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儿童文学作家金波身上,这首由儿童文学作家金波为小朋友创作的《我们去看海》在
发布时间:2020-03-26 05:44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原标题:亲近儿童 发现儿童 思考儿童

接力出版社近日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幼儿文学的边界与特征——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

多年来,我一直呼吁幼儿文学的繁荣。

金波

2017年5月8日,由广西出版传媒集团主办,接力出版社承办的“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新闻发布会暨征稿启动仪式”在北京的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这标志着“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和“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自2017年1月启动开始后,正式向社会公开征集作品。首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投稿日期为2017年5月8日至2017年12月31日,首届“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投稿日期为2017年5月8日至2018年2月28日。

图片 4

李敬泽、高洪波、金波、秦文君、徐鲁、汤锐、朱自强、陈晖、李敏谊、瞿亚红、杜传坤、胡华、崔昕平、刘颋、刘秀娟、陈香、刘丙钧、郑春华、王一梅、萧袤、熊亮、吕丽娜、李岫青等20余位专家学者、作家、画家、评论家参会,白冰等作为主办方代表参会,参会媒体20余家。整个研讨会严谨、活跃,与会者围绕“幼儿文学的边界与特征”主题进行了生动严谨的切磋、讨论。

记得在七八年前,我和束沛德兄说过:“我们有两次退休,一次是在本职工作上的退休,一次是在业余爱好上的退休。”现在我面临第二次退休,在我迎来儿童文学创作六十年的时候,我要慢慢地放下这支笔,开始过第二次退休的生活了。

在儿童文学作家金波身上,有许多令当下创作者仰望的地方:创作60年先后出版70多部作品、获得国内外多个儿童文学大奖、30余篇作品收录进《语文》教材、今年5月以他的名字成立了“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 ……而对于喜爱他的小读者们而言,真正感染他们的是金波的童心和诗意。没有童心,他难以持续创作60年并以此为乐,没有诗意,也难以让他一次次回到童年记忆中,寻找诗歌和童谣对自己最初的文学启蒙,于是创作儿童诗歌也成了他一生追求的艺术事业,始终是他不变的初衷和砥柱。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儿童文学作家金波、曹文轩,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CBBY)主席、中国出版协会少读工委主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文学评论家束沛德,《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梁海春,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部务委员赵勇富,广西壮族自治区新闻出版广电局党组副书记吕洁,广西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覃超等出席活动并致辞。

嘉 宾:儿童文学作家 金波(中)

会后,第二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征稿倒计时6个月启动仪式举行,与会嘉宾们齐聚一堂,共同见证第二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征稿倒计时启动。启动仪式上,接力杯双奖评委会主任高洪波,接力杯双奖组委会副主任、秘书长白冰与金波共同呼吁——希望有更多的作家、画家拿起笔来为幼儿写作,为幼儿读者描画出一个快乐美好的文学世界。

就在这时候,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和我谈起设一个“金波儿童文学奖”。这是他第二次谈这个问题。在他第一次谈这个问题之前,还有朋友也和我谈过这样的想法,我都一一婉言谢绝了。这次白冰又提出这个问题,并且做了些严密的准备工作。他很认真,一次次地谈。我当然还是谢绝。白冰很坚持,我便串通了高洪波,请在三人谈判时,要站在我这一方,说服白冰收回成命。谁知到了现场,洪波表态含糊,致使我的意见没有通过。事已至此,我只好接受白冰的一番好意,勉为其难接受了。

正因为有了这两者作为创作基础,使得金波在历经儿童文学创作多个时期后,依然能洞悉当下儿童创作的重心和不足,这也是他为何坚持要让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文学奖之前冠以“幼儿”两字,低幼童书在今天的儿童文学市场是竞争最激烈也是品类最丰富的板块,这里集中了优秀的年轻创作者,也充满了急功近利的市场心态,一直在发现儿童、观察儿童的金波提出了自己对幼儿文学作品的三个要求:“有趣”、“有益”、“有用”。幼儿的心灵就像一座花园的初长阶段,如何靠近如何引导,是每一个创作者和出版者都应再三审慎为之的。

高洪波在致辞中谈到,“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的设立,体现了这两个奖项的指导单位、主办单位以及承办单位的大情怀,令人感念、感佩。同时,这两个奖项的设立,会很好地推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事业的发展,为幼儿文学作者、中短篇儿童小说作家提供了一个展示的大舞台。他认为,文化自信要从小培养,做有根的中国人要从孩子做起。这两个奖项的设立,可以引领中国原创儿童文学创作的队伍向前走,是对整个中国文化发展的推动,希望更多的儿童文学作家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展示自己的水平,也希望这两个奖项,可以持久地举办下去,并且越办越好。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陈晖(右)

图片 5

但是,我提出了一个建议,把这个奖设立成“幼儿文学奖”。我为什么独对幼儿文学这么热情?这是我儿童文学创作六十年的一个梦想,一个追求,一个境界。

金波不仅是一位“文学家”,也是一位“鉴赏家”,他关注着儿童文学创作圈的生态,谈起其他作家新近出版的原创作品,他会告诉你其中有哪些创作观念和技巧,而这些原创中国故事不断走向世界,他也认为这是多年来各方自觉推动而水到渠成的事。

“发展原创是发扬儿童文学的根本和重中之重。注重原创、鼓励原创、扶持原创,充分调动作家的原创积极性,进一步提高儿童文学的质量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束沛德认为,坚持文学艺术个性、力求独树一帜,这是儿童文学创作质量从高原走向高峰的关键所在,“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正是在鼓励作家拿出有文学艺术个性的高质量作品,更好地提升小读者的品位和情趣,为他们的成长输入正能量。

主 持:河北省廊坊电视台 郝钢(左)

边界”和“特征”抓准了要害

首先,幼儿文学是启蒙的文学。我们倡导全民阅读,构建阅读社会,更不能忘记婴幼儿的阅读。文学对于他们来说,是文学的启蒙,也是艺术的黎明。当我们给婴儿朗诵第一首童谣,即使他不懂童谣的内容,单那声音就让他感受到了艺术的美听。声音大于内容,婴幼儿的审美从朗读开始。幼儿文学离不开“有趣、有益、有用”,特别是“有用”,这是对幼儿文学的创作和教学巨大的挑战。

我们容易忽视幼儿文学的特殊性

据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介绍,“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已经酝酿了多年,终于在今天得到了两位作家的认可,在金波先生从事儿童文学创作60年之际正式启动,无论对于中国幼儿文学事业还是对金波先生都具有特殊的意义。

“走啊,一起走,我们去看海。海风已吹进我们的心中,耳边已响起潮声澎湃……”这首由儿童文学作家金波为小朋友创作的《我们去看海》在“红沙发”活动现场响起时,很多大朋友也随着优美的诗句进入了诗意的儿童世界。6月1日,书博会撞上儿童节,金波和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陈晖做客“红沙发”访谈,与读者畅谈儿童文学的丰富世界。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 李敬泽

第二、幼儿文学是儿童文学中的文学。

记者:今年是你从事文学创作60周年的重要节点,60年里我们的儿童文学创作理念也几经更迭,在你看来,如今大家的创作观念最明显的进步和不足在哪?

对于“曹文轩儿童小说奖”,白冰表示“重点是鼓励短中篇儿童小说创作的奖项,旨在促进中国儿童小说水平、质量的提升,培养和壮大儿童小说创作队伍”。

在金波看来,孩子的世界极为丰富,是天生的诗人,人们通过写作和阅读与孩子接触,可以被引领着回到童年,而通过对孩子阅读兴趣的引导,也能影响人一生的素养。

图片 6

儿童文学鲜明的年龄特征,使它有别于“成人文学”。小读者年龄的增长规定了儿童文学丰富的写作技巧,婴幼儿文学的拟人、拟声、反复、顶真等技巧,还有语感的体认、母语的情结、浅语的技巧,都是幼儿文学创作格外注重的。总之,幼儿文学虽然在体裁、体例上短小浅显,但它须要掌握的技巧却很丰富,可以说幼儿文学是“最典型”的儿童文学。

金波:我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这60年,经历了文学为政治服务、儿童文学是教育的文学、文学要回归儿童回归文学这几个阶段。从我创作实践的切身体会来看,我们的儿童文学在不断地发展,不断地进步,优秀的作家和作品大量地涌现。我认为最大的进步就在于随着科学的儿童观的确立,给儿童文学带来了新气象、大繁荣,全社会都比较重视儿童文学了。就以我个人创作的成果来看,我较好的作品十之八九是近三十年写的。而且我还看到了新成长起来的年轻作家的创作,他们有才华,起点高,读书多,肯钻研。当然,我也看到了伴随着儿童文学的大繁荣,需求量的迅速增长,把儿童文学创作简单化了,追求数量上的满足,忽视质量上的要求,使得一些刚刚走入儿童文学创作的年轻作者给自己设定的门槛就比较低。这不但会影响作家的成长,也会影响到一个时期的儿童文学的健康发展。

对于这个奖项的设立,金波表示“诚惶诚恐”,在与主办方的交流过程中,他坚持定位于“幼儿文学”。他认为,“幼儿文学是启蒙的文学,我们倡导全民阅读,构建阅读社会,不能忘记婴幼儿的阅读。对于幼儿来说,幼儿文学是文学的启蒙,也是艺术的黎明,婴幼儿的审美从朗读开始。”曹文轩则希望这个奖项是纯粹的、文学的奖项,能够以这种方式为中国儿童文学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

懂孩子才能把故事写好

18岁前,尤其是0—6岁的孩子,判断力尚未完全成熟,这一时期,他们的阅读选择要靠成人代为决定。不过,成人的感觉不能直接等同于孩子的感觉,成人的选择更不能忽略孩子本身的感受。幼儿文学是大人们建构出来的文学,因此,“我的感觉”和“你的感觉”能不能合二为一,这是对幼儿文学作家提出的最大考验,同时也是对幼儿教育、幼儿心理学研究、实践的考验,我们还需付出更多努力。

第三,我们需要幼儿文学的境界。

记者:今年5月新设立的“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你坚持要以幼儿文学为之命名。幼儿文学是儿童文学中的文学,但幼儿文学创作也是很有难度的,“有趣”容易,“有益”也有所体现,但“有用”对创作者而言如何理解和实践?

启动仪式之后,金波和曹文轩分别向中国现代文学馆捐赠了部分作品手稿,梁海春代表现代文学馆接受捐赠。

“小手电对着墙,一个一个小太阳。”一个3岁小孩子说的话被金波视若珍宝。陈晖说:“金波先生这么多年把儿童文学写得那么好,是因为他爱孩子,更因为他懂孩子。孩子随口念出的句子,在金波先生那儿就变成了诗句。孩子是天生的诗人,金波先生是天生为孩子写诗的人。”

本次理论研讨会主题中“边界”和“特征”这两个关键词,抓准了幼儿文学的要害——孩子是什么样的孩子?我们期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孩子?在这两个既是“边界”也是“特征”的复合之问里,满含我们的焦虑,而化解这样的焦虑,正是这次理论研讨会的价值和意义:在“边界”和“特征”的双重限定里,我们要知道哪种判断、哪种选择可以既是孩子们喜欢的,也是成年人期待的。

我想起列夫•托尔斯泰,他在79岁高龄时说过:“试着为孩子们写些东西。问心无愧地死去。”要知道他是在写了《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复活》之后说出这番话的。

金波:我特别强调幼儿文学在文学启蒙上的作用,特别强调幼儿文学在培养审美趣味上的引导作用,以及对于母语的认知和热爱,这些都影响着人一生的素养。幼儿文学积极作用的发挥,必须先要由成年人会“用”,这个“有用”,就是发掘幼儿文学中潜藏的一些特质,让婴幼儿真正地走入文学,激发他们感受欣赏文学的热情,让他们觉得文学很“好玩”。

相关阅读

很多人觉得儿童思维简单,没有太多的知识和阅历,自以为能很容易了解他们,事实并非如此。金波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他问孩子们什么是爱,其中一个孩子回答:“妈妈叫我名字的时候是爱,当妈妈呼唤我名字的时候,我觉得非常安全,我就得到爱了。”很多类似于这样内涵丰富的话,往往是从孩子们嘴里说出来的,因此金波认为孩子的世界很丰富,通过写作和阅读与孩子接触,大人可以回到童年。

幼儿文学事业的不断进步、发展和成熟,除逐步建立起幼儿文学独特的文学、审美、社会、心理价值谱系外,还需要确认幼儿文学在整个儿童文学中独特而饱满的“边界”和“特征”。我相信,在座各位,特别是像金波老师、高洪波老师这些前辈的推动下,在接力出版社这样极具责任感的出版机构、各家媒体的努力下,幼儿文学的发展和繁荣指日可待。

马尔夏克在论述托尔斯泰关于幼儿文学创作时,这样说道:“托尔斯泰写他的儿童读物时,谋求解决的不只是一个教育内容问题,还要同时解决一个艺术的课题。他认为,作家声誉的赢得,不能光靠大部头的长篇巨制……能够写短小精悍、质朴无华的作品,他以为是艺术技巧达到炉火纯青的表征和实证。”

幼儿文学对于婴幼儿来说,他不是“读”,他是“玩”。把幼儿文学立体化,变成声音,变成表演,让孩子很快就进入了文学,成了作品的参与者,成了作品中的人物,成了主人公。所以,当我们写出幼儿文学作品时,除了有趣、有益,还需要成年人认识到并学会“操作”,这就是幼儿文学的“有用”。这都是幼儿文学阅读上的特殊性,我们不能不重视。

金波:为幼儿的就是为整个人生的

金波还举了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例子:有一次他到一所小学讲课,下课后,一个小男孩跟他提出了一个要求:“金波爷爷,我想揪一根您的白头发行不行?”因为太突然,金波有点不知所措。就在这时候,班主任赶紧把孩子叫到一边去了。后来金波再回忆这件事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让这孩子失望了,他想低下头来,让孩子揪一根白头发,还想问问这个孩子为什么要揪一根白头发。还有一次,金波和几个作者到一所小学参加活动,活动结束后,一个担任小记者的小女孩追上来说:“金波爷爷,我想您的白头发里一定住着小精灵,所以你才有永远写不完的故事。”这一次,金波似乎知道了那个男孩为什么要揪他的白头发留作纪念了。金波说:“孩子们的要求都表达了他们对你的爱,对你的尊敬,对你的希望,他们完全是通过在大人看来既简单又新鲜还神奇的一种动作、语言表达出来的。”

幼儿文学是了不起的文学

我从上面的论述,体悟到创作幼儿文学还有一个重要意义就是我们需要幼儿文学的境界,这就是纯真、朴实和爱的情怀,以及对于孩子的尊重。

记者:你的创作过程,是越趋近于老年,越多幼儿文学的创作,永葆童心是你不变的心理状态,在发现、思考儿童阅读心理方面有些什么经验可以告诉年轻创作者?

曹文轩:文学的边界

亲近儿童、发现儿童、思考儿童,这是金波创作儿童文学,特别是创作幼儿文学时要求自己做到的。“我比较喜欢去深层次考虑一下他为什么这么想、这么做,有的孩子的行为自己觉得很平常,但我们发现了他的闪光点,这就是乐趣。作为儿童文学作家,这就是写作的源泉。”金波回忆,从他开始发表儿童文学作品到现在,一晃60年过去了,一路走来有时候顺利,有时候也不顺利,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是为孩子服务,他觉得很多困难都可以克服。金波说:“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小读者,跟他们打交道,不仅要为他们服务好,而且还要了解他们,研究他们,对他们的健康成长做一些好的事情,以便对他们有正面的影响。”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 高洪波

当我述说完了以上的这一段话以后,尽管我对设立“金波幼儿文学奖”依旧诚惶诚恐,但我看到了一个前行的目标:为幼儿的就是为人生的!

金波:亲近儿童、发现儿童、思考儿童,这是我创作儿童文学,特别是创作幼儿文学要求自己做到的。幼儿尽管生活经验不足,知识欠缺,但从精神层面上看,幼儿都有自我调整的能力,这就是丰富的想象力。对于某些现象和事物的解释,他们会有自己的逻辑。在我们成年人看来,很可能是幼稚可笑的。但是,如果你尊重他们,和他们平等地交谈,你会发现他们常常有一些出奇不意的想象。许多年前,我的一个学生带着她的女儿来看我。小孩子给我画了一个大苹果,她对我说:“这个苹果不是让您吃的,是陪伴您的。”因此,她给这个苹果画了鼻子、眼睛、胳膊、腿。这还不够,她又在苹果的脸上戳了许多点点。她解释说:“有雀斑的女孩儿勇敢……”据此,我塑造了一个苹果小人儿的形象,创作了一本《苹果小人儿的奇遇》。幼儿成长很快,变化很大,你会突然发现他们聪明了,懂事了,会表达了。要珍惜他们这些变化,幼儿的内心世界,是一座丰富的花园。

选书要遵循儿童阅读规律

图片 7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