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少年阅读纪·我和我的祖国主题阅读活动,为山村孩子带去新鲜的阅读体验
发布时间:2020-02-12 01:12

接力出版社“美丽广西·少年阅读纪”阅读公益活动已经连续举办了3届,2016年的主题是“为爱朗读”,2017年的主题是“山村孩子温暖阅读活动”,今年的活动以“阅读陪伴我的家”为主题,近日在广西北海涠洲岛上拉开了帷幕。

上海岛,进大山,赴边疆,一连四年,走进一所接一所的学校,走进一个又一个家庭,给边疆的孩子们播下阅读和文化的种子。近日,广西出版集团“少年阅读纪”公益阅读推广活动,第四次邀约邬书林、高洪波、曹文轩、李学谦、白冰、王勇英等阅读大使和其他儿童文学作家行走广西,足迹遍布南宁、桂林等地。

图片 1

图片 2

谈到儿童图书,不得不提到亲子阅读这一重要的阅读方式,这是儿童心智特点使然,也是人类爱的表达的必然。然而,《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通过调查采访发现,即使是在1993年就开始举办、每年一届的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上,从业人员对于亲子阅读的认识也不尽相同,有些观点甚至大相径庭,这似乎昭示着,亲子阅读更需要进行深入理性研究的科学。

在4天的行程中,《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全程跟随高洪波、曹文轩、李学谦、白冰、王勇英等接力社“阅读大使”的脚步,走过涠洲岛、北海市城区、南宁三地,见证了他们怎样将阅读的种子在孩子们心中播撒。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真正的扶贫是‘扶人’和‘扶心’。有的‘小鸟’虽然长大后飞出去了,但还会再飞回来建设家乡。有了他们,乡村的发展会越来越好。”

“我们一年到头在外讲课,但如果不做一些面向孩子的活动,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真心真意想把为什么读书、为什么而读书、怎么样科学地读书,我们的一点心得,告诉孩子们。”第三年参与“少年阅读纪”活动,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如是说。

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给防城港的山村孩子们讲述自己的阅读故事。

朱永新:给孩子的新世纪原创童书书单

亲子阅读有很多玩法

为海岛孩子插上梦之翼

2019年“少年阅读纪”阅读公益活动由广西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广西广播电视台共同主办,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政府、中共桂林市委宣传部支持举办,南宁市青秀区教育局、接力出版社有限公司、桂林市新华书店有限公司、广西广播电视台综合广播承办。今年已是连续第四年邀请著名作家和阅读推广专家行走广西,进行少儿阅读推广。从2016年的“广西家庭阅读电视论坛”“为爱朗读—亲子图书朗读大赛”,2017年的“山村孩子温暖阅读活动”“行走的课堂”,到2018年的“广西亲子阅读能力提升大行动”,到今年的“我和我的祖国主题阅读活动”,“少年阅读纪”不仅受到小读者、家长和老师的热烈欢迎,更在社会各界产生了广泛积极的影响。

邀请邬书林、高洪波、聂震宁、金波、曹文轩、白冰、李元君、袁博、蒋锦璐等9人出任“阅读大使”,分赴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南宁市武鸣区、百色市田东县的山村小学,进行“名家山村伴读行”支教、授课活动,为山村孩子带去新鲜的阅读体验,这是接力出版社最近做的一件公益事。

朱永新(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

在本届书展上,记者采访到的所有出版业相关人员中,没有一个人否认亲子阅读的重要性。中国出版、阅读推广界相关人员,如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原主席海飞、现主席李学谦,国际安徒生奖得主、作家曹文轩等。国外出版和阅读推广界相关人员,如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原主席玛丽亚、意大利图书馆界的奥特莉亚等。

11月15日清早,记者跟随“阅读大使”一行从北海乘船出发,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航程登上了涠洲岛。

“一个出版单位能有这样的情怀,持续四年进行公益阅读推广活动,能够坚持下来,而且做出了现在的影响,非常难得。”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感慨地说。

6月15日,“美丽广西·少年阅读纪 山村孩子温暖阅读活动”正式启动。活动由广西壮族自治区文明办、自治区新闻出版广电局、广西出版传媒集团主办,接力出版社、广西电视台、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承办,广西新华书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广西新华接力教育图书有限公司协办,面向广西全区发起。

《我的儿子皮卡》,曹文轩/着,二十一世纪出版社

曹文轩介绍,自己会讲故事的爸爸给他带来了美好多彩的童年,也为他的文学之路打底。而奥特莉亚则在图书馆倡导妈妈导读1000天计划,认为妈妈是亲子阅读的首要负责人,而且最好能在孩子出生后就进行亲子阅读,每天如是,坚持1000天。西班牙的霍拉霍一家,大女儿8岁,小女儿5岁,全家最幸福的事情是爸爸妈妈共同陪伴两个女儿读书,当爸爸不陪伴时,8岁的大女儿就承担起了亲子阅读的重要责任,给小妹妹读故事。李学谦则笑谈爷爷奶奶导读也是十分必要的,这应该与许多儿童的大部分时间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相伴的社会现实有关系。由于种种原因,教育科学出版社学前教育编辑徐灿不得不面临与孩子的长期分离,不过,这位有教育学知识背景的一岁多小朋友的妈妈有办法,她将需要给孩子阅读的图书和其他精神产品精心选择好,按课时分门别类,把讲课的任务交给孩子的姥姥、姥爷,自己则远程监督,这样,亲子阅读便成了两代人的事儿。

海风吹拂,在高高的大榕树下,“阅读大使”们为涠洲实验学校的孩子们带来了一堂生动有趣的阅读启发课。涠洲实验学校的小学和初中部共有1000余名学生,他们都有着海岛孩子特有的黝黑皮肤和活泼性格。

12月4日,秉承“我和我的祖国”主题,以爱国主义为核心,“2019少年阅读纪·我和我的祖国主题阅读活动”在广西南宁市凤翔路小学隆重开启。12月5日,专家、学者、作家们又分别走进桂林市中华小学、桂林市榕湖小学、桂林市琴潭实验学校和桂林市新华书店,与师生们开展共读爱国经典、阅读指导讲座等活动。据了解,2019“少年阅读纪”活动将一直持续到明年的4月,名家、作家进校园、朗读大赛、征文比赛等多项精彩活动将在南宁、桂林两地陆续开展。

给“护碑小分队”讲阅读

《童眸》,黄蓓佳/着,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或许,亲子阅读还有很多玩法,只是需要我们不断发现,互相分享。

课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分享了自己的成长故事。他说自己也是在小城镇长大的,小时候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读书,是阅读赋予了他多彩的童年,也让他对广阔的世界有了更多的憧憬。

受邀参与本次活动的知名作家与阅读专家有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儿童文学作家高洪波;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中国少年儿童阅读推广联盟主席李学谦;接力出版社总编辑、儿童文学作家白冰;广西壮族自治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王勇英,以及其他儿童文学作家、中华先锋人物故事汇系列图书的作者。

15日一早,《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跟随“阅读大使”一行,从南宁出发,经过3个小时车程,来到了防城港市防城区中越边境山村那良镇滩散村滩散小学。

《野芒坡》,殷健灵/着,天天出版社

亲子阅读的最佳时间窗口

高洪波深情地对孩子们说:“你们要抓住珍贵的学习时光,大量阅读经典好书,在书中与更多美好相遇。”

去年在涠洲岛实验学校,李学谦问了学校校长,了解到,在这个九年一贯制的学校中,2300个学生,升入高中的只有百分之五十。在他看来,阅读的真正的更为重要的意义,在于阅读是一个人一生的必备技能,是一种关键的学习能力,伴随终身发展的关键能力。而教育的意义,就是帮助一个人从被动学习养成到主动学习的过程。“有书,就有路,有明天。”

作为一名曾经驻守云南边疆的军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站在中越两国界碑前感慨良久。他向滩散小学的孩子们讲述了自己与阅读的故事:“当兵的那10年,我用一篇篇散文,描绘了在边陲军营的所见所闻,也构建了我早期的文学世界。”高洪波告诉孩子们,阅读最大的好处,便是能够让人对世界永远保持一种热忱,即使遇到挫折、遭受失败,也能相信未来。

《影之翼》,童喜喜/着,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如果说人生是一段旅程,那么,亲子阅读时光当然也只是其中的一小段。虽然大家对于亲子阅读有时间窗口这一点毫无疑义,不过,对于亲子阅读的最佳开始时间,以及儿童自主阅读时间,也就是结束亲子阅读的时间确有不同的认识。

“阅读大使”们还为孩子们题写了“阅读成就精彩人生”“在书里相遇,在故事里相遇”等寄语,鼓励海岛上的孩子们热爱阅读,积累更多的精神财富。

高洪波也感慨地回忆起了他参加“少年阅读纪”活动中两个难以忘怀的小故事。一次,是他和少数民族孩子到边境冲洗界碑,从界河里打水,一起洗界碑。“那个时候我就很感慨,走进孩子们的中间,真的有时候是孩子们在教育你”。印象更深的是在涠洲岛上的学校做活动时,学校给了高洪波一条红领巾,中午吃饭的时候,老板娘的小女孩在那坐着,她的红领巾很破,高洪波就把自己的红领巾送给她了。老板娘突然跟高洪波说,这是她收养的第五个弃婴,五个弃婴都是女孩。前几个女孩,有的已经上大学了。这个小女孩在上小学二年级,学习也很好。“从这个层面来说,还是希望接力出版社、广西出版集团能够克服困难,把这个阅读推广的公益活动持续坚持下去,让对知识和文化的渴望,洒遍更多边疆孩子的心田。”高洪波如是说。

这群孩子还肩负着“护碑”这一神圣的使命。2001年6月起,滩散小学“护碑小分队”就开始与当地驻军一起担负起维护中越界碑的使命,到如今,这个小分队已传承了6届。

《寻找鱼王》,张炜/着,明天出版社

北京阅读季亲子阅读大使小雨姐姐认为,孩子刚出生,甚至在妈妈怀孕时,就可以开始亲子阅读了。因为孩子可以从爸爸妈妈的声音、语调、表情中理解韵律、节奏和父母的爱。美国出版人凯特则认为,亲子阅读应该从儿童23岁开始,因为这个时候孩子的语言能力才达到适合亲子阅读的水平。化学工业出版社总编辑潘正安认为,45岁的孩子才会对文字感兴趣,这个时间段才是父母引导孩子读书的最佳时机。对于亲子阅读到自主阅读问题,大家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凯特认为,孩子56岁时就要提倡自主阅读,小雨姐姐说78岁时儿童可以自主阅读桥梁书,这些都与儿童的识字和认识水平有关,而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则认为,我们不宜把亲子阅读和自主阅读截然分开,以自主阅读为主的亲子阅读应该坚持到12岁才好,因为,父母对于书中的很多细节把握,深入思考往往要深得多,而且,亲子阅读是爱的最好表达方式。

授课结束后,几位作家走进了涠洲岛上的3户人家,结合自己的作品与这些家庭开展共读活动。记者跟随高洪波来到了11岁小学生李科的家中,虽然李科的爸爸妈妈文化程度都不是很高,但很重视李科读书的问题,一直在认真聆听高洪波讲述的亲子阅读方法。

在这堂课上,高洪波朗读了自己的诗歌节选《旗帜》,还将自己的诗集《我喜欢你,狐狸》赠给孩子们,并与他们一同提着竹筒,从中越边境界河——北仑河中打来清澈的河水,擦洗界碑。

《伟大也要有人懂——少年读马克思》,韩毓海/着,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其实,认识的不同恰恰说明,大家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和探索的多样,只是需要进一步,再进一步。

在高洪波看来,亲子阅读最重要的就是父母的言传身教,父母要起到示范作用,从小培养孩子的求知欲,引导孩子走进书中。高洪波还给李科分享了自己的作品《黑熊和白熊》,书中讲述了他和小动物间的相处趣事,他鼓励李科:“有些风景是海岛上独有的,但书中有更多更美的风景等待你去发现。”李科捧着高洪波赠送的图书告诉记者:“我要像高伯伯说的一样,现在多读好书,今后要走出海岛,行万里路。”

一堂课下来,高洪波心潮澎湃。他告诉记者,孩子童年时呵护界碑的记忆会成为他们永远的精神财富。“他们虽然离北京很遥远,但是离国界最近!”

《鼹鼠的月亮河》,王一梅/着,新蕾出版社

亲子阅读的最佳打开方式

“阅读大使”们为海岛上的孩子讲述了一个个自己的成长故事,送去了一本本好书,也在孩子们心里埋下了对未来的梦。

“护界碑啰,爱界碑,风里雨里都不停啰,个个都是好队员啰……”授课结束后,“护碑小分队”的队员们敲着竹梆,为他们的“高洪波爷爷”齐声合唱《护碑歌》。清脆的歌声在雨后的山谷里回荡,洋溢着热情、希望与坚守。

《团圆》,余丽琼/文,朱成梁/图,明天出版社

虽然都是小朋友,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一样,世界上也不会有两个完全相同的小朋友,因此,我们需要给不同的小朋友提供不尽相同的图书。基于这一认识,业界人士均表达了对分级阅读的呼唤。

让家庭亲子阅读更科学

山村孩子需要更多关注

《盘中餐》,于虹呈文/图,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徐灿对于分级阅读有独到的体会,她认为出版人或许应该把图书作为玩具的一种,而不是概念化。这样更有利于开发书的边界,也有利于儿童对于阅读的喜爱。

11月17日,接力阅读大讲堂——作家走进“阅读之家”活动在北海举行。“阅读大使”们兵分三路,在北海市有趣好玩的场景中,面对面指导不同类型的“阅读之家”进行亲子共读。

作为阅读活动的组成部分,在高洪波来到滩散小学的同一天,著名作家曹文轩与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也为南宁市武鸣区双桥镇苏宫村小学的孩子们送去了两节“不一样的课程”。

《三体》,刘慈欣/着,重庆出版社

奥特莉亚表示,意大利图书馆联盟有一个项目就是推动亲子阅读研究,对亲子阅读进行定性定量分析,从而使阅读效率更高,效果更好。

高洪波和广西壮族自治区作协副主席王勇英走进北海金海湾红树林城市湿地公园,向孩子介绍与保护生态有关的故事,指导孩子如何阅读动物文学类书籍;作家曹文轩和白冰选择走进合浦汉代文化博物馆,讲授如何培养孩子对历史的兴趣,如何引导孩子阅读历史类书籍。

“孩子们,你们知道吗?这个世界的书比你们周围山上的树还多。”“不看书,怎么能够发现这个世界呢?大脑里面没有,这个世界再丰富,对于你来讲等于零——因为你感受不到呀!”曹文轩生动形象地给苏宫村小学的高年级学生们上课,为他们讲述“阅读的魔力”。

图片 3

潘正安则指出,出版界的编辑们都应该掌握一些儿童心理学,以便清楚地知道自己编辑的图书适合多大年龄儿童,从而更好地将其推荐给家庭,同时,编辑们也要更精准地在图书上标明推荐给什么年龄、特征的小孩儿看等信息。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原社长李学谦来到全国科普基地北海海洋之窗,指导北海市实验学校的文海韵小朋友阅读科普类图书。在海洋馆里一边看着有趣的动物,一边有李学谦专业又不失和蔼的陪伴阅读,这让文海韵对科普类图书有了浓厚的兴趣。“李老师说得很有趣,原来科普图书这么有意思。”文海韵说。

隔壁的低年级教室里,白冰与孩子们共同阅读了儿童绘本《换妈妈》,与孩子们一起寻找细节。白冰生动有趣的提问、和蔼可亲的陪伴阅读,也让孩子们领略到了“阅读的魔力”。“白老师很棒!给我们上了一节很有趣的课。”孩子们说。

金波:给孩子的新世纪原创童书书单

白冰和小雨姐姐不约而同地认为,家长应该给儿童更多的自主选择权,这样才更利于阅读兴趣的培养,毕竟热爱是最好的老师。在阅读中,应该给儿童引导,而不是教育,这才是亲子阅读的最佳打开方式。

在李学谦看来,孩子的阅读要兼顾多个种类,不仅语文需要阅读,分类学科也需要阅读的帮助来加深理解,才更加有利于孩子的学习。

然而让白冰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学前班的小姑娘周亦琳。“在孩子们的眼里,她是英雄!”白冰说,因为前不久,周亦琳在广东打工的妈妈给周亦琳寄回了8本书,这8本书已经在班上传阅了很多次。白冰告诉记者,孩子们通过阅读认知世界,知道真善美、假恶丑,然而山村的孩子们缺新书、缺好书、缺适合他们的书,更缺乏阅读陪伴和阅读指导。

《童年河》,赵丽宏/着,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

关键词:儿童书展

文海韵的妈妈告诉记者:“通过今天的‘特殊课堂’,我深刻地认识到作为家长,更应该注意均衡孩子阅读种类,善于引导孩子多读不同种类的书籍。”

“山村的孩子们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温暖。”曹文轩说,阅读是平等的,但阅读的资源往往不平等。山村里的孩子也应和城里的孩子一样,拥有同样丰富的阅读食粮,建立起同样丰厚的精神血脉。“这是我们民族的希望,也是未来的希望。”曹文轩告诉记者,他已经向苏宫村小学的校长要了联系方式,回到北京后,要把家里的一部分书寄到这里来。

《野芒坡》,殷健灵/着,天天出版社

“目前国内已经有了一些分级阅读的尝试,但是尚且停留在按年龄阅读的分级阅读‘基础版’,但即使同年龄的孩子,理解和认知能力也有差异,更加科学的分级阅读应该是按照孩子的阅读能力去制定等级,这样才更加有利于孩子理解书本内容,推进这项工作的进行。”白冰说。

“我很喜欢曹老师的一句话:写作是支箭,阅读是把弓,我想把这支箭射出去。”一名听完课的小学生袒露心声。

《吉祥时光》,张之路/着,作家出版社

使阅读之光照进每个家庭

倡议助力山村孩子阅读

《沐阳上学记》,萧萍/着,浙江文艺出版社

“亲子阅读让孩子与父母的联系更加亲密,孩子最终要远去,但童年的阅读时光将伴随他一生……”伴随着曹文轩的宣讲,11月18日下午,“少年阅读纪·阅读陪伴我的家——广西亲子家庭阅读能力提升大行动”颁奖仪式在广西电视台演播大厅举行。

秉承“让阅读温暖成长之路”的理念,6月16日晚,“美丽广西·少年阅读纪 山村孩子温暖阅读活动”大型公益阅读主题晚会在广西电视台演播大厅举行。晚会现场,接力出版社社长黄俭代表主办方向社会发出了《山村孩子温暖阅读倡议书》:“我们倡议,在全民阅读推广日益深入的今天,社会各界都能够给予山村孩子的阅读现状更多关注,为山村少年儿童的阅读做更多实事、好事。”

《小猪波波飞》系列,高洪波/文,李蓉/图,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在颁奖仪式现场,李学谦代表活动单位宣读了《“少年阅读纪·阅读陪伴我的家——广西亲子家庭阅读能力提升大行动”倡议书》。倡议书呼吁广西各市县的妇联、文化部门、学校,把家庭阅读当作工作的重要内容来抓,鼓励家长与孩子一起阅读,用好书开拓孩子的视野、温暖孩子的心灵。

借助晚会舞台,“少年阅读纪公益视频课资源库”正式启动,9名“阅读大使”成为首批授权作家,活动号召儿童文学作家、各界专业人士加入进来,为山村孩子捐赠一堂30分钟以内的视频课;广西出版传媒集团携下属的广西新华书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接力出版社向山村孩子捐赠50万码洋图书,自治区文明办向1000个山村孩子家庭赠送1000个家庭书架。此外,主办方还推出了《乌丢丢的奇遇》《变形学校系列:恐龙姐妹的变形秘密》《草房子》《袁博动物小说系列:梁龙的家园》《野芒坡》等山村孩子温暖阅读书单。

《换妈妈》,白冰/文,江显英/图,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当晚,“少年阅读纪·阅读陪伴我的家”阅读之家、“少年阅读纪·阅读陪伴我的家”先进活动园(校)、“少年阅读纪·阅读陪伴我的家”首批优秀阅读导师等3个评比活动获奖名单揭晓。接力出版社未来3年将每年为11个授匾的“少年阅读纪·阅读陪伴我的家”先进活动园(校)免费提供图书和阅读教育服务。

“很多全民阅读活动都开展到城市、城镇的机关、学校,而最基础的全民阅读应该抵达最需要阅读的地方——山村学校。”聂震宁告诉记者,对于山村的孩子们来说,阅读能改变他们一生的志趣、方向,以及命运。

《向日葵中队》,刷刷/着,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第三届“美丽广西·少年阅读纪”活动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妇联、广西出版传媒集团主办,接力出版社、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北海市教育局、广西新华书店集团、广西新华接力教育图书有限公司承办,北海市新华书店、漓江书院协办。

《像蝴蝶一样自由》,陆梅/着,明天出版社

谈及举办活动的初衷,接力出版社社长黄俭告诉记者,就是想借接力出版社较好的作家、出版、市场资源,为广西青少年阅读推广尽一份力。

《梦的门》,王立春/着,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在黄俭看来,阅读推广服务是一项任重而道远的工作,但从长远发展来看,阅读服务也是行业发展重要的辅助平台,未来家庭阅读的空间一旦打开,对于出版行业发展空间来说是很大的拓展。“我们坚信,中国童书出版会随着亲子阅读活动的开展和普及,迎来越来越好的前景。”

《穿堂风》,曹文轩/着,天天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