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白在儿童文学园地辛勤耕耘50多年,尹世霖对当前我国童诗创作和发展表达了看法
发布时间:2020-04-15 18:33

推动儿童文学理论批评必须落实到对具体作家作品创作的批评探讨上。下午展开的对李少白儿童文学创作的研讨,即是一场务实而针对性强的学术讨论。李少白是国内知名儿童文学作家,从事儿童文学创作50多年,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童诗、童谣、童话和儿童故事。李少白的儿童诗,善于抓住生活细节铺陈诗思,形成了生活气息和诗意同样浓郁的特点。召开李少白作品研讨会,对这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的创作进行回顾总结,有利于推动原创精品的新发展。与会专家对李少白儿童文学创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他的作品写出了中国风格与中国气派,他的儿童诗与童谣创作尤其独具特色,他是中国童诗童谣的标志性人物。

回首来时路,昔日儿童文学作家批评家对中国儿童文学发展的殷切企盼和深情关怀依旧让人动容。海飞在会上将我国儿童文学的发展概括为“从冷门渐渐变成豪门”,各种创作出版呈现井喷式发展。然而正如陆梅所说,目前我国儿童文学的发展存在不平衡的现象,即是创作队伍、作品数量的蓬勃与理论批评声音薄弱的不平衡;儿童阅读推广的大热,集中扎堆在低幼文学,对青少年文学的关注不够;理论批评被市场和出版所主导,缺乏独立、有见解、有温度的评论。因此,不少专家提醒我们,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当下,作为儿童文学评论和理论研究的主要阵地,《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更加不能迷失自己,要时刻“不忘初心”。

作为国内知名的儿童文学作家,李少白在儿童文学园地辛勤耕耘50多年,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童诗、童谣、童话和儿童故事。2017年8月,李少白的幼儿文学《蒲公英嫁女儿》获得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这是长沙作家首获此殊荣。

6月10日,“尹世霖儿童文学生涯60周年” 研讨会在京举行。儿童文学作家尹世霖、儿童文学评论家樊发稼、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张之路、孙敬修儿童故事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肖君、北京市第二中学校长钮小桦及来自北京教育界、文学艺术界代表共50余人出席会议。

发表于1956年、1957年的两篇儿童文学评论《幻想也要以真实为基础———评欧阳山的童话〈慧眼〉》《情趣从何而来?———谈谈柯岩的儿童诗》,被认为是束沛德儿童文学评论的代表作,自当年在《文艺报》刊发以后,先后被收入《1949~1979儿童文学论文选》《中国儿童文学大系·理论》《论儿童诗》《柯岩作品集》《柯岩研究专集》《中国儿童文学论文选》《中国当代儿童文学文论选》等七八种评论选集。其中,《幻想也要以真实为基础》引发了一场持续两年之久的关于童话体裁中幻想与现实的关系乃至童话的基本特征、艺术逻辑、表现手法等问题的讨论。新时期以来出版的多种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儿童文学理论批评史、童话史、童话学等论著,对这场讨论都给予了肯定的评价,认为:“《慧眼》之争,开创了新中国成立后童话讨论的前声”“不但促进了我国儿童文学的创作发展,而且也丰富了50年代尚不完备的我国童话理论”。

湖南省部分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小溪流》杂志社、《小学生导刊》编辑部、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的编辑等也一同参加会议。

新世纪以来,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经历了“黄金十年”。今年4月,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进一步增强了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出版的信心,迎来繁荣发展下一个黄金时期。从初生到享有荣光,30年的历程中,《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始终与中国儿童文学一起成长、一起壮大。李东华说,“《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和整个中国原创儿童文学创作和出版是一种同舟共济的关系。想当初中国儿童文学没有像现在受到这样一种关注,那个时候它还很弱小,《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给了它一种温暖的鼓励、合理性的批评。”“《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很有自己的特色,它很好地发挥了媒体批评的特点,就是短平快。像高处架设的一个雷达,对当下儿童文学的现场进行了非常及时迅速的扫描,然后从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上进行一个比较深入的探讨”。

图片 1

与会专家认为:“我们在儿童文学创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在对外的宣传、推介与传播上,还是比较弱,没有及时把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品很好地传播到国外,没有形成很好的国际影响力,这是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尹世霖的文学作品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祖国的少年儿童,他们从尹世霖先生的文学作品中汲取了富有中国特色且优秀的精神食粮。”

现在看来,前一篇文章说理未必透彻,但它被认为“开创了建国后童话讨论的前声”,或多或少活跃了当时儿童文苑学术争论的空气。后一篇文章,至今被朋友们认为是我的评论“代表作”。有的评论者甚至说,这篇文章是把自己“带入儿童文学研究领域的第一盏引路灯”。在他们看来,“对儿童情趣的赞美,与对‘行动诗’的褒奖,深深影响了一代儿童文苑”;“这些即便在今天都显得灼灼照人的观点,在强调儿童文学‘教育功能’的50年代会显得多么卓尔不群!”

部分与会嘉宾(一)

四十年笔耕不辍:

看到孩子们的精彩演绎,李少白感到非常欣慰和感动。 邓霞 摄

研讨会现场。本网记者 钟义见/摄

束沛德:我年届耄耋,近些年儿童文学作品读得不多,对儿童文学现状已无力作全面梳理和宏观把握。这里,只能粗略地谈谈我的总体印象:

为进一步办好中国儿童文学的理论批评阵地,推动儿童文学理论批评的繁荣,推动中国儿童文学原创精品的新发展,7月29日,“从高原到高峰——《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创办400期座谈会暨李少白儿童文学创作研讨会”在湖南长沙召开。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湖南省文联原主席谭仲池,湖南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夏义生,湖南省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龚爱林,湖南省作协主席、党组副书记王跃文,《文艺报》社副总编辑崔艾真等出席会议。会议由文艺报社、湖南省作家协会、长沙市文联、湖南省儿童文学学会联合主办。

《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迎来创办400期

当天的童诗朗诵会由中共长沙市委宣传部、长沙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湖南省儿童文学学会联合主办,以“花开的声音”为主题,分旗帜飘飘、童心如花、童谣天籁、童梦飞扬、童真童趣、中华少年等十个章节,呈现了一个别开生面的童真世界。

简介:尹世霖先生既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又是一代名师,被誉为“教师作家”。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等。从1957年8月发表处女作儿童朗诵诗《夜空飞游记》至今已有50周年。先后著有诗集《红旗一角的故事》、《少年朗诵诗》、《校园朗诵诗集》、《我们的祖国》、《小朋友朗诵诗》、《夏令营朗诵诗集》、《节日集会朗诵诗选》、《让诗长上翅膀》、《童话朗诵诗》、《尹世霖儿童朗诵诗选》等10余部,历史文学《三国兴亡》、《岳云小将真传》等,电视剧剧本《养“吊死鬼”的孩子》等,音带《金翅膀——尹世霖儿歌·童诗专辑》等,童诗电视艺术片撰稿《金色的童年》等,散文集《冷眼热游大洋东》等。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陈建功称赞尹世霖“童心不泯,青春常在,永远保持着对生活的热爱和敏锐,对新鲜事物的好奇与求索。” 中国作协原书记处书记束沛德肯定尹世霖“对推动新时期儿童朗诵诗的发展繁荣方面的贡献与影响,在当今文坛可说首屈一指”。

中华读书报:1952年,您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即被分配到中国作协工作。此后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您一直与中国儿童文学事业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在这一过程中,哪些人对您产生过影响?

《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创设于1987年1月24日,由冰心老人题写刊名,至今年7月已发刊400期。与会专家充分肯定了《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30年来所取得的成绩和对中国儿童文学发展所作出的贡献,认为从创立伊始,《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就立足中国儿童文学发展现状的研究,重点关注作家的最新创作成果,秉持立足现场发现精品、梳理现象把握流脉的办报理念,积极对当代儿童文学创作发声。高洪波说,自己见证了儿童文学评论版从第一期到第400期的发展,目前,《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已经成为我国儿童文学创作出版、特别是文学评论和理论探讨的一个重要窗口和风向标,中国儿童文学黄金十年的到来与儿童文学评论版的坚持密不可分。与会专家希望,《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要不忘初心,发扬传统。大家建议,儿童文学评论版要更加重视理论批评,对儿童文学创作发出新的声音、新的评价,提出新的目标;希望儿童文学评论版坚守“儿童本位”的儿童文学理念,刊发更有高度、深度和总结性的理论评论文章,对作品做更深入的文本分析,体现儿童文学跨学科的研究方法,并对儿童文学创作中的新气象、新门类给予特殊关注。同时,中国的儿童文学发展既要有全球视野,比如引进国际的儿童文学评论;更要有文化自信,儿童文学理论评论也要特别讲求中国风格,用中国人自己创建的新概念、新理论、新方法来对作家作品展开理论批评。

王跃文深入细致地介绍了湖南儿童文学发展史和李少白的创作历程。他说:“中国儿童文学从发轫到逐步走向成熟,再到蓬勃发展,湖南的儿童文学作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中国现代儿童文学的天空上,湖南籍作家可以说是群星闪耀。早期的黎锦晖、沈从文、丁玲、萧三等创作了各具特色的儿童文学作品,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张天翼的童话创作更是标志着中国现代儿童文学的成熟,他是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新中国成立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湖南涌现了一大批儿童文学作家,他们关心儿童的生活、教育、成长,潜心儿童文学创作。李少白老师便是这一时期脱颖而出的优秀儿童文学作家。”他认为,李少白潜心儿童文学创作40余年,为小读者创作了大量优秀作品,是湖南文学的重要收获。对李少白作品的研究和研讨,不仅是对李少白儿童文学艺术成就的肯定,更是对湖南新一代儿童文学作家的激励和启发。

图片 2孩子们演绎《盲孩子的歌》。 邓霞 摄

此次研讨会由北京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北京市东城作家协会和北京二中联合举办。

中华读书报:您发表于1956年、1957年的两篇儿童文学评论《幻想也要以真实为基础———评欧阳山的童话〈慧眼〉》《情趣从何而来?———谈谈柯岩的儿童诗》在当时及此后都产生了很大影响。尤其是后者对“儿童生活情趣”的发现,对儿童文学“美学追求”的彰显,在强调儿童文学“教育功能”的50年代显得难能可贵。

图片 3

 

图片 4亲子诵读《地球只有一个》。 邓霞 摄

会上,尹世霖对当前我国童诗创作和发展表达了看法。他认为,就像为了儿童健康成长需要医疗机构有专门的小儿科和儿科大夫一样,我们的官方和社会力量应该大力推介、传播及弘扬孩子们在幼年时期、童年时期和少年时期,适合他们年龄段的、优秀的精神食粮。就像刚才大家看到的童诗童歌表演,既有女高音歌唱家演唱的、适合低幼儿童接受的《金色童谣》小猫咪、西瓜等,也需有女青年会艺术学校同学朗诵的《牛》这样的给小学生创作的儿童诗,还需要既优美、又富哲理的《和大山攀谈》这样的少年朗诵诗。可是今天的学校及电视台的儿童表演,尽是一些与之年龄极不相称的成人歌舞,丝毫没有顾及到幼儿到少年不同年龄段的儿童特点,这对孩子的身心健康与发展并不一定起到很好的效果。

《情趣从何而来?》一文修改定稿时的情景,束沛德记忆犹新:那时女儿刚出世,他住的那间十多平方米的屋子,一分为三:窗前一张两屉桌,是他挑灯爬格子的小天地;身后躺着正在坐月子的妻子和未满月的婴儿;用两个书架隔开的一个窄条,住着他的母亲。“文章很快在《文艺报》1957年第35号上刊出,这篇最早评介柯岩作品的文章,得到了柯岩本人和评论界及儿童文学界的好评,认为它是‘有一定理论水平的作家作品论’;对儿童情趣的赞美和呼唤‘深深影响了一代儿童文苑’。”

  图片 5

庆祝儿童文学评论版创办400期

图片 6孩子们演绎《中华少年》。 邓霞 摄

图片 7

中华读书报:回首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历程,您将它分为建国后17年、“文革”10年、改革开放到八九十年代、新世纪至今四个历史阶段。对这不同历史时段的儿童文学,您作何评价?

部分与会嘉宾(二)

三十年不变的期盼

长沙10月28日电 10月28日,湘籍儿童文学作家李少白童诗朗诵会在长沙实验剧场举行,小朋友们以童诗朗诵、亲子诵读、童歌演唱等形式,向现场观众展示了由李少白创作的近三十首作品。

会上,女高音歌唱家肖禅娟现场演唱了尹世霖作词、王霁晴谱曲的《金色童谣》小鱼、小猫咪、母鸡、西瓜等四首经典作品;95岁高龄的前101中学校长汪瑞华专门为尹世霖先生创作了诗词——《贺尹世霖儿童文学创作60周年》;金帆艺术团、女青年会艺术学校的小朋友也表演了《和大山攀谈》、《牛》及童谣演唱。最后,中国作家协会与北京市二中给尹世霖先生颁发了“童诗园丁”奖杯。

身处新时代、新世纪,有抱负、敢担当的作家都在努力探索,不断拓展儿童文学的思想空间、艺术空间,探索如何更好地贴近新时代,贴近小读者,把儿童小世界与大世界、大自然更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创造出更新颖独特的文本面貌和艺术形式,从而更好地满足当代少年儿童不断提升的审美情趣和欣赏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