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必须有趣、有益、有用,曹文轩新小说
发布时间:2020-03-24 16:34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原标题:儿童文学作家金波、曹文轩沪上对谈——儿童文学应当有审美的品位和格调

“六一”儿童节前夕,人民网文化频道“文艺星青年”工作室特邀请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著名作家、“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做客访谈,聊一聊曹文轩的最新作品《穿堂风》,畅谈儿童文学与教育。在曹文轩的眼中,《穿堂风》是一个关于人格、关于尊严的故事,透过文学看见的是人性;朱永新认为,文学是打动人的最好形式,要发现孩子内心向善的力量……干货满满,快来阅读吧!

适逢“六一”儿童节临近,曹文轩带着他的新小说《穿堂风》归来。自从去年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后,曹文轩就一直在探索他的小说之“新”, 新的含义包括“新的思考”“新的理念”“新的气象”,当然作为得奖后的第一部作品,《穿堂风》也是他文学创作的新起点。儿童文学不仅给孩子带来想像的空间,也能给予成年人一些思考。

2019年5月23日下午,由中国出版集团、人民文学出版、天天出版社举办的“曹文轩新小说”系列研讨会暨《草鞋湾》新书发布会在现代文学馆隆重举行。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中国作协副主席、儿委会主任高洪波,着名评论家、诗人谢冕,着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金波,着名评论家、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着名儿童文学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泉根以及孟繁华、贺绍俊、汤锐、徐坤、李洱、刘颋、陈香等专家、评论家出席研讨会。一起出席的还有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潘凯雄、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以及天天出版社社长张弋辉、天天出版社总编辑张昀韬。4

曹文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谈儿童文学的审美品位与审美格调,归根到底是谈好的儿童文学应该具有什么样的品位和格调。以儿童文学作家金波的理解,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必须有趣、有益、有用。2017上海国际童书展首日举行的“金波、曹文轩对谈会”中,金波表示,作品有趣,孩子才会喜欢,才愿意去听、去看。“有益,就是对孩子有好处,有正能量,孩子听完了故事会思考,应该得到怎样的一个益处。”

谈《穿堂风》

对于曹文轩的这部新作,该如何去解读,又该如何理解他想要传递的价值观,则需要一一剥开《穿堂风》里那层层的风景去体会。书中有这样一句话:“享受着穿堂风的孩子们,有时会想到橡树,但更多的时候会将他忘掉——忘得干干净净,仿佛油麻地压根儿就没有这个叫橡树的男孩。”而一部好的作品也是孩子们的“穿堂风”,你可以享受其中,其乐无穷。但若不去思考与想象,那些深刻的成长印记也将随风而逝。

图片 5

人物名片 曹文轩

至于何谓“有用”?金波特别指出,儿童文学是给孩子读的,也是给成人读的,成人读了,要和儿童去交流,并引导儿童阅读。“有用就表现在成人可以不断地去开掘作品的内涵,开掘其丰富性、技巧性和多样性。你可以这样看,他可以那样看,这些不同的看法和感觉,通过老师和家长送到孩子手里,让他们感觉到作品有用,所以‘有用’这两个字主要是针对着成人看儿童文学的。”

一个关于人格、关于尊严的故事

人性的命题是文学不可回避的

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潘凯雄在致辞中提到,曹文轩先生是中国出版集团的重要作者,2016年他获得国际安徒生奖之后共有《穿堂风》《蝙蝠香》《萤王》《草鞋湾》四部新作在中国出版集团出版。这四部新小说反映了曹文轩的自律追求和自我突破,凝聚着他对儿童成长关注的新视角和新思考。

男,1954年生,江苏人,中国儿童文学作家,197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并留校任教。任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大学教授、当代文学博士生导师、当代文学教研室主任,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客座教授。主要作品有小说《草房子》、《青铜葵花》、《山羊不吃天堂草》、《根鸟》等。2016年4月4日,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

要培养孩子强大的内心

男孩橡树因为父亲偷盗,是村里最不受欢迎的孩子。炎热的夏天,当其他孩子在草棚底下享受凉爽的穿堂风时,橡树却一人在寂寞而广阔的天地里独处。稻田里、河堤上、水塘边,他自由自在地奔跑、呐喊,仿佛周围的世界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村里屡次失窃,大家都把怀疑的眼光投向了橡树,自尊的橡树想尽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在一次次的挫折中,正直与善意激励着成长,橡树最终与偏见达成了和解。

晶报:您的新小说《穿堂风》读起来有点淡淡的忧伤,我们看到一个关于孩子自尊心在故事,您最想通过这个故事表达什么?

图片 6

曹文轩的身份、头衔比较多元,都很受关注。比如他曾经是风靡一时的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评委,曾为韩寒、郭敬明等人刚出道的书写序。以至于有人称他为“青春文学之父”;他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博导教授,学者,他带的研究生有徐则臣这样的70后实力派小说家;他还曾深度介入中小学语文教育。他还多次参加中学语文教材编写;而他的儿童文学作家头衔,自2016年4月以来,又被格外凸显出来。4月4日,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曹文轩被宣布获得了被誉为“儿童文学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国际安徒生奖,让中国文学界倍感惊喜。这是该文学奖创设60年来,第一次由中国作家获得。载誉归来的曹文轩,获得国内文学界及媒体空前的关注。情形之热闹,堪称“儿童文学界的莫言”。

对于金波的这一说法,少儿军事文学作家八路非常认同。他以自己的写作现身说法道,所谓有趣,即故事要有意思,不枯燥,合乎主旋律、正能量,但是不一味高大上,而是要接地气。

星青年:前不久,曹老师推出了新作《穿堂风》,能否跟我们谈谈这本书的创作过程?

曹文轩:还是想对人性进行审视和思考。橡树因为父亲的原因,受到人们的歧视和排斥,所以当村里失窃时,人们首先就会怀疑他。但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橡树是个非常自尊的孩子,他用一种近乎悲壮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尊严。这个故事里包含了很多人性的命题,对尊严的维护,对美好的追求,人与人的关系等等,都是文学不可回避的。

人民文学出版社臧永清介绍说,曹文轩新小说出版以后屡获佳绩,获得了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出版物、深圳十大童书等重要榜单和奖项,迄今印量已达90万册,并成功输出阿拉伯语、日语、土耳其语、塞尔维亚语等版权。随后,在场领导、嘉宾与着名作家曹文轩一起为《草鞋湾》进行了新书发布仪式,寓意着曹文轩新小说又开启了一个新的旅程。

7月24日,曹文轩受主办方之邀来到香港,现身2016香港书展,做了一场《混乱时代的文学选择》的文学演讲。在演讲开始之前,华西都市报记者也约访到曹文轩。穿着一身西服的曹文轩,温言细语,儒雅的学者气质尽显,但是谈起中国儿童文学写作的种种现状,当下青少年阅读的问题,话头却锋芒毕露,犀利深刻。

而所谓“有益”,体现在八路的创作诉求中,是希望对孩子的成长有益。八路表示,虽然现在的中国儿童文学市场相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改观,但倒退十年,他儿子小的时候,儿童文学读物却是特别单一,以校园题材为主,还有一些同类题材的漫画,“找不到适合给他看的读物”。

曹文轩:我最近在写作的方向上可能要做一点点调整,之前我写长篇的规模都比较大,一般在20万字以上,可是据我所知,国际上的儿童小说,一般没有这么大的规模。我有一个想法,让孩子看一些短篇,看规模小一点点的长篇,这可能对他们的写作会有很大的用处。因为特别长的长篇里的水分比较大。短篇就不一样,一个短篇非常非常精致。

晶报:每个人都是从儿童成长起来的,但儿童的心理世界又常被成人所忽视。《穿堂风》让我们看到了孩子们的世界丰富而细腻的,您是否想用儿童的视角来审视成年人?

在随后的研讨会上,与会嘉宾从文学成就、艺术追求以及审美趣味、开拓创新等角度对“曹文轩新小说”系列进行了充分而深入的研讨。

谈得奖 “欣慰远大于快乐”

正因为此,八路萌发了自己给孩子写童书的想法。“迄今为止,我都写的清一色的军事题材。刚开始反响不怎么好,我最早的一套书《少年特战队》卖得不好,但是经过四年左右的积累,《特种兵学校》出版后的第二年就开始畅销,所以它需要经历一个培育的过程。”

另外,我写东西的习惯和一般的作家写东西的习惯并不完全一样,我从来不写昨天看到的事情,我写的东西常常是很多年前的事,必须在我的大脑里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记忆了。就像海里的岛屿,这个岛屿随着潮起潮落,有时候出来,有时候就被大水淹没了。我的记忆里很多这种岛屿,有时候显示一下,潮水一上来以后又淹没了。到了终于有一天我觉得可以我来到这个岛上去了,我就可以动手写作了。《穿堂风》也是如此。

曹文轩:我的儿童文学作品不仅孩子能看,成人也能看,而且据统计,阅读我作品的有三分之一的读者是成人。《穿堂风》中男孩橡树遇到的问题其实也是我们所有人都会遇到的,是新世纪中国人各种情感的组合。这个故事就像一面镜子,照出我们所有人的生活状态,不只对孩子,我相信对成年人也有启发。

国际安徒生奖之后的持续突破

被宣布自己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后,曹文轩回忆自己的第一反应,是欣慰远大于快乐,“听到获奖的消息,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中国儿童文学终于被世界承认了。我此前对儿童文学的判断也得到了佐证。早在十多年前,很多人都认为,中国当代的文学与国际文学有很大差距。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中国最优秀的文学,就是国际水准的文学。莫言得诺奖,佐证了我的观点。中国当代儿童文学作品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一部分,水准都是一致的。我能得到这个奖,也能改变一些人对中国儿童文学的低估看法。”

某种意义上,这是因为八路填补了一个儿童文学领域的空白。他开始写作时,国内还没有少儿军事文学这个概念,也是他最早给这一类别下了定义。在八路看来,少儿军事文学必须包括知识、技能和品质这三个要素。“我的书里,会提到很多军事科技知识,军事科普知识,军事谋略知识,然后还有一些军事的,特别是未来科技的知识。说到技能,其实就是教给孩子在困境求生的技能。接力出版社前些年出版一本《荒野求生》的书,就强调技能。体现在我的书里,我写到战斗机被击落了,里面的人物是怎么活下来的,战斗机里面会投放一个救生艇,救生艇里面有救生包,救生包怎么用,我讲得很细,操作性很强。然后讲他们是怎么求生的,怎么捕鱼等等,这些都很具有操作性的知识技能。”

星青年:这本书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没有风景就没有我的小说

图片 7

不过,得大奖,也让曹文轩有自己的“烦恼”,甚至“焦虑”。

说到品质,体现在少儿军事文学题材上,八路认为,就是要培养孩子强大的内心,让孩子通过书里的这些励志故事,学习坚韧不拔、做事情不抛弃不放弃的品质,成为一个有责任感、有担当的人。同时还要让他们有强健的体魄。只有把知识、技能、品质这三个要素综合在一起,并把学会生存的理念贯穿其中,才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少儿军事文学。

曹文轩:这个长篇想表达的是人格和尊严,同时又想告诉孩子们,或者告诉大人们一个道理,人的人格一旦破损,人的尊严一旦破损,再想去维护它,去保持它,需要非常强大的力量。这个作品写的是一个曾经有毛病的孩子,这个毛病还不小,他父亲是一个小偷,在父亲的影响下,他也做了小偷。父亲已经抓到牢里去了,孩子现在想做一个好人,可是当他要做一个好人的时候,难度很大很大。但是这个孩子最后做到了。我写到最后的时候,我自己也被震撼到了,特别是有一段文字,孩子把他自己和真正的小偷拴在一块的时候,距离他妈妈的坟墓很近,他就想起来他妈妈临终时,曾经把他叫到跟前,让他答应,从此做一个好人。他是答应了的。现在他做到了。

晶报:在您的作品中,我们经常能看见“田野”“河流”“树林”等乡村景色,给人清新之感。对风景的描写是否成为您作品中很重要的元素?

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在发言中说,曹文轩新小说呵护孩子成长,肯定人性的力量,但彼此间呈现出不一样的风格。《穿堂风》挖掘孩子心中的善,具有很强的教育意义,《萤王》则有童话气质和色彩,《草鞋湾》又是一个侦探故事,充满情与理的冲突。

在文学界,流行有一个很著名的“魔咒”:得了文学大奖的作家,很难再写出好的作品来。4月份刚获悉自己得大奖的曹文轩,对此,并不以为然。当时他对采访他的记者说,获奖对他“没有太大影响,可能只有一周。”他当时还准备写一部长篇小说,写一个留守儿童的故事。

由此引发的疑问是,这般充满阳刚之气的童书,是否只是“写给男孩的书”?事实上,接力出版社此次推出包括《集结,猎人特训营!》《展翅,獠牙战斗机!》《出击,“虎鲸号”航母!》《强攻,海星岛要塞!》四部作品的“铁血战鹰队”系列小说时,也曾考虑打上“写给男孩的书”的标识,但后来还是没有这么做。实际的情况是,这套书同样受到女孩的关注。八路表示,如果说男孩更关注书里面的军事知识,女孩更关注的是里面的人物。

星青年:为什么叫“穿堂风”这个名字?

曹文轩:我的作品历来对风景都非常重视,在我看来,生成美的途径尽管千条万条,但最重要并最容易收到效果的途径就是描写风景。风景,是与古人天人合一的理念紧密相关的,表现了人类对大自然的敬畏。在我看来,小说中的风景和小说中的人物同样重要。我写过很多风景,不只是故乡的苇荡草木河流,还有北方草原地区的群山沟壑,没有这些风景,也就没有我的小说。

图片 8

在7月24日的香港书展上,曹文轩语气颇为无奈地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我原计划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处理完各种事情,然后进行新的创作。现在完全成了一句空话。事情太多了,超出了我的预料。而且很多邀请和要处理和接待的事情,都是有理由的,没有办法拒绝。这让我写小说的时间和精力,受到很大的影响。从4月份获悉得奖到现在,我只有时间写过两篇小小的文章。坦白说,我很焦虑,很急于想回到书桌前。我深深懂得,一个作家,如果一直不创作,那他就什么也不是。”谈作品 儿童文学并非“小孩儿腔”

创作要重视经验和记忆力的观感

朱永新:为什么叫《穿堂风》呢?我跟曹文轩是老乡,在我们老家农村里面,门和窗整个是穿过厅堂的。它是一个意象,在炎热的夏天,孩子们有那么一块阴凉的地方,在那里享受着清爽。但是橡树就不能够跟他们在一起,其实他内心很渴望也像其他孩子一样,也有那么一个穿堂风,也有那么一个阴凉的地方。但是,他在炎热下,爬到屋顶上去。其实他是通过这样一个行为的艺术,在展示自己内心的孤独,渴望被理解、被认同、被尊重。

晶报:说到乡村风景描写,很自然就会让人想到沈从文。您的文风也似乎与他有相似之处?

中国作协副主席、儿委会主任高洪波也对曹文轩的自我突破进行了肯定。他说,曹文轩在获得国际安徒生奖之后笔耕不辍,并有意开启新的尝试,写萤火虫,写动物,《草鞋湾》又是一部不同寻常的侦探小说,书名就让人产生奇特的阅读错觉,反映了一个以写作为生命的作家在登临艺术高峰后挑战自我的无限可能性。

“1925年,上海丝绸工厂主的儿子杜梅溪,在法国马赛偶遇法国女子奥莎妮,娶其为妻。二战期间,杜梅溪偕妻回到上海。小说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时代背景,以小孙女阿梅的成长为主要线索,从这个孩子的视角回忆,在特殊的年代中一家人的相扶相帮。”这就是今年6月,曹文轩在其最新出版的长篇儿童文学作品《蜻蜓眼》中讲述的故事,这也是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后的首部小说。谈到这部小说,曹文轩的写作焦虑似乎得到舒缓,语气里全是欣慰,“这个长篇,是得奖之前,花了几个月完成的。其实,它在我心里酝酿30多年,现在终于跟大家见面了。”曹文轩对这部作品很有信心,“我预料,它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不亚于当年的《草房子》。”

如果说重视知识积累是重视经验感的一种体现,那么八路少儿军事文学作品对知识的借重,在一定程度上对应了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在对谈会上强调的,当下儿童文学创作尤其要重视经验,重视记忆力的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