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力出版社 2016年12月,内容简介
发布时间:2020-02-14 16:06

新京报:儿童文学有儿童性的要求,你在写作时,如何调配苦难与阳光之间的比例?

你说当年这些东西对我的创作有什么影响,那么我觉得是我自己对自己的一个证明。那时候我在少年儿童出版社做编辑,组稿的时候有一个比例,必须百分之多少生活故事,百分之多少是童话。生活故事的稿子我总是看不上眼,觉得写得太具体,太忠实于现实,没有放飞自己,我就想着我自己来写试试看。

ISBN:9787544853743

故事从幼儿园的毕业典礼讲起。米斗的爸爸去世了,看着其他小朋友坐在爸爸的肩膀上“骑大马”,米斗难过得把两只大拇指同时塞进嘴里咬着……

图片 1

郑春华:其实我不会去想太多这样的问题。因为对我来说,我的写作首先是为我自己,就是心理感受到的东西我得把它表达出来,发现的东西我要尽可能地把它展现出来,不表达出来我会很难受。第二呢,我觉得我的写作应该比较多的是跟孩子是在一个平等的立场上,而不是自上而下的去教育他们。

心中的秘密 ............ 085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儿童文学都在写母爱,她敏感地认识到了父爱对孩子的重要性,尤其对独生子女而言,父亲兼具家长和伙伴的双重角色,于是有了那部家喻户晓的《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她的新书《米斗的大计划》将于8月下旬由接力出版社出版,主人公米斗的爸爸不幸去世,这并不是一个完美家庭的故事。

郑春华:有一点我是很明确,因为我写的是儿童文学,儿童文学它首先是儿童的,其次才是文学。所以我写这样的题材,肯定不会写成那种很痛苦的、催眼泪的。我会又顾及这个题材,又顾及这是儿童去看的。所以说回到的就是儿童的单纯性,一种不受成人世界干扰的、产生于他们自身的那些力量。他们有那种很单纯的童心去面对、去消化这些生活当中的变故。所以写到米斗的时候,他没有那么多负面的情绪去强化这个悲剧,而是用自己的单纯和简单去吸收消化这个灾难。

85后、90后一代中国孩子的童年记忆里,都有动画片《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的位置。这部制作称不上精细、形象设计也显得有点简陋的片子,即便过了二十几年再看,也不乏闪光和动人之处。那个总是和儿子玩各种游戏,从不高高在上而是做“一对好朋友”的爸爸,现在仍是许多家庭有待努力的方向;片子里那些家庭日常的呈现,与童话式情节的交融,依然有着国产动画少见的亲切和生活质感。

米斗的大计划 ........015

“我不想写太多眼泪和痛苦。大人和孩子有很大区别,一般成人对失亲儿童的可怜同情是出于自己的经验,但孩子的思维逻辑未必如此。我写的并不是一本教科书,只是希望大人不要按照自己的经验去判断孩子,孩子有自己化解悲伤的方式。”郑春华说。

郑春华是《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系列故事的原创者,也是1995版动画片的编剧。比起这部作品的大名气,知道她本人的观众和读者可能没有那么多。在中国儿童文学拥抱市场的近二十年“黄金年代”里,郑春华显得比较安静,她的作品不算多,也不常在媒体上露面。直到最近因为新书《米斗的大计划》出版,记者才在出版社的反复协调下,通过电话对她做了一次采访。

从我个人的阅读经验来说,一个作品只要它具有文学魅力,不管是哪一类题材,我觉得应该孩子都同样地会去吸收它的,家长也一样。而从我的写作来说,我肯定一直坚定自己的价值取向,坚定自己的三观,我不会去迎合这个社会的价值取向,或者说小朋友的价值取向。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

儿童文学作家郑春华总喜欢写一些被人忽略的题材。

在儿童文学中写不幸,并不普遍,也不容易,因为浸透阳光的快乐童年才符合绝大多数家长的期许。读这三本书,故事里的孩子们每次敏感地体会到自己的缺失,都让读者揪心,虽然故事的走向和结局都是温暖的,但那种抚慰、喜悦夹杂着苦涩、无奈的感受,是儿童文学作品不常能提供的阅读体验。

父爱的缺失,在大头儿子身上寻求“补偿”

郑春华小露珠系列.本系列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郑春华关爱生命的暖心之作。作者聚焦社会中容易被人忽略的儿童群体,用温暖的笔触呈现他们的生活情状。在《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中,父母离异的柔柔成为两个重组家庭的情感纽带;《丫中和丫串》描绘了进城的农民工子女与城市孩子之间的友谊与冲突;《米斗的大计划》讲述失亲男孩米斗的成长故事。故事中的孩子,像颗颗小露珠,晶莹、纯净、柔嫩,尽管他们有难处,有伤心,但他们用露珠般的纯真,给世界带来生机盎然的春意。作者用丰富的细节、纯净的儿童语言,为我们讲述不同的生命故事,让更多幸福的孩子通过阅读,体验不一样的生命,获得成长的力量。

在《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中,父母离异的柔柔,成为两个重组家庭的情感纽带;《丫中和丫串》描绘了进城的农民工子女与城市孩子之间的友谊与冲突;《米斗的大计划》则是失亲男孩米斗的成长。郑春华透露,第四部将讲述一个智力障碍女孩的故事。

图片 2

我想的比较多的是,有时候我们成人因为已经有阅历、有经历,已经吸收进来很多东西,那当在生活当中遭遇一些不幸的时候,之前吸收进去的负面东西可能会去强化它。小孩子他们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所以他面对生活当中灾难的时候,可能处理的方式反而跟我们成人不一样,更单纯,更包容,更有力量。

作者:[中国]郑春华 著 胡佳玥 绘

郑春华认为,其实孩子对一个人的记忆,是对这个人的“内容”的记忆,温暖的过往会转化成一种力量,陪伴活着的人继续往前走。米斗和爸爸一起做过的事,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从模糊的泪眼中凸显出来,让米斗去追随,去学习,去长大。

《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 作者:郑春华 插画:胡佳玥 版本:接力出版社 2015年12月

另一方面,动画片出来之后,因为很多人会传递一些信息给我,可能我对儿童世界的思考会更深。我没有太多的去想,我写得多好啊,只有一种好奇,为什么那么多的小孩会喜欢?包括那时我在欧洲一段时间,发现很多华人孩子都在看。到德国的一个朋友家里去,他们的儿子好像四五岁,是在那边出生的,然后他妈妈就跟我说,他们儿子那么喜欢看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我就很奇怪,我觉得德国有那么多那么好看的动画片,他为什么会喜欢看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很不能理解。后来我找到了答案,因为他的爸爸在那边非常的忙,没有空陪自己的儿子,而且对他非常的严格。所以我理解了,其实这个孩子的生活当中,他有父爱和陪伴的缺失,他通过看大头儿子获得了一种满足。中国的传统教育里父亲是比较严格的,可能这部片子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父爱缺失的一种弥补。

毕业典礼 ............... 001

在郑春华的笔下,关于儿童的任何题材都可以写,关键在于如何表达。“沉痛、灰暗的题材,只要选择孩子能接受的语言,能引起情感共鸣的表达方式,就能写出好故事。”郑春华说,“生活中的苦难已经存在,何必用文学作品再去重复这种苦难,不如从新的角度去写,读者才会有新的体验,而不是重读生活。”

图片 3

新京报:《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系列获得了成功,现在的童书写作和出版受到市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你是怎么看待影响力、收入,和你的创作之间的关系的?相比较而言,“小露珠”系列可能不会是十分受市场欢迎的作品。

米斗二年级 .............072

接力出版社 2016年12月,内容简介。也许99%的孩子都拥有幸福完美的家庭,不完美的1%依然是客观存在的。对于小读者来说,在书上读到稀缺的现实,能带来更多的体验。“不能只给孩子吃甜的,酸甜苦辣都是生活的一部分。即便没有亲身经历,但是他看过了这样的故事,万一某天需要面对这些问题时,或许就能有更好的应对。”郑春华说。

图片 4

新京报:你怎样在日常生活中完成对儿童世界的观察积累和探索?

和妈妈一起抓蟋蟀 ..025

在书的最后,米斗闭上眼睛在心里轻轻地说:“妈妈晚安!爸爸晚安!”这个结尾是郑春华在修改初稿时加上的。“米斗有了一个很模糊的新计划——希望有一个新的爸爸,能在睡前道晚安。他已经逐渐走出了失亲的悲伤,对父亲的理解不再停留在一对一的层面,而是一个家庭的完整性,有一个大的包容。”郑春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