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儿童文学理论评论与创作的同步发展,当下儿童文学市场很繁荣
发布时间:2020-03-21 13:13

虽然历经世事,80岁的樊发稼仍没改掉他直肠子的性格。提到儿童,尤其是涉及他所从事的儿童文学研究工作,让他说假话、吹捧话,是绝对不可能。

图片 1

6月20日,在北京市文联举办的“儿童文学创作的社会价值与文化责任”研讨会上,无论是评论家、儿童文学作家和中学老师都呼吁,儿童文学作家应该多关注现实,多写一些校园题材作品。

很多孩子被网络小说、悬疑、穿越、侦探题材吸引,部分儿童文学为了迎合儿童猎奇的心理,只追求故事情节的曲折与离奇,而忽视了文学的语言美以及教育功能,业界专家学者呼吁——儿童文学要“畅销”更要“营养”

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当下儿童文学也出现了过度商业化的问题,一些作品缺乏思想内涵,过于追求娱乐“糖分”;儿童文学创作出版和阅读受到电子阅读的挑战;儿童文学理论和评论相对滞后于创作……

“现在,一些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家和评论家非常不自信,老觉着‘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其实,中国的儿童文学古已有之,类似《灰姑娘》那样的童话,我们的民间故事里也有。”日前,在北京市文联主办,北京市文联研究部、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和东方少年杂志社共同承办的“儿童文学创作的社会价值与文化责任”专题研讨会上,一生致力于探索童心的樊发稼带着几分愤怒,指出当下儿童文学创作和研究领域的一些问题,“还有少数儿童文学作家文章写得很好,经常得奖,但教给孩子的道理自己都做不到。我认为,写文章首先要会做人,做个好人、有良心的人。”

会议现场  图为北京市文联网提供

此次研讨会由北京市文联主办,文联研究部、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和东方少年杂志社共同承办。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当下儿童文学创作应把握时代性,研究当代儿童的接受特点,更新创作观念,创新写作机制;儿童文学创作应呵护儿童心灵健康,丰富儿童的精神生活,充分发挥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的作用,担当起培养未来新人的社会责任;儿童文学出版不应只追求商业价值,更要注重文化价值和社会效益;要加强儿童文学的理论建设,进一步增强儿童文学理论与创作的良性互动。

“现在学校老师会有这样的困惑,包括家长也是,市面上的图书琳琅满目,该让孩子读什么样的书才好? ”在近日由北京市文联主办的“儿童文学创作的社会价值与文化责任专题研讨会”上,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学区管理中心教师刘颖表达了一些老师和家长的疑惑。暑假到了,给孩子列个书单和书目,引导他们读几本好书,成了学校老师和不少家长的重要“暑期计划” ,然而选择什么样的书却似乎成了一个难题。

6月20日,北京市文联举办“儿童文学创作的社会价值与文化责任”专题研讨会,旨在为儿童文学理论评论与创作搭建交流对话平台,共同梳理改革开放以来儿童文学创作的经验,凝聚当代儿童文学创作担当文化责任的共识,促进理论评论与创作的同步发展,推动产生更多的精品力作。

这番话让冰心儿童图书奖评审马光复想到了儿童文学的奠基人之一冰心老人。冰心父亲的爱国主义教育对她影响至深,引领冰心在生活和创作中勇往直前,做一个正直无畏的人。“儿童文学创作中也应该多出现这样的正能量引领,把光明、希望、积极向上的精神传递给孩子,让孩子们到‘太阳’底下去。”马光复说。多年从事儿童文学理论研究和评奖工作的他,发现现在的儿童文学评论家说好话的多,指出问题、研究和探讨儿童文学发展状况的少,一些评论家本身眼界不足,导致对作品的认识存在偏差。“作家如果真的爱孩子,就不会把儿童文学当儿戏,把不成熟的甚至带有不良影响的作品拿出来。”他说。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和第十次文代会、第九次作代会上重要讲话精神,发挥文艺评论对文艺创作的引导作用,推动当代儿童文学创作繁荣发展,6月20日,“儿童文学创作的社会价值与文化责任”专题研讨会在北京举行。研讨会由北京市文联主办,文联研究部、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和东方少年杂志社共同承办。

业内人士也对儿童文学现状指出了不足之处。儿童文学作家安武林认为,儿童文学如今是块“唐僧肉”,很多非儿童文学作家都在写,但实际上迎合儿童的作品不少,这些作品似乎贴孩子很近,再不行还要上去挠痒痒。但这类作品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存在偏差,对孩子们会带来不良影响。儿童文学作家王小民也认为,如今不少作品都是玄幻、穿越、妖怪、精灵,现实题材作品十分缺乏。与会者对此表示,过分夸大幻想作品的功能,尤其夸大游戏功能,作家有逃避社会责任之嫌。

去年年底上海国际童书展上公布的中国少儿图书零售市场分析报告显示,全国500余家出版机构年均出版4万多种童书,仅去年前三季度,国内童书销售总量就达到约5亿册……如今的童书市场,可以说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那么为什么学校老师和家长还会有这样的困惑?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在贺词中指出,儿童是民族的未来,文学是人类的灯塔,儿童文学从社会学和人类学的意义上都不可小觑,既是个体生命的精神升华,也是整个人类的进步阶梯;对文学阵营而言,儿童文学更是日益重要和强大的写作力量。

曹文轩的《草房子》之所以让人回味悠长,是因为作者将与父亲绵长的回忆一点点记录在作品当中,让小读者们感受到他在一次次告别中的成长,懂得感恩和珍惜,真实的生活自有万钧之力。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儿童文学创作却出现了两种极端,要么是天马行空的童话故事,主人公是小兔子、小狗,夹杂穿越、玄幻等无厘头情节,要么变成不忍直视的伤痕文学,暴力、旷课、早恋充斥全书,把童年写得惨不忍睹。而一些评论家没有直面这些问题,甚至还主张撇开儿童文学的教育性,认为它束缚了孩子的天性。“这是作家不负责任、逃避现实的表现。现在的儿童缺乏的就是对生活的观察、对他人的关怀,如果作品忽视现实,过分强调幻想和游戏功能,对孩子的心理成长极为不利。”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策划总监安武林强调。

北京市文联党组副书记刚杰同志出席会议并讲话,樊发稼、马光复、常建军、张俊杰、星河、王小民、安武林、张菱儿、饶翔、翌平、葛竞、史雷、杨平、叶显林、张国龙、刘秀娟、行超、李萍、王庆杰等20多位作家、评论家、出版人参加会议。

海淀区万寿路学区管理中心教师刘颖发现,如今的孩子大多读网络小说,读玄幻小说、穿越小说,看不到关于自己生活的作品。她呼吁,作家应该多深入校园,写出孩子们喜爱的作品。儿童文学作家葛竞补充道,给孩子们写书,不要放早熟剂,不要把过于世故的东西放在其中。儿童文学作家史雷也表示,作家要勇于面对问题,创作要有所突破,写出黑暗与光明的冲突,写出善与恶的冲突,“儿童文学作品要加钙,孩子才能变得更强壮。”

“现在市场上儿童文学作品非常多,各种各样,而且还越来越高级、越来越精致。 ”在儿童文学作家王小民看来,儿童文学这十几年非常繁荣,但是真正优秀的作品却较少。这也就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老师和家长给孩子选书难的问题。

同质化、轻奢化,关注现实作品欠缺

儿童文学作家、当了40多年教师的王小民也感叹,当下,想找到一篇关注现实的校园小说很难。这可能跟很多作家不关注、不了解校园环境有关。但他也发现,最了解孩子及其学习生活环境的中小学老师很多不愿意提笔写作了。王小民建议那些善于观察生活、对文字感兴趣的老师应尝试创作,不只为了记录某件事,而是让更多孩子知道在成长中可能发生什么,当遇到这些事的时候该如何面对。

会议旨在为儿童文学理论评论与创作搭建交流对话平台,梳理改革开放以来儿童文学创作取得的经验,凝聚当代儿童文学创作担当文化责任的共识,促进儿童文学理论评论与创作的同步发展,推动产生更多儿童文学精品力作。

“很多人曾经问过我,市场上现在什么儿童书好卖,我说不知道。 ”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策划总监、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安武林认为,当下儿童文学市场很繁荣,但亦是泥沙俱下,“在繁荣里也能够看到一种现象,有些儿童文学工作者并没有承担起应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追逐市场、追逐效益,真正能给孩子以引导的作品有限” 。

儿童文学作家王小民最近在《东方少年》杂志选稿中发现关注现实的作品极少,尤其是城市中孩子的生活,有些作品尽管触及现实,也往往是以往农村题材的延续或复制。太多的童话、魔幻,太多的小动物,作品同质化,轻奢化,缺少主题深刻、耐人寻味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