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童书出版提供充足的发展后劲新葡萄京app下载,面对新时代少儿出版的机遇与挑战
发布时间:2020-05-04 13:58

作为一名原创儿童文学图书编辑,面对新时代少儿出版的机遇与挑战,我有几点思考与坚持。

“新书多,新作少。如果只看书号,我国童书品种确实很多,可是其中不少书是同一本书的不同版本,如果再去掉选题重复的书,那么新作其实并不算多。”白冰说。

同样,追求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也并不矛盾。随着社会不断进步,人们的文化水平和知识结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少儿图书质量,专业阅读推广人不断涌现,家长老师在对孩子的阅读选择上也越来越系统化、精细化。当然,在书业竞争日益残酷的当下,“好酒也怕巷子深”,传统出版社面临宣发形式过于传统与保守等诸多挑战,必须采取多种形式运营图书。比如在阅读服务上多做一些线上线下的分享会、书友会,比如图书有声化、电子书、听书等,还可以在动漫、影视等方面进行一些版权探索,赋予优秀的中国原创图书更多的载体。

据分析,在严格管理书号等措施的调控下,去年和今年的童书新品种有可能继续下降。利用有限的书号资源深耕细作,原创作品的成长空间将更大。

出版是文化产业的一方重镇,随着全民阅读的不断推进,我国的图书出版规模日益增大,其中少儿出版是发展最快,同时也是各个出版社竞争最为激烈的板块。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的少儿出版以每年15%的速度快速发展,近两年来,我国每年出版的少儿新书5万种左右。少儿出版从1999年占整个图书零售市场的8.72%,上升到2017年的26.25%,越来越多的出版社涉足少儿出版,随着整体二胎政策的放开以及中国对教育的重视,少儿出版前景可期。

“创新是活力的源头,我们必须把原创力和原创资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李学谦说:“我们也呼吁国家加大对原创少儿出版的支持力度。”

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曾说:“儿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读者,但需要引导。他们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未来的阅读水准。”如何编辑出版优质的少儿图书,给孩子们的童年阅读打下精彩而坚实的底色,是每一个少儿出版从业者的责任与使命。

“这个现象一方面反映了原创力不足,新人新作不多;另一方面也说明出版社打造的精品童书质量过硬、经久不衰。”接力出版社总编辑、儿童文学作家白冰说。

同时,童书编辑还要根据作品特点把握出版节奏,秉承不急功近利的原则,踏实做好每一本书。比如我编辑“我的爱”系列,根据作品现实成长、家庭温情等特点,为其打造亲情小说系列,并从出版最初就规划了每年一本,四五月份出版的出版节奏,这样一方面给予作家充分的创作时间,另一方面也占据了较好的宣发时间段,母亲节、父亲节、儿童节以及暑假,都很适合此类题材图书的宣传销售,此外每年新书的出版还可以带动整个系列的图书再度宣发。果然,经过几年来的打造,该系列图书的销售越来越好,该作者也因为这套书成为炙手可热的金牌亲情作家,受到其他很多出版社的追捧。

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儿童群体,他们对图书和阅读的旺盛需求推动我国成为童书出版大国。据统计,2017年我国出版新版少儿图书2.3万种,共有8.2亿册,无论是品种还是印数,都稳居世界第一。但出版界在迎来童书黄金时代的同时,也面临着创新不足的困扰。

当下的少儿出版看似繁荣,但繁荣背后却是大量的同质化、同类化出版现象,很多出版机构追名家、追热点、出快书,以追求最快最大的经济效益。“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写作和出版是不能急功近利的,需要一个渐进、渐悟、渐成的过程,原创少儿图书的出版更是如此,优秀原创图书的创作与出版是需要时间用心打磨的。

加大创新力度 培养创作人才 严格品质要求

作家资源是童书出版的源泉,文学创作是充满个性化的脑力创作,不同的作家都有自己特有的写作特点,如何根据作家的创作风格开发最适合的选题,是对图书编辑的更高要求。

成因

坚持创新 拒绝跟风出版

“培养和发现人才是当务之急。”李学谦说,只有新人不断涌现,我国童书出版才能具备充足的发展后劲。

幻想与现实是儿童文学图书的两大门类,幻想文学更符合少年儿童的阅读趣味,想象力丰富,表现手法多样;现实题材作品因为贴近少年儿童学习生活,也有相当大的市场空间和阅读需求,甚至更能引起少年儿童读者的共鸣。这二者风格迥异,但都有适合自己的出版空间。同一部书稿,交由不同的编辑做,其品相乃至市场影响力都会不同。因此,编辑出版是再创造的过程,好的图书编辑能够不断地寻找作家的创作特点,给予图书准确的文本定位和市场定位。

严管书号,绩效考核向原创倾斜

人们常说,编辑是“杂家”,需要具备足够丰富的知识储备;也有人说,编辑是“专家”,一本书的出版有一套专业系统的生产流程,需要掌握特定采编技能的人才能胜任;还有人说,编辑是“狩猎者”,具备一双慧眼,能够在一堆文稿中挑选出品质上乘、有市场的好书。一名优秀的童书编辑,必须具备深厚的学养和扎实的基本功。

过去10年我国童书发展迅猛,年增速保持在20%至30%以上,童书销售码洋占到了图书零售市场的1/4,是市场表现最好、发展潜力最大的板块。但近年来童书市场的增速在放缓,据统计,少儿图书零售市场2018年增幅为13.74%,2017年为21.18%,2016年为28.84%。

其次,要具备较高的文学功底与写作水平,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结构。编辑不是作者,不能代替作家写作,但优秀的童书编辑必须要具备一定水平的写作能力,写作能力是一个人思想水平、思维能力和语言文字功底的综合体现。如果编辑不会写作,就很难判断书稿的质量,很难针对性地提出修改意见,很难让出版物在形象思维和语言的生动性上有所提高。因此,童书编辑要更加广泛地阅读,汲取知识,同时通过撰写审稿单、书评、宣传文稿等案头工作,提高写作能力。

李昕认为,政府对于原创绘本的扶持应该更加开放,对民营出版机构和国有出版社要一视同仁,“大家都在为中国的原创而努力,在评奖、政策扶持、资金扶持上应该坚持相同标准。”她说。

这样的市场环境,对于少儿出版而言,充满着机遇与挑战。

在各方努力下,童书出版过多过滥的问题有所缓解。据统计,2017年新版童书品种比2016年减少了2588种,降低10.2%;重印少儿图书增加了1390种,达到2万种,增长7.6%,结构调整初显成效。2017年,《没头脑和不高兴》《狼王梦》《草房子》《米小圈上学记》等18种少儿图书当年累计印数均达到或超过100万册,较2016年增加13种。

作为原创图书编辑,我们一直坚持原创,不做类型化、同质化图书,不做“二手书”“口水书”,因此这些年,我们所做的图书绝大多数都是原创品、独家品,在市场上几乎没有同类竞品,保持了一贯优秀的口碑。

“跟风出版、重复出版也是原创力不足的具体体现。”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李学谦说,跟风、模仿一直是我国少儿出版的一个顽疾,导致市场上同质化图书不少。

牢记初心与使命 严把图书质量关

近年来,幼儿情绪管理图书很受欢迎,但市场上此类选题图书多达上千种,既有引进版也有原创版,既有绘本也有故事书,不但给家长造成选择困难,也导致彼此之间竞争激烈。此外,童书中的公版书版本也极其繁多。据开卷公司统计,目前在售的《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各有2000多种,诸如注音版、绘本版、双语版等,名目繁多,令人眼花缭乱。

坚持创新,还包括选题上的创新,因为利益驱使,出版界出现了一种怪现象:同类选题扎堆出,什么火做什么,哪位作家人气高做哪位作家。创新,是文学创作的生命,也是出版发展的动力。不论是已经功成名就的文学大家,还是初涉文坛的后起之秀,都应时刻牢记“创新”二字,常做常新,才不会被读者和市场所抛弃。

在童书出版大热的情况下,一些出版单位放松了质量管理。之前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开展出版物“质量管理2018”专项工作,查出65种出版物编校质量不合格,其中少儿类和教材教辅类有20种。

首先,要有一颗充满爱的赤诚之心,对出版工作有敬畏之心。少儿出版是关系到下一代素质的意义深远的工作,作为编辑要有使命感与责任感,以出版适合少儿阅读,并对其学习成长有良好促进作用的图书,严把图书质量关,不被经济利益驱使,而是将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编辑图书,从文本意义与质量出发,从适合少年儿童阅读的角度出发,坚持纯文学的理念,寻求文学性与可读性的结合,从出版源头把控质量。

原创成本高、周期长,缺乏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