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以来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经历了三次高潮,面向全球华语作家征集原创儿童文学作品
发布时间:2020-01-07 15:57

“据我了解,国外的儿童书籍并不像我们写得那么长。我们现在的年轻作者已经不怎么写短篇了,小读者也都是从长篇看起,这个局面值得引起怀疑。” 在首届“小十月”儿童文学高峰论坛上,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作家曹文轩对当下的儿童文学创作提出自己的观察与思考。他谈到,自己也在尝试进行“小长篇”的创作,这些作品和之前的作品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但无论新在何处,都依然属于那个固定的“文学家族”。曹文轩笑称自己对文学的理解和界定是“非主流”的,几十年来始终按照自己的理论来解读。

白冰在提及幼儿文学发展时也谈到了理论建设薄弱的问题。与对儿童文学概念的认知相比,大众对幼儿文学的了解非常浅显和粗放。“创作者即便有所认识,写出来也容易眼高手低,不是将人物的年龄放小、篇幅放短就是幼儿文学了。幼儿文学的理论架构亦与题材、表达方式、浅语艺术、幼儿心理等方面密切相关。”

图片 1曹文轩做题为《文学的边界》主题演讲 寄于文 摄

《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认为,五年来儿童文学创作队伍不断壮大,同时保持了强大的创造力,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除了不断精进的几代儿童文学作家,她特别注意到了儿童文学创作领域的一支“秘密队伍”,有多位非儿童文学界甚至非文学界、具有童心和纯粹写作姿态的作者,创作了一些非传统意义上的儿童文学文本,拓展了儿童文学的表现内容和写作边界,他们的写作值得关注和发掘。

与现实主义相伴的,是儿童文学的幻想主义。秦文君认为,新中国以来发展成熟的儿童文学,与世界范围内的儿童文学间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差异性。世界儿童文学中比较繁荣的种类是幻想文学和图画书,现实主义儿童文学创作的繁荣在中国是一种特殊现象。我们的评价体系和市场销售方面比较受到关注的,主要大都是现实主义的儿童作品,而原创的幻想主义作品和图画书中虽然也有精品,但我们很难列出一长串的书单。就70年来的儿童文学成就以及未来的发展前景而言,中国有自己的儿童文学特色是非常好的,我们当然应该保持这样的特色。如果能够写出世界范围内最优秀的现实主义儿童文学作品,也可能会带动其他国家开始现实主义作品的创作。她提到,在此基础上,我们幻想的翅膀也应该更强健一点,这样才能够带领我们飞得更远。我希望年轻人能够有志于创作出更优秀的图画书和幻想作品,让我们的儿童文学更多样化、多品种,整体强大起来。

儿童文学理论家王泉根刚刚完成了百年中国儿童文学编年史的写作,他说:“中国儿童文学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共享文学。”好的儿童文学作品一定是会打动父母,打动老师,进而打动孩子,使两代人能够共同成长。纯真而稚嫩的儿童故事为什么能具有如此神奇的能力?为何有如此多的青年甚至老作家始终坚守儿童文学创作?作家孟宪明以“神性”为儿童文学命名,他谈到自己的写作亦是感慨万分:“这么大年龄还一直写儿童文学,为什么?童年这么美好,这个园子需要有一个人守着,而我愿意一直在那里。我不清楚神性到底是什么,但我知道那些我们无尽追求的东西,比如房子、车子、票子,对神性是有伤害的。儿童文学恰恰要捕捉这种神性,要触动内心的柔然,它能够指引你,使你写出来的作品唤醒生活的幸福感。”

图片 2

首届“小十月文学奖”于2018年1月12日正式启动,面向全球华语作家征集原创儿童文学作品。自征稿启事发布以来,共收到来自海内外的有效稿件2500多份,投稿作家年龄跨度从50后至90后,既有儿童文学界的老前辈和成名作家,也有崭露头角的新生代作家。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经过初评、复评、终评三轮历时数月的认真评审,最终在小说、童话、散文、诗歌四个类型中各评选出金奖作品1篇,佳作奖作品3篇,代表了当今儿童文学创作的较高水准和创作潮流。

作为当下热门的儿童文学门类,原创图画书五年来的整体成就突出,凸显出欣欣向荣、厚积薄发的进步态势。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教授陈晖认为,五年来原创图画书表现出四个方面的突出成就:一是作品的爆发式增长,不同代际的儿童文学作家都很重视图画书创作;二是在拓展艺术空间方面大有收获,图画书创作者越来越重视图画书的题材和特性,越来越倾向于创作和个性的呈现;三是原创图画书一直努力担当起传承本土文化的责任,一些优秀图画书获得了国际奖项,走向了世界;四是在出版机构推动下,原创图画书探索并创建了富有成效的国际合作模式,保证并提升了原创图画书的整体水平。她说,未来原创图画书要更好地发展,需要创作者和研究者以更包容的态度和更丰富多元的视角去理解图画书,不断探索图画书创作的新理念和新的艺术形态。

王泉根认为,新中国以来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经历了三次高潮,首先是为新中国儿童文学的奠基,这期间儿童文学的创作集中在革命历史题材和少先队校园内外生活题材,加强革命传统教育,表现理想主义、爱国主义、英雄主义,是这一时期少儿小说创作的主脉。第二是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在改革开放的时代背景下,一个多重文化背景下的多元共荣的儿童文学新格局逐步形成,出现了旗号林立、新潮迭出的创作景象,涌现出大幻想文学、幽默儿童文学、大自然文学、少年环境文学、生命状态文学、自画青春文学等一面面创新旗帜。这一格局在进入新世纪之后显得更为生动清晰。第三是新世纪第二个十年,尤其是党的十八大召开以来,儿童文学与整个文学一样出现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新气象,一个重要标志是儿童文学新力量的崛起,一大批“70后”、“80后”以及更年轻的“90后”作家成长为中坚力量,一些儿童文学创作实力强劲的地区,已形成自己的年轻作家方阵。

事物在不断发展,万象更新,但曹文轩认为,文学不能植入到进化论的范畴来探讨和评估。现代文学遇到新的标准,成为一种时尚,作家试图在变化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给文学以更加先锋或者顺应潮流的定位,这是否就是合理的?在曹文轩看来,要想回答这个问题可以用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发问。他强调:“那些夸张人性至恶或至善的作品,如果没有他们,我们的生活会不会更好一些?好的文学应该使人们对生活多少有一点希望,对灵魂多少有一点触动,如果一个作家的作品不能使人活得更好,更像人,即使写得再出色我也不能接受。” 任何文学写作都需要一个清醒的认知,那就是曹文轩提到的“文学基本面”。曹文轩说:“我坚持文学是有基本面的。无论儿童文学或是成人文学,需要时时刻刻明确文学的边界,要知道什么属于文学,什么不属于文学,守住边界才能走向世界。”

儿童文学要以“质”取胜

《边走边撒尿的男孩》闫超华

精彩本色的深度写作

当我们谈论新中国70年来的发展给中国儿童文学带来了什么的时候,我们关切的不仅仅只是它的历史和现状,更应关注世界语境下中国儿童文学的未来发展方向和可能。曹文轩认为,与世界儿童文学相比,中国儿童文学存在着想象力不足甚至苍白的历史时期。但这一事实在近20年间已经被打破,中国的儿童文学现在并不缺想象力。他以为,现在的中国儿童文学面临着新的问题,就是在漫无节制地强调想象力的意义的同时,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品质,这就是记忆力。对于作家来讲,特别是对于一个愿意进行经典化写作的作家来说,记忆力可能是比想象力更宝贵的品质。对历史和当下的记忆,才是更为重要的。在谈论经典作家时,我们在意的是他们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和高超的现实主义手法,而这正是当下许多儿童文学作品所缺乏的。

童年性是过去,儿童性是当下

12月4日,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年会在京举行

《我们的北坡》费晓莉

原创儿童文学成为少儿图书市场的中流砥柱

2016年4月4日,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中国作家曹文轩荣获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认为“曹文轩的作品书写关于悲伤和痛苦的童年生活,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能够赢得广泛儿童读者的喜爱”。以此为契机,中国儿童文学在国际儿童文学界、童书界越来越活跃,当代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已经愈来愈引起国际儿童文学界同行的好奇和关注。可以说,中国希望被世界了解,世界更想要了解中国。但中国优秀的童书想要成为全世界孩子的共同财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方卫平认为,要解决中外儿童交流现状的现实困境,首先要提升中国童书的文本质量,讲好中国故事,做到“自信但不骄矜,客观而不夸饰”。中国顶尖的童书在世界范围内也称得上是优秀之作,但我们儿童文学作品的整体水平还有提升空间。文本丰富有特点,并且具有世界性的中国童书才能更好地被国外所接受。第二是要解决童书翻译的问题。对于儿童文学图书的引进来和走出去来说,翻译的责任极为重大。中西方语言系统不同,将中国童书融入到世界文化语境中的确有很大的难度,所以,我们特别需要优质的翻译力量来保证译介童书的文学质量。

一个儿童文学作家需要发现什么,应该书写什么,以怎样的形式表达,是儿童文学界永恒的话题。每个进行儿童文学创作的人都会有他所坚持的理念,写给儿童的故事也正需要作家心中的那一盏灯,让文学怀有爱与温度。

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年会现场

金奖《浮家》洪永争

回顾五年儿童文学的发展,不能不谈到少儿图书市场的发展,特别是原创儿童文学在出版领域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从市场数据来看,少儿图书市场是整体图书市场增长最快也最有活力的一部分。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介绍说,2015年,少儿图书市场整体规模同比增长率是19.73%,2016年这一增长率则高达28.84%。其中,本土原创儿童文学的品种总量持续增加,目前原创儿童文学在图书市场上的销量占到82.52%,品种占到28.88%,表现强劲。李学谦说:“这说明哈利·波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原创儿童文学成为整个少儿图书市场的中流砥柱。”天天出版社总编辑张昀韬和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香都认为, 原创儿童文学在出版行业获得的成功离不开政府部门对儿童文学的重视和推动、出版营销渠道的变化和市场向好引起的全行业加入。特别是老中青三代儿童文学作家的不间断创作,众多成人文学作家的实力加入,儿童文学作品类型化和系列化的成功,出版社对于作者队伍的培养维护和挖掘,以及原创儿童文学评奖活动的开展,都是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保持良好创作和出版生态的重要原因。

在高洪波的记忆中,从庐山会议、泰山会议、烟台会议,到提出“提高全民族素质从儿童抓起”、“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中央8号文件”,再到习近平总书记提到要引导青少年“系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新中国儿童文学的红色基因是一以贯之的。正是在这种红色基因的影响下,共和国七十年来,不仅有许多杰出的作家创作出儿童科幻、儿童诗、童话、报告文学、故事、寓言、儿童剧等多门类的优秀儿童文学作品,而且还有大批成熟、敏锐的儿童文学评论家为作品的传播和评介推波助澜,他们用创作实践理论主张,一步一步地把中国儿童文学从一个弱小的文学门类,变成现在一个不可忽略的文学重镇。随着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推进,物质生活水平和文明程度的提高,中国儿童文学得到了更广泛的接受与重视,逐渐形成了从“高原”到“高峰”的壮阔局面,可以说儿童文学已经进入了“黄金时期”。

呵护儿童文学的“神性”

幻想题材的“无根”问题成为当下儿童文学的一个突出短板。早在2015年,李敬泽就曾在《儿童文学的再准备》一文中提出,儿童文学从来就不仅仅是“文学”,它体现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深刻、最基本的价值取向和文化关切。他认为,类型化作品“扎堆”出版的现象比比皆是,很多年轻作家创作过于向“虚构”、“想象”靠拢,题材“轻飘飘”。

佳作奖《亲爱的史密斯教授》宝琴

日前结束的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评奖是对近年来儿童文学创作的一次集体检阅。其中,小说的获奖者7名,是所有门类中获奖人数最多的,获奖作家也涵盖了老中青三代儿童文学作家和加盟儿童文学创作的成人文学作家,这充分体现出五年来儿童小说的发展成就。人民教育出版社报刊社副社长王林对五年来儿童小说的最深刻印象就是题材的丰富性,他认为,相比过去常见的现实主义题材或幻想题材,近五年儿童小说在题材挖掘上出现了一些新的现象:更多作家有勇气投入历史题材的创作,用小说的形式向孩子讲述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文化;动物小说创作有了年轻力量加入;

从1949年到2019年,新中国儿童文学已经走过了70年不平凡的道路。儿童是民族的未来,儿童文学在塑造小读者的人生观、价值观等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新中国70年儿童文学是中国儿童文学史上发展最快、成就最为辉煌的历史时期。70年来,中国儿童文学在原创能力、队伍建设、理论研究、对外传播等方面都取得了重要成就,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