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少儿出版人提出自建渠道的自救方式,新葡萄京app下载:中外童书出版、合作新趋势
发布时间:2020-03-12 08:31

今年 “两会”上关于图书载体方面的议案、提案都指向了转型和升级。内容资源匮乏、图书品质欠佳、纸价不断攀升,消费者日益倾向免费的数字阅读是当下的出版业现状,传统的发展之路越来越难,转型是今后童书出版的必由之路。

在今年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中国出版人不仅带来了精美的少儿图书,而且就少儿出版前沿话题与外国同仁进行碰撞与交流。

一是生育政策的调整。现在二胎政策已全面放开,是否生二胎是一对夫妇的个人意愿,但童书出版的目标读者群规模稳中有升是毋庸置疑的。

11月17日,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环球新闻出版发展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2019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落幕。转眼间,这个亚太地区唯一覆盖童书出版文化全产业链的国际展会已经走过7年。其实,业内人士也曾诟病过,作为专业版贸平台,CCBF的国际参展商和版权交易数量其实并不算高。但这仍然不能阻碍少儿出版人每年齐聚于此,不卖版权的就吆喝卖书,不谈业务的也来看看童书市场的新新热闹,毕竟出版人多、作家多,寻找新合作契机的几率也就更大。据统计,今年CCBF共达成中外版权贸易协约1500项,举办新书发布活动60余场,展出的中外童书6万余种。从这场专业童书展会中,又能看出哪些新风向呢?

关于中外童书出版合作新模式,接力出版社社长黄俭分享了他的观点和经验。

当下互联网的广泛普及催生了儿童数字阅读的蓬勃发展,儿童故事、童话、儿童诗、歌谣等不同体裁的内容以全新的数字化模式呈现,更易激发孩子对阅读的兴趣。咔哒故事大数据中心的儿童阅读数据显示,少儿人均日累计阅读时长从2015年的20.5分钟增加到2017年的24.3分钟,2年内19%的增长幅度体现了数字阅读在深刻且迅速地变革着儿童阅读的方式。专家们普遍认为,儿童阅读内容数字化只是一个开端,未来的儿童文学创作呈现方式、未来的儿童数字阅读的方式将更为立体多元,在未来,阅读将与高科技联结的越发紧密,智能阅读社会正在加速到来。

观点:少儿出版与新业态结合更紧密

近年来,浙少社依据自身特点、优势、目标定位,理清思路,明确发展途径,遵循重点突破,整体推进,夯实基础,提升品牌的出版思路,一方面加强品牌书系的维护和延伸,保持既有强势板块的市场优势,另一方面努力探索具有市场潜力的新兴板块,加强相对薄弱的门类建设,丰富浙少社品牌内涵,在引领国内少儿图书市场的基础上向引领少儿图书出版的目标跨越。去年以来,我们以分社制改革为契机,在确保畅销板块、文学板块竞争优势的同时,着力推进出版结构调整和优化,加快薄弱环节、其他板块的提升,努力在充分竞争的公版图书领域,突出内容与形式的创新,力争取得差异化的竞争优势;进一步发挥畅销书的带动与引领的正效应,消减畅销书对其他板块的资源挤占的负效应,努力实现以畅销带动常销,以常销夯实发展基础,不断催生新的畅销品种,形成畅销与常销均衡发展的良好结构和科学发展的新常态,为出版社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提供基础保证和发展后劲。2015年,我们已在低幼启蒙板块、知识科普板块投入超过200个选题,如 好宝宝低幼系列、119个经典瞬间系列、新小小牛顿系列、好孩子科学馆系列、视觉大发现我的第一套3D书等,这些图书既符合时代特征和教育意义,又轻松有趣、寓教于乐。

原创童书依然是大势所趋 说起今年参展的最大感受,有少儿出版人表示,一是依然人多活动多,参展热情只增不减,可见当下的童书出版热名不虚传。二是原创童书依然是最大热点,后浪推出了首部原创绘本《老虎,别怕》,中信童书目前的原创童书比例已达到60%。一些儿童文学资源丰富的专业少儿社,和蒲蒲兰绘本馆、蒲公英童书馆、爱心树童书等在儿童绘本领域发力较早的民营童书策划机构自不必说,许多新进军童书领域的机构也以原创童书作为第一块敲门砖,比如合肥狐狸家就致力于策划幼儿教育主题与东方文化美学结合的童书。 原创童书的竞争一是资源的竞争,二是编辑力的竞争。但从资源方面来看,文学类奖项是专业少儿社发力原创,最传统也最有效的一种方式。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在会上举办了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新闻发布会,此次5部长篇佳作、5部中篇佳作和9篇少年佳作,将于2020年江苏书展期间推出。广东新世纪出版社也在会上正式启动了新世纪优秀原创校园小说征稿活动,社长姚丹林表示,将通过打造儿童文学优质内容平台,培养、发现更多的年轻优秀儿童文学作者,赋能本土儿童文学出版。 随着中国童书国际市场影响力的提升,通过国际组稿、中外合作等形式加码原创成为一种特色。本次,天天出版社推出中挪图画书共创项目,项目以中国故事配挪威插画,及挪威故事配中国插画为合作方式,预计在2020年将出版6部作品。 在原创童书领域,除了儿童文学、儿童绘本、科普百科三驾马车之外,一些其他的细分类别开始展露头角:一是桥梁书,该类别主要聚焦于幼小衔接阶段的读者,目前国内市场上的桥梁书仍是引进版居多,中国和平社出版社这两年牵手花婆婆方素珍发力该板块,此次推出了我+妹妹系列;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也推出了杨红樱启蒙图画书《熊猫日记 第一辑:春天的故事》。二是立体书,除了乐乐趣之外,化学工业出版社、安少社、尚童童书等均在发力原创立体书。此次CCBF,除了书中的魔法世界立体书展展出的收藏级立体书作品之外,尚童童书的3D中国经典故事立体书《哪吒闹海》,江西高校出版社的中国原创360度全景科普立体书《我们的新年》表现抢眼。三是艺术、建筑与设计类童书,无论是现场与美共行:艺术、建筑与设计展示的原创童书,还是如何与孩子谈美?探索艺术、建筑与设计类童书论坛,都在释放一个信号这类童书还大有可为。 竞争红海市场策略必须变 每年的CCBF,不仅是童书推广的秀场,更是一个童书大卖场,沪上人民的强大购买力使得许多出版机构在展会收官时都卖光了展台上的所有书,许多出版人在朋友圈晒出一扫光的站台,语气还显得颇为无奈。其实,面对大家埋怨已久却又不得不跟着走的价格战,能够在自己的主场开开心心地把书直接卖给读者,也能稍解一点少儿出版人的忧和愁。 从CCBF反映的数据来看,2019年1-9月童书零售市场依然保持了高速增长,但渠道表现仍然是线上强势增长,线下持续下滑。出版机构当前面对的问题,不仅是线上无利润、线下无增长,还有来自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和拼多多等新零售电商新玩法的冲击。挑战不小,唯有自救。 正如明天出版社社长傅大伟的观察一样,当前,少儿出版的竞争核心主要还在于优质出版资源、打造具有竞争力产品的能力以及市场营销能力三方面。而这一年,少儿出版的竞争主在线上渠道体现得更加突出。出版社如果参加促销活动能取得薄利多销的效果也还不错。但实际上,在图书定价处于正常水平的情况下,这种促销活动会使多数售出的少儿图书形成亏损。在低折扣销售愈演愈烈的情况下,便催生了专门在网店销售的、高定价低折扣的图书,少儿图书市场的竞争方式逐渐发生变化。 如何应对这种变化?傅大伟的观点是,优质出版资源是出版社竞争力的基础和源泉。苏少社社长王泳波提出,对专业少儿社来说,在自己的优势领域保持定力并努力保持引领地位,也并不意味着排斥新渠道、新领域,打好地基才能建楼房,如在渠道方面对拼多多、抖音、社群等的持续关注与尝试性参与。 面对社群团购逐渐没落、传统销售渠道持续疲软、电商进一步挤压出版商的利润空间等压力,很多少儿出版人提出自建渠道的自救方式。实际上,有很多出版机构的天猫旗舰店和自营微店,除了品牌展示、链接读者等功能之外,盈利能力也逐渐增强。也有发行人员表示,面对当前的渠道现状,采取多渠道策略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做优做强自己的产品,不被市场牵着鼻子走。更何况,自建渠道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从行业长远发展来看,完整的出版产业链需要合理、专业的分工。 还有一些相对悲观的出版人则将改善少儿图书渠道现状的希望寄予强制性政策干预或行业协会的调解。CCBF期间,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少儿读物发行工作委员会成立,由专业少儿社、综合社、教育社、美术社以及民营机构等组成的发行领域专业社团组织,未来将在理顺发行体系渠道,搭建出版社、教育机构、作者、家长之间的桥梁等多方面有所作为。而更好地链接和服务读者,未尝不是出版机构另一条突围之路。未读在展会上推出童书严选直销平台「WeKids 选书」,通过源头把关,智能算法推荐+科学筛选,向家庭精准推荐童书,满足孩子的个性化阅读需求。 5G时代少儿数字内容的新机会 由于受众的特殊性,少儿内容的数字化始终停留在探索阶段,一方面是00后10后等触网率极高的小读者,一面却鲜有产品能同时满足孩子和家长的双重消费群体。目前,少儿出版机构或自主研发数字化产品,或与喜马拉雅FM、蜻蜓FM等大平台及其他数字平台合作,但童书的数字化和跨媒介探索仍然迷雾重重。 在CCBF上,针对儿童听书市场和儿童内容的数字技术与应用等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通过互动媒体的交融如何能快速有效地增强阅读体验和效果?新一代的科技发展如何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的学习方式?法国巴亚集团数字合作伙伴关系与数字和音像版权总监斯蒂芬妮西蒙宁认为,在不同媒介和传播方式下创造新的内容,最终目的是满足家长和孩子的需求,帮助孩子实现想象力、创造力等全面发展。如何运用数字化手段来实现?首先,IP是最重要的,根据IP特点打造成相应的有声书、视频、电子书产品。不仅仅是内容变得丰富,呈现的平台也更丰富。其次,建立可以让孩子进行学习和互动式交流的平台。再次,针对自己的产品,要在不同的渠道。以不同的形式实现品牌统一。最后,从部门职能分工上来说,图书部、数字部、杂志部等原来各自为政的部门,要更好地融合和合作。 从纸本的翻翻书、立体书、手工书、涂色书,到有声读物、再发展到电子互动书、AR体验,传统出版机构在互动阅读产品打造上并没有缺席。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一样,许多少儿社也是采取以少儿出版为主体、以知识服务和数字化传播为两翼的发展策略,除了提供图书内容之外,通过新的传播介质或以知识服务实现内容运营。该社去年仅不一样的卡梅拉在其他数字平台就实现了百万收入。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打造了红袋鼠故事屋App,并通过红袋鼠智能点读笔套装、红袋鼠智能机器人等形成了红袋鼠IP产品集群。 随着近几年知识服务的蓬勃兴起,音频和视频成为童书出版的标配。对于出版机构来说,除了实现纸书增值之外,通过音频内容与各大平台合作也能取得可观的收益。中信出版集团专门增设了在线教育部门,把童书变成绘本课,在喜马拉雅FM上线的《和我一起唱》双语启蒙童谣系列累计播放量143万次。苏少社还尝试将该社畅销杂志《超级侦探》中的主打故事改编制作成广播剧《阿古侦探社》。 对于出版机构这样的内容方来说,除了最根本的做好内容之外,打造自己的IP,做到内容多样化,寻求跨界合作也非常重要。围绕优质儿童IP,做手工、办展览、打造舞台剧等或将成为未来内容生产的标配。而对于数字化平台来说,他们的挑战则是在5G时代探索出一种新的场景或模式,实现有声书等数字内容从分发、整理、推荐到智能化投递等全路径探索,并保证其健康且高效。 关键词:童书

接力出版社已经和东盟多个国家的少儿出版机构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成立中国—东盟少儿出版联盟,共同举办“中国—东盟国际少儿出版论坛”,推动国际出版行业发展,深度合作开展少儿阅读活动,探索新的国际合作模式。

近年来,“全民阅读”成为社会热门话题,在政府大力推进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的工作中,儿童阅读作为“全民阅读”的根基显得至关重要。据相关数据显示,中国少儿图书市场继2016年28.84%同比增长后持续向前,线上线下同比增长率达到21.18%。同时,中国互联网和信息化的高速发展,给儿童阅读内容发展和体验升级带来更多创新和想象的空间。

在中国出版人努力寻找走出去的突破口时,国外众多出版机构也在积极了解中国。中外出版机构之间的合作也在不断深入并不断创新。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中国出版社在扎根本土的同时,通过资本合作,成立新的出版机构或共同推出好的童书产品,为中外童书不断丰富品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另一方面,整合资源、扎根海外也是中外出版机构合作的新模式。同时,通过品牌合作,填补空白,共同开拓市场也是中外童书合作的新举措。

其次,除了形式,未来10年,书籍的作用也会呈现多样化,书籍不仅可以阅读,还可以有别的用途,比如我们学乐出版社推出的ROLY POLY系列。该系列图书既可以阅读,还能用于环境装饰,起到美观的作用。对童书而言,首要还是要体现寓教于乐的功能,因此多功能性童书会在市场上保持热度。所谓的多功能性童书是指这类图书,富有创造力和想象力,有效结合创意、益智、娱乐、安全、亲子互动于一体,是一种手工类高端无毒害的产品。这样的童书会是父母和儿童喜欢的图书。

就在今天,在世界最大童书展——2018博洛尼亚童书展现场,博洛尼亚展览馆,由中国出版协会中国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办、接力出版社承办,主题为“中外童书出版、合作新趋势”的中外童书出版合作产业论坛举办。

同时,会上专家们也对儿童数字阅读发展进行了理性的思考和反思。在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长庄正华看来,无论阅读的媒介如何改变,内容好坏仍然是评判的最重要标准。“万变不离其宗,没有精彩的故事、没有生动的情节,徒有鲜亮的外衣也是没有生命力的。” 台东大学荣誉教授林文宝谈起儿童阅读时提到“想象比知识重要”。当下,“阅读”并非只是“读”书本,还可以读电影、读大自然……互联网阅读应该用包括但不限于书本的方式教会孩子“读知识”、培养想象力,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他还谈到,儿童阅读不应过于强调内容的经典性,是否适合孩子理解最重要。大家认为,儿童数字化阅读在一定程度上只是更便捷的获取文本、激发孩子对阅读的兴趣,内容方面更多依赖于纸质图书,出版更多高质量的原创数字童书才是未来需要关注的重点。

中外机构共同组织论坛及设立奖项,增进深度文化交流也是国际合作的新举措。2018年3月,接力出版社还将设立“比安基国际文学奖”,将中国优秀的自然文学作家作品译介到俄罗斯,引进俄罗斯优秀的自然文学作家作品,引导中国青少年读者与世界其他各国的青少年读者同步阅读。

国内的童书市场,尽管涉足者众多,但真正能够在市场有一定影响力的机构并不多,即使是专业的少儿社也发展不均。作为童书出版人,应该秉持怎样的理念和做法,才能使童书的生态圈更为良性?

中外机构共同组织论坛及设立奖项,增进深度文化交流也是国际合作的新举措。2018年3月,接力出版社还将设立“比安基国际文学奖”,将中国优秀的自然文学作家作品译介到俄罗斯,引进俄罗斯优秀的自然文学作家作品,引导中国青少年读者与世界其他各国的青少年读者同步阅读。此外,接力出版社还与俄罗斯莫斯科州立国家儿童图书馆、中国海洋大学合作,促进中俄文学创作界、评论界、出版界与青少年之间的交流,增进中俄两国人民的友谊。

“打开无边世界,守护闪耀童心”2018年移动互联网+儿童阅读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

在中国版协少读工委、中少总社主办的“中国童书市场发展最新趋势主题报告会,中国版协少读工委、接力出版社主办的“中外童书出版、合作新趋势”中外童书出版合作产业论坛,中国出版集团天天出版社主办的“相似、不同与融合——青年插画家国际沙龙”等活动上,中国出版人、作家不仅向世界展示着生机勃勃的中国少儿出版物,也在共同关心着、商议着,未来,如何让中国少儿出版走得更远。

四是语文教学的改革。阅读在更深入地进入校园。眼下,不少学校开设了阅读课。这个趋势会随着语文教学的改革更为明显。

在发行渠道和营销方式上,2017年中国零售市场上销售的儿童图书有8.4亿册,其中通过网络书店销售的大约占60%,当当和京东在网络渠道中最为重要,对于童书出版人来说,最感兴趣的还有社群营销平台。这类平台通常以一个核心人物的自媒体为基础,这个核心人物对儿童阅读有令人信服的见解和经验,拥有几十万、几百万甚至更多的粉丝。同传统网络渠道相比,社群营销平台定位更加具体、专业,更加适应读者分层次、个性化的阅读需求,最近两年发展很快。同时读者倾向于选择阅读体验和服务更好的出版社的图书,在互联网、移动通信、大数据等新技术的支持下,新的服务使得读者获得了更好的阅读体验和服务。

新葡萄京app下载 1

中国的童书也有不足,仅从题材方面来看,原创童书幻想类作品的“想象力”相对薄弱,原创图画书也有提升的空间。这些都需要中国的出版人一起努力来改善。

无论对于中国还是国外的儿童,阅读方式都会发生改变,但对于儿童来说,纸质阅读肯定是阅读的主要方式,只是在未来,阅读方式会更多地结合网络展开衍生阅读。

在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看来,面对互联网时代,童书出版将在内容的表达方式、产品形式、发行渠道和营销方式上发生新的变化。习惯了互联网的儿童读者已经不再满足于文字、图画,他们还希望能够在书里听到声音、看到连续的画面。因此,纸质读物中使用AR、VR技术,在中国童书出版中就成为了常用手段。儿童读者喜爱的听书产品市场发展速度更是惊人。“凯叔讲故事”目前是影响力最大的有声故事平台,创办时间不到5年,累计用户已超过1400万。喜马拉雅、口袋故事、小伴龙等也很有影响力。这些都是由个人创办的自媒体平台,出版社在这个市场上的市场份额还有待扩大。

数字阅读让与会者们看到了儿童阅读的未来。他们表示,一定要将互联网+阅读办得更好,为儿童阅读提供更多的可能。

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蒋艳平:2017年,少儿类图书占整体市场的码洋,由2016年23.29%增加到24.64%,是零售市场码洋规模最大的细分市场。少儿文学、卡通漫画绘本、少儿科普百科是码洋比重较大的前三类,合计占据了整个少儿零售市场近73%的码洋。二胎开放、85后与90后父母的购买力、整个少儿教育和少儿培训市场的发展态势等,都预示着少儿类图书在中国图书市场中还将有更大的发展。

过去30年,我们专注于为儿童提供优质图书。策划优秀的选题,寻找优秀的作者,精心编辑、精心设计,然后把产品销售到各个书店。可是,我们并不了解:我们的书都卖给哪些读者?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把书买回去后仔细阅读了吗?喜不喜欢这本书?我们无法直接与读者交流互动,走进读者的心灵,给到我们的只有一连串问号。

在此次论坛上,祁骥介绍了目前“大王书”系列的计划和最新进展,展示了借鉴中国神话典籍《山海经》所设计的“大王书”中的世界地图和世界运转体系,以及书中的形象“鲲”“猼訑”等。“大王书”不仅将会拍成电影,同时还会开发成多元化的IP产品。影视、动漫剧集、游戏、手办、文具、童装等衍生产品将有计划地延展至市场相关领域,为《大王书》电影先行预热市场,并伴随着《大王书》电影的热映,将“大王书”培养成一个文化热点。

传统童书出版 转型才有“出路”

随着中国出版数字化进程,童书出版数字化也出现了许多新变化。以知识付费和有声产品为主的数字出版产品不断增多,童书数字出版项目类型不断丰富。童书数字出版与互联网产品运营越来越紧密,包括产品开发、运营、竞争打法,甚至整个互联网生态圈的建立。

具体来说,我们将进一步在线上、线下,包括在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站,美国学乐出版社官网,以及线下的书店、图书馆等全面开展活动,在推广阅读的同时,让我们的消费者有更多机会真正了解他们购买的书籍对孩子发展的作用。

童书出版经营新业态是什么?童书发展新机遇在哪里?童书出版新尝试有哪些?童书开发IP有何新亮点?

3月21日,由咔哒故事和海豚出版社联合主办,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和北京市大众读书会协办的“打开无边世界,守护闪耀童心”2018年移动互联网+儿童阅读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来自儿童文学、出版、教育和互联网行业的百余位中外人士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互联网对儿童阅读和童书出版的影响。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张建康:多年来,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引进了一批海外儿童文学名家名作,同时将感动中国孩子的故事介绍到海外,并通过“曹文轩儿童文学奖”的设立,培养有海外推广潜力的儿童文学作家队伍。

学乐出版社在适应这种改变方面做出了一些探索,推出了《更多发现》系列。面对数字化给出版和阅读带来的冲击,出版社应该有效利用这种新的技术,采用实体书阅读和网上扩展阅读相结合的形式,不仅能够大大提高孩子的阅读量,还能激发孩子的阅读兴趣,丰富他们的知识面。

最后,李学谦表示,互联网没有改变图书出版的本质,内容依旧是最重要的,互联网也没有使孩子抛弃纸书,但是,童书出版人不能无视互联网的存在,要有能力实现全媒体出版,实现线上线下全渠道的发行、营销工作。

海豚出版社总编辑吕晖在“童书出版的传统与转型”演讲中讲到,只有童书转型,传统童书出版界才不会提前被时代淘汰。转型不是改变儿童阅读习惯,而是先要升级传统出版人的观念。作为拥有海量互联网用户的中国,互联网的边际成本很低,所以中国的童书出版转型与世界相比拥有巨大优势。目前,数字图书发行渠道繁多、模式多样,但产业资源尚未形成成熟的产业模式,如何对受众人群的精准传播是未来童书出版转型需要研究的重点。此外,童书网络出版侵权、数字产品内容同质化严重导致行业资源浪费等问题仍需进一步解决。

对于中国的童书来说,品牌的建立极为重要,目前中国童书既有经典的老品牌,又有优秀的新品牌。建立品牌是艰苦的过程,需要童书出版人艰苦的努力。

大家简单地认为童书市场向好,纷纷以逐利为目的参与到童书出版的队伍里来,而忽略了童书出版的专业态度和专业能力。大家都觉得做童书门槛低,谁都愿意来踩一踩。蜂拥进来了这么多出版人,是不是每家都在里面获取到了利益,或者说找到了持续发展的方向和目标,想必也并非如此。

焦点三:童书出版新尝试

数字化阅读是趋势 但仍不可替代传统阅读

接力出版社社长黄俭:童书创作者之间的合作方式不断创新,以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和巴西知名插画家、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得主罗杰·米罗合作出品的《羽毛》《柠檬蝶》为例,联合制作不仅是中国儿童作品走向世界的新思路、新方法,更可以把中华优秀文化传递给世界,在与世界分享的同时,为国际童书市场带来生机与活力。

内容创新。现在少儿出版一方面总量品种很多,一方面创新能力不强。很多出版商囤积了大量国外图书版权,就是先把预付金交了,什么时候出,不知道。还有很多在公版书上打转。现实题材的儿童文学、人文社科、少儿科普,还有图画书这些板块都是我们原创的短板。

在中国出版人努力寻找走出去的突破口时,国外众多出版机构也在积极了解中国。中外出版机构之间的合作也在不断深入并不断创新。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中国出版社在扎根本土的同时,通过资本合作,成立新的出版机构或共同推出好的童书产品,为中外童书不断丰富品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另一方面,整合资源、扎根海外也是中外出版机构合作的新模式。

目前,绝大多数中国童书出版社基本上完成了纸质图书的初级数字化进程,并在产品上实现突破,通过二维码技术,AR、VR技术,增加图书的附加值,拉长产业链,同时探索平台和流程的再造。例如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通过建立协同编撰平台,实现全媒体、多介质的复合出版,完成由内容提供商到信息服务商的转变;接力出版社天鹅阅读网平台,通过多媒体融合,将网络阅读、纸质图书以及垂直社区融为一体。

面对童书出版业的发展,学乐出版社在要做的不是简单地推出优质图书产品,我们要采取更多的服务来帮助最终消费者了解我们的产品,所以各类针对最终消费群体而展开的活动是绝对有必要的。

法国伽利玛少儿出版社首席执行官海德薇吉·帕斯克、企鹅兰登童书出版集团出版总监弗朗西丝卡·道威、美国学者出版公司授权总监詹妮弗·鲍威尔也就相关问题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面对互联网时代,童书出版将在内容的表达方式、产品形式、发行渠道和营销方式上发生新的变化。习惯了互联网的儿童读者已经不再满足于文字、图画,他们还希望能够在书里听到声音、看到连续的画面。因此,纸质读物中使用AR、VR技术,在中国童书出版中就成为了常用手段。儿童读者喜爱的听书产品市场发展速度更是惊人。

童书不能拘泥于形式

而关于未来童书的新题材或新形式,尤斯伯恩认为变化不大,孩子们愿意阅读的知识领域有限,类似恐龙、海盗、童话故事、太空等知识领域比较受孩子的欢迎。虽然偶然会有例如计算机科技的新领域会成为新的创作题材,但是,这种情况非常少见。因此童书出版人要不断地找到“新酒”,装进“酒瓶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