本书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价值,因为它是无限的,每个不同的读者都可以收获自己的一些思维、思想、客观大于主观,也许我们读者读进去之后会发现比曹文轩自己想到的象征寓意更丰富的东西,我觉得这也是曹文轩的“大王书”所赋予我们的阅读的快感。

“一个作家要尊重他的个人感受,我就是在苦难的年代那个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我怎么会忘掉?”曹文轩回忆说,在他长身体时没有粮食吃,现在的文学作品喜欢用诗意的笔调写春天的到来,但在他的心里,春天却是青黄不接的代名词,粮食缺乏,他曾饿得吃过草。

谢谢!

他说:“我想告诉读者,人生本来是存在悲剧的,人从出生开始,就要走向死亡。不过,我是有悲剧意识,但不是悲观主义者,我是认识到悲剧性的状态,所以我要以更高兴和积极的态度,就像尼采的生命哲学,在有限的生命长度里获得更深的生命厚度。我的人生态度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人的苦难是伴随一生的,但面对苦难时要有优雅的姿态。”

白冰:谢谢金波先生。金波先生认为“大王书”是曹文轩先生最重要的作品,也是具有史诗性的作品。当然还谈到了作家想象的记忆力,这一点谈到的非常好。实际上记忆力当中是不是还有童年的记忆、家族的记忆、民族的记忆。我们应该抓住刚才金波所说的想象、意想,沉静到艺术世界当中会发现“大王书”当中的博大、丰富。非常感谢金波先生。

作为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的获得者,人们不禁对曹文轩的写作密码感到好奇。他首推的是自己有15年的哲学阅读史,从柏拉图、苏格拉底一直看到科学哲学,“当这些哲学文献沉入我的灵魂里血液里,文学创作的时候,自然就流淌出来了”。

下面请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原副主任樊发稼先生发言,

追求文学美感是曹文轩的创作宗旨。他曾透露,使用童年的视角看待事物,能够使自己的美学观得到实现,因此坚持儿童文学创作。除了文学、历史,唐诗宋词元曲对他的影响贯穿写作,“我读这些书时,也不打算记住,主要是感受它们的意境,以及语言的节奏感,无形之中给你一种从事写作必要的语感。如果说我的文字美,那可能我的某一段就来自于唐诗,互相之间是潜移默化的”。

樊发稼:感谢接力出版社!我今天有很多的话要讲,我提到了十分钟怎么够呢?他说,你就讲你最想说的话。我最想说的话金波都说了,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刚才金波讲得很好。

我先转达一个祝愿,就是中国作家协会的一位好朋友苏先生,也是我的老领导,他此时此刻在苏州不能来参加这个会,他祝愿这个会圆满成功。

另外,这是“大王书”获奖之后我们第一次见面,在这个庄严的场合应该要祝贺一下。刚才白冰已经代表了。我曾经写过信,4月10传来喜信之后我马上写了文章,欢呼呢,高兴呢。他9号回来的,我预计他在飞机上,我发了短信说我真是太高兴了,就像我自己得奖一样。而且你得奖,不是你个人得奖,你是中国得奖,是中国文学得奖,中国儿童文学得奖,对于这一点我真是很高兴。

我当时提出来应该是党和政府应该要重奖曹文轩,反正我是很感谢你,你是为中国争了一口气。众所周知,尤其是我们这个行当里面有一些人老是说我们儿童文学不行、本土的儿童文学不行,这一点我是跟曹文轩不行。怎么不行呢?低谷,就是说最低谷。什么是最低谷?总而言之是极尽贬低的,我就不展开讲了。

到现在为止,对于文学这样的大喜事三缄其口,这是什么意思?最近在湖北写了一篇文章宣传了一下,我取了一个题目是《世界儿童文学的璀璨明珠》,中国的儿童文学为什么不能得奖?我们的儿童文学地位提高了。我是非常感谢的!

“大王书”,我记得是2012年出版的。我当时感觉是看起来很吃力。

白冰:这个怪我,当时太厚了,因为哈利波特的书是特别厚,我想着要从开本上压过哈利波特,结果是我错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