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需求与语文教学中关于写作的能力发展之间存在较大距离,大学和中学的语文学习篇目该如何衔接
发布时间:2020-02-16 08:38

曹文轩,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北京大学教授。10月6日,这位大师携新作《疯狗浪》在湖北武汉举行了新书首发仪式,活动结束后接受了看看新闻Knews记者专访,畅谈了阅读的独有魅力。

他说,创意需要建立在写实的基础上,目前中国儿童文学仍需要加强对现实的记忆。“儿童文学最重要的品质,一个是记忆力,一个是想象力。当我们说到鲁迅,说到托尔斯泰的时候,我们都是赞赏他们对当下现实的记忆特别好。”

教材只是教学的素材而已。它只有通过教师的教学实践才能转化为现实的教学内容。然而,文选型语文教科书的每一个单元由若干篇文章组成,就单篇文章而言,每篇文章的教学价值具有多元性和不确定性,因而每篇文章的教学内容选文本身是不能够给予明确的指示的。

(二)

  答:对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毫无秘诀”,只有指引、鼓励同学们多读、多写、多观察、多思考、多实践,只读不练不想不实践,是进步不了的。

“都说开卷有益,但在信息爆炸、图书泛滥的今天,这个说法还有待商榷。”曹文轩说到,“我曾经跟许多家长、老师说过,有一些书与其看不如不看,因为那些书不光不能帮助孩子提高写作能力,它还有可能破坏小孩的写作能力,破坏它的天然语感。所以今天我们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阅读的问题。”

在曹文轩惯常的“乡村图景”中,大河、芦苇荡、村庄这些意象不断出现,勾勒出一位苏北少年生长在“油麻地”的童年轶事。其代表作《草房子》出版21年以来已印刷500次,版权输出到日本、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西班牙等国,被译成多国文字在海外发行。

这种结合的目的在于改变以下三种状况:

读与写比较,它又是奠基部分。我们一般是从读延展为写。写作属于语文应用能力的较高层级。过去的读写,属于少部分人的专利或专属。例如阅读,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读书识字,需要在学校学习,学习资源短缺,这为贵族垄断。近代工业化社会发展后,义务教育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大众接受教育更为寻常。这就让阅读能力演变为大众所有的社会文化能力。而今,阅读很普及,不识字,不会阅读的人少了,所需要的阅读能力显然要提高,而且需要逐步发展为专业化阅读,服务于一个人适应社会的专业化能力。阅读这个奠基的基础提高了,之于写作的发展,起点也就高了,要求也要提高。社会需求与语文教学中关于写作的能力发展之间存在较大距离。

  问:大学和中学的语文学习篇目该如何衔接?

文字是阅读的灵魂

“在写《疯狗浪》的时候,我整个写作的感觉都不一样。这部作品在我的个人写作史上,是非常有特点、非常重要的作品。”他说,《疯狗浪》有着不一样的叙述口吻,但是依然是在他的美学平台上完成,依然看得出是他的“孩子”。

阅读方法和策略的变革是部编本教材的重大特色。

(一)

  现在市面上有一些指导写作的书刊,其中提出了不少条条框框,似乎很全面,但却缺少生气,没有血肉,非亲自摸索、体验得来。这使我想起了读过的中外作家、学者亲自写出的学习与写作经验,至今令我印象深刻。他们或说理或抒情或描写,各种写作知识都有。他们的文章不仅使我在学习写作上,更在思想上、生活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不比那些条条框框、缺乏感悟力的说教更有说服力吗?

文字是阅读的灵魂。“信息爆炸的时代,我认为更应坚持文字的阅读,这个可能是我根深蒂固的看法。如果只有声音的阅读、图画的阅读等其他的阅读,唯独没有文字的阅读,那么这个阅读肯定是不健全的。”曹文轩介绍,“虽然我很赞同各种媒体平台通过各自特有的功能让阅读的传播越来越广泛,但并不意味着在我的心目中他们的位置就是同等的。”

在新书首发分享会现场,一名老师和小学生代表,在舒缓的配乐中朗读了《疯狗浪》的最末章节——“别了,船花”。

新教材中的“名著导读”

(四)

  答:加强语文教材和语文学习的人文性的同时,不能忘记语文的工具性。按教材来说,分为记叙文的阅读与写作、议论文的阅读与写作、诗歌的阅读与欣赏、小说的阅读与欣赏等四项,希望对学生的阅读欣赏与写作能力的提高有所帮助。

作为“部编本”语文教材主编,曹文轩在发布上谈及此次新编语文教材的一些特色,“首先在选文上与原来各种不同的版本就有很大的差别。”曹文轩表示,这些以前都没有出现过,需要教师重新熟悉,另外新编版本在人文性和工具性的平衡方面做得比较好,因为语文教学的目的是培养语言文字表达能力,最后曹文轩强调,语文教学和写作需要紧密联系起来,这次的语文教材从课文后面问题的设置也加强了与写作的关系。

新书一亮相,就受到了活动现场的小朋友们的喜爱,正在读小学三年级的高馨语说:“我家也有一只小狗叫琪琪,她非常粘人,总跟在我后面。可是书中的小狗沫沫非常有主见,能够从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狗,逐渐成长为一只坚强而独立的狗妈妈,她的故事教会了我独立和勇敢。”

“人文主题”力求形成一条贯串全套教材的显在线索。人文主题强调语文与生活的联系,重视主流文化、传统文化的渗透,促进学生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

在现实语文教材中,写作与阅读单元关联,体现为阅读的延展。同时兼顾了写作的能力发展的序列,也就是尝试把阅读的知识点和能力点,作为写作教学的训练点,按照发展序列排列起来。

  答:在我们新编的《大学语文》里,更换了大多数原版所选的与现行中学语文主要教材课文重复的作品。我们让大学生要么是学习中学里已经接触过的这些名家的其他作品,要么是选择学习其他名家的作品。大学生应当选读本国优秀文化传统中的名家名作精品与现当代有代表性的名家名作,兼学影响较大的外国名家名作,力求内容丰富、风格多样。总之,学语文是期望在培养学生人文精神、艺术修养与阅读习惯、写作能力等方面,都能起到良好的作用。

一部非典型的儿童文学

谈及缘何命名“疯狗浪”,曹文轩说,这个故事在他的心中其实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但是他却迟迟不肯动手。一天晚上看电视,电视节目介绍“疯狗浪”是一种凶险异常的海浪,来势汹涌,就像一群疯狗一样。那一刻他感觉到,这部小说可以动手了。

“单元说明”将单元课文内容加以简要而文学化的介绍,明确了这一单元的“人文主题”;还从“语文要素”体系构建的角度明确了具体的单元学习内容,使得单元教与学的内容重点、难点得以确定,避免了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的盲目性。

2.写作教学要体现专业化,也要与阅读与口语交际与综合实践活动联系在一起。孤立的写作训练,这种专业化,与基础教育的基础性需要的满足之间会出现悖论。

链接:

语文教学的目的是培养语言文字表达能力

在分享会之后,曹文轩接受了新华社记者专访。“写了几十年的作品,我总提醒自己不要安于现状,不要陷入一种无形的、驾轻就熟的写作模式。《疯狗浪》显然不完全像传统意义上的儿童文学。但我安心,因为我知道,它会像我以前写的那些看上去不十分典型的儿童文学作品一样,会让读到它的读者喜欢。”曹文轩说。

首先,它终结了一标多本的教材“地方割据”的时代。原来人教、语文、苏教等不同的版本的语文教材面目各异,不同的地区采用不同的版本,在编订原则上尽管都是依据2011版课标,但选文、体例上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这种现象尽管有点“百花齐放”的味道,但明显地造成各种资源的浪费,所谓“分久必合”,十多年的教材各自为王的现象终于统一,显然迎合了国人大一统的习惯心理。

与学生的写作发展相吻合,写作教学也需要构建一个双线结构:一条线是教师预设写作序列,引导学生写作,这是要进行较多教师干预的;另外一条线是基于生活需要,引导学生关注生活,观察自然与社会,由此找到建构写作与生活的关联,作文与自己成长的关联。简而言之,写作教学有两条线:基于课程的,教师教学指导线,基于生活的,学生自主发展线。

  问:如何理解语文教材及语文学习的人文性与工具性?

提及自己的新书,曹文轩告诉我们,这个故事会更加凝重一点、更具有想象力一些。读者在阅读的时候一定会有惊讶,会看到《草房子》里不曾显示的另外一种风格。”身着灰白色细纹衬衫的曹文轩向在场数百名读者缓缓道来。“在写《疯狗浪》的时候,我整个写作的感觉都不一样。这部作品在我的个人写作史上,是非常有特点、非常重要的作品。”他说,《疯狗浪》有着不一样的叙述口吻,但是依然是在他的美学平台上完成,依然看得出是他的“孩子”。曹文轩的新书《疯狗浪》由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发行,是一部感人至深的动物小说,讲述小狗沫沫与主人船花、大公狗黑风之间的故事,作品以动物的名义重新诠释“爱”,带给孩子们直击心灵的感动。 

“黑风站了起来,借着即将逝去的月光,看着它们——这是它最后看它们。它全神贯注地看着,心中注满幸福,不久又被离别时的伤感将心注满……”

5.提高写作教学的效果:

我们把学生写作的产品叫做“作文”,小学阶段初始学习,叫“习作”。这个写作似乎是初级阶段,再后是作文,再后呢,就进入社会应用了,产生社会化应用的写作。这是当前我们之于写作的基本发展逻辑。一句话说,我们预设的写作发展是在小学具备了初步文字积累量基础后,才开始有计划训练的,发展流程有三个阶段,即习作——作文——社会化写作。

  再说,学生自小学至中学,各阶段都应有本国语文教育课,到了大学阶段以至今后长期的工作阶段,无疑都应当不断地学习语文,学习得好,工作也才能做得更好。哪能认为学过一阵母语后就已经足够了,不必再学的道理呢?

新华社武汉10月7日电国庆长假,武汉沐浴在凉爽秋风与丹桂飘香之中。6日,众多翘首以盼的小读者和家长们相聚在武汉长江文明馆,聆听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着名作家曹文轩讲述新书《疯狗浪》的创作心得。

阅读教学应克服以往语文教学偏重精讲精读,嚼得过烂的缺点,教会学生根据课文性质和文本特点,恰切地选择精读、朗诵、默读、浏览、跳读、猜读、寻读、比较阅读、群文阅读、读整本的书等阅读的方式方法。

听搞写作研究的刘济远教授谈编写中小学写作教材的事,有一些感想,特别记录下来。

《新民晚报》 日期:2013年10月23日 版次:B4 作者:王蔚

“这个故事会更加凝重一点、更具有想象力一些。读者在阅读的时候一定会有惊讶,会看到《草房子》里不曾显示的另外一种风格。”身着灰白色细纹衬衫的曹文轩向在场数百名读者缓缓道来。

如何实现真正的学生自读?

我是坚持生态作文教学观念的。我们更需要把学生与教师结成一个写作体,共同关注写作。这是一个写作场,具备良好的自然和谐的生态环境,学生在这里提高自主写作能力。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问:许多同学都迫切想知道,如何通过学语文来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

仔细品读,沫沫和黑风一会走、一会跑、一会跳跃,调皮而又亲密无间,并肩久久凝望着大海……曹文轩用细腻的笔触,调动文字的千军万马,诸多雕塑般画面的刻画令读者反复回味。

其次,它强化了德育功能。之所以要进行教材的统编,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学生更好地学也不是为了教师更好的教。而是在当前国际国内意识形态的复杂、严峻的形式下,国家要培养为自己服务的人的需要。

经过如上分析,我们是否可以得到这么几点认识:

  我觉得,语文教材及教师的提示,不求面面俱到,而以把握要点为主,以有助于启发学生思考为目的。学生们也尽可各抒己见,对课文加以讨论。所出的思考与练习题,也要力求从实际出发,期望学生在阅读与写作中养成勤于思考的习惯。

“从前我写了很多在油麻地发生的故事,而在以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将‘告别’油麻地、‘走出’油麻地,去一个更加广阔的地方。”曹文轩说,他已经60多岁了,个人生活经验早就不局限于儿时的记忆,他还有很多非常有价值的、有质量的故事,希望写给孩子们。

统编教材着力于培养学生最基本的、适应时代发展要求的听说读写能力,包括语感、思维能力和审美情趣等;同时,重视优秀文化对学生的熏染,使学生的道德修养、审美情趣等得到提升,培养良好的个性和健全的人格。

写作教学要对于学生的写作发展实施管理,但是全部管起来未必可行,未必有效。

在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百岁老人徐中玉的藏书中,最多的或许要数由他主编的各种版本的《大学语文》了。作为教育部的部编教材和大学的公共必修课,《大学语文》的知名度极高。近日,记者就语文学习的问题,与徐老有过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