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
发布时间:2020-01-11 06:27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启蒙童心绽放梦想“启初·世界插画大展——安徒生终身成就奖50周年展”上海站开幕

1988年安徒生插画奖得主杜桑?凯利的插画作品。(资料照片)

安徒生曾经自述:人生就是一个童话,我的人生也是一个童话。这个童话充满了流浪的艰辛和执着追求的曲折。童话是我流浪一生的阿拉丁神灯。

图片 3

闯入野兽国的调皮男孩迈克斯,胆小而又怀抱梦想的大猩猩威利,温暖友善的垂耳熊,黑发的小女孩爱丽丝……明起正式亮相上海静安雕塑公园艺术中心的“启初·世界插画大展———安徒生终身成就奖周年展”上,陪伴全世界孩子成长的经典插画形象一来就是一大串。这是1966年至2014年间25位“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得主总计近300幅作品首度云集,其中原作210幅。昨天,记者漫步展厅先睹为快,跟随插画大师的画笔,坠入幻想的深海,穿越童真的年代。

从1966年来自瑞士的阿洛伊斯‧卡瑞吉特获颁成为首位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得主,半个世纪以来,插画奖得主的名单上每两年便如约增加一位,到如今已经整整有26位国际上的优秀插画师获此殊荣。该奖项一直以来被视为小诺贝尔奖。

捷克木偶动画开山巨擘吉力·唐卡,永远的野兽国国王莫里斯·桑达克、俄罗斯民俗艺术炼金师塔吉娜·玛丽娜、再创日本传统新风的天才赤羽末吉、世界上最酷的猩猩“威利”之父安东尼·布朗、澳大利亚国宝创作巨擘罗伯特·英潘、斯洛伐克的魔幻巨匠杜桑·凯利……4月29日至7月28日,这些绘本史上星光熠熠的名字集体亮相上海静安雕塑公园艺术中心,在“启初·世界插画大展——安徒生终身成就奖50周年展”上,共同编制出一个奇幻而美妙的童话世界。

国宝级艺术家为孩子画画

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从初创至今经历了50年,期间呈现出怎样的发展和变化?

“启初·世界插画大展——安徒生终身成就奖50周年展”集中呈现了穿越半个世纪的童心与艺术之美。据主办方介绍,本次展览首度云集1966年至2014年间25位“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得主的作品,近300幅展览作品中,原作比例高达210幅。而“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是素有童书界“小诺贝尔奖”之称的“国际安徒生奖”中的画家专项奖。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国际性儿童文学交流平台,“国际安徒生奖”创办于1956年,每两年颁发一次,由总部位于瑞士的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主办,监护人是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历届桂冠得主都可以获得由女王颁赠的、铸有安徒生头像的奖牌。“这一奖项在创办之初只设有作家奖项,但随着图画书创作成为视觉思考的重新探索,主办方于1966年增设了画家专项奖。

国际安徒生奖创立于1956年,被公认为童书界“小诺贝尔奖”。去年,中国作家曹文轩正是摘得该奖中的“作家奖”,令人欣喜不已。事实上,安徒生奖自1966年起还增设了“插画家奖”。此次展览汇集的正是这个奖项几乎所有获奖者的代表性原作。他们均对童书绘画创作投入了实至名归的长久贡献,具有划时代意义,有些本身就是国宝级艺术家。他们以自成一格的题材、技法、想象力呈现出强烈的“视觉语汇”,也诠释着“不重样”的童真。国内童书插画家九儿向记者感叹“这些原作太美,看一眼等于学十年”。在她看来,这些获奖插画大师身上最值得学习的是一种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再简约的作品都不简单。

《世界插画大展安徒生终身成就奖50周年展》今天在上海静安雕塑公园艺术中心开幕。展览首度云集1966年至2014年间,25位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得主的近300幅作品,其中原作210幅,包括安东尼布朗的《胆小鬼威利》、罗伯特英潘的《丑小鸭》、还有莫里斯桑达克的《厨房之夜狂想曲》与《野兽国》展期持续至7月28日。

本次展览按照年代划分成五个展区,来自捷克斯洛伐克、德国、丹麦、瑞士、英国等国的插画家们,以蓬勃的想象力将参观者带回那个充满梦幻色彩的金色童年:秘密花园、拇指姑娘、丑小鸭与睡美人、爱丽丝漫游仙境……经典与原创并进,现实与想象共存,画家们笔触各异,不同的地域文化造就了不同的绘画风格,共同编织出一个奇幻繁丽的梦想世界:来自丹麦的斯凡·欧特的画作有一种清新的气息,透明水彩的层次丰富微妙,一如北欧国度的冷冽空气,迎着森林中的雾气或暖阳,透出干净的光,写实场景也散发着空灵的艺术性。泽比纽·里科利齐融合波兰的民间艺术、版画、拼贴等当代技法,创作出具有抒情色调、创新精神的迷人图像,对当代波兰插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赤羽末吉以水墨渲染画出日本的民间故事,让日本画的手法在现代的图画书中得到再生,让民间故事在现代得以复苏。斯洛伐克的魔幻巨匠杜桑·凯利则通过自己的绘画世界,用丝缕密织的繁复线条、层次异常丰富的奇幻色彩、技艺绝佳的精湛手法,以及东欧民族独特的神秘美感,打造出了一把吸引人阅读绘本的魔法之钥……

永远的“野兽国国王”莫里斯·桑达克,是一位美国国宝级插画大师。他笔下的角色圆圆胖胖,竟还有着细细长长的腿,并不符合标准意义上的“美”;作品往往反映的也是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的种种焦虑、不安,乃至恐惧、愤怒、挫折、妒忌等复杂情绪。此次展出的桑达克代表作《野兽国》数十年间曾累计售出近两千万本,成为全球无数儿童的集体回忆。有人评价“这种表现主义最好地代表了孩子内心的喧哗和躁动”。

《大雪》阿洛伊斯‧卡瑞吉特Alois Carigiet

出现在插画展上的每一位大师,都有着自己的独特艺术魅力。比如澳大利亚插画家罗伯特·英潘。澳大利亚的拉丁语原意是“未知的南方大陆”,这片四面环海的广袤土地上,覆盖着“红色中心”的沙漠,兼具热带雨林与多样的自然景观,自然生态环保观念觉醒较早。英潘便是位写实插画大师,他的画风极其细腻逼真,深具绘画功力,构图、层次、场景、氛围都富有戏剧张力,流露着古典绘画的沉稳优美。他很关切自然议题,《我爱大自然》《生命之歌》《和平在人间》等都是由他插画的环保主题书籍。他甚至还画过玄奘、三国的曹操与孔明等中国传统人物,同样画得栩栩如生。

柯薇塔·巴可维斯基有“色彩魔法师”与“时尚女王”之称,是捷克的国宝级艺术家。在她此次带来的一系列插画作品中,高明度的五彩色块、对比色的搭配与拼贴给人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比如那本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书”的《奇妙的字母世界》,每个字母在书中都化身成独特的形状,有着自己的个性。作者利用不同形状、长度、颜色与材质,让字母大声地“说”出自己的故事。

安徒生插画家奖与安徒生并无关系,一如既往关注儿童

荣获“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桂冠的插画家们,不仅在绘本叙事风格、儿童心理把握、地方文化特色等层面上有值得后人学习之处,他们的作品,往往同时也是一种开创和引领,引导着时代的创作理念和风气。比如永远的“野兽国国王”莫里斯·桑达克。除了在1970年获颁国际安徒生奖外,他还曾五度获得美国图书最高荣誉“凯迪克奖”,同时,他也是国际第二大儿童文学奖项——瑞典“林格伦纪念奖”首届(2003年)桂冠得主。《野兽国》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在当下的儿童教育中,正视并引导孩子的负面情绪已成普遍共识,人们不会再带着一种贬低和排斥的眼光去看待复杂的儿童心理成长问题,《野兽国》的绘画风格和题材也得到了大众的接受,甚至已被奉为经典。但是,在桑达克创作绘本的时代,这种认知还未被普遍接受。画家深知“小朋友很愿意面对那些大人认为他们不该知道的模糊地带”,其绘本创作往往反映出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的种种焦虑、不安,乃至恐惧、愤怒、挫折、妒忌等复杂情绪,在当时颇具颠覆性。正因如此,《野兽国》甚至一度被列为图书馆禁书;直到后来,桑达克的创作逐渐被理解,《野兽国》的故事也被改编成动画、音乐剧、电影,成为备受推崇的经典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