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学生与名家高洪波共读《共和国的童年纪事》,儿童阅读与世界未来
发布时间:2020-04-26 13:36

据介绍,金波生于1935年,张之路生于1945年,曹文轩生于1954年,而和他们一起书写童年的小作者,年纪最小的是90后。他们的童年也串起了一部新中国生活变迁史,他们的童年里,有的有母亲怀里的童谣、戏剧舞台的趣事、错落有致的藏式楼房,有的有“小升初”的作文题目、自己做的“矿石收音机”、神秘的礼物,有的有香甜的发糕、乒乓球拍、三好学生奖状、哥哥的分数、广场的鸽群、00后的高考……

儿童阅读推广成效还来自儿童读物是否符合儿童心理特点。在“儿童文学创作中的童年体验”分论坛上,儿童文学作家分享了各自的创作体会。

“当然后来随着‘文革’的开始,儿童文学的写作上也遇到坎坷,‘文革’十年里,所有儿童读物都算上才1200本。当时做儿童文学出版的只有两家出版社:北京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专业为孩子写作的儿童文学作家也就20名。”金波说。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说:“亲近儿童文学,亲近孩子。我是幸福的。”儿童文学的写作意味着童年的回归。这回归不仅是童年的单纯和乐趣,更是回归童年的历史和社会的变迁。向着童年做时间上的穿越是丰富的,厚重的。虽然他现在写得很慢很少,但思考不会停止。思考是和生活和儿童作心灵的对话,而这种对话使生活丰富,使人进步。这次研讨会给他许多启发,许多思考的话题。这些都是他的精神寄托和精神营养。

秦文君孙卫卫:直面现实,心系传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为了让孩子们更真切地感受祖国的美好变迁,近距离亲近名家、爱上阅读,山西太原市小店区八一小学于9月23日举行了“我爱你,中国”主题读书活动。

会议期间,会议的主办、承办、协办各方纷纷携24国与会代表走进学校、幼儿园、书店,与小读者进行面对面的交流。

最近,“儿童文学光荣榜”书系出版,这套书收入了儿童文学发展的七十年中最具文学性、最具影响力的作品。包含冰心、洪汛涛、孙幼军、束沛德、金波、张之路、高洪波、曹文轩、汤素兰、伍美珍、薛涛、殷健灵等作家在内的写作于各个时期的75本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均纳入其中,体裁涵盖小说、童话、散文、诗歌、科幻、寓言等儿童文学各个品种。

金波作品28次出现在小学语文教材里。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清华附小校长窦桂梅用从教30多年的经历,从三个方面论述金波对孩子的影响:为儿童创造出理想国的“儿童金波”;会用母语教书的“启蒙金波”;有母性诗爱,更具父性醇厚的“爸爸金波”。诗歌中蕴含着美好的情感,将道理藏在美好的语言中,藏在美好的故事当中,这些正确的价值观就是诗教的最好的材料。

儿童文学作家、诗人金波在耄耋之年再谱华章,将十四行诗体植入童诗领域,为孩子们倾心创作了三首十四行诗:《献给母亲的花环》《献给爱的花环》《献给树的花环》。明天出版社邀请邹晓萍、索晓玲、覃敏三位画家,以各具风格的绘本精彩呈现了金波的诗歌精髓。书博会上,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出版人刘海栖、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晖、央视《读书》栏目主持人李潘、悠贝创始人林丹、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等嘉宾与现场的孩子们度过了一个书香浓郁的儿童节。老中青少四代人一起徜徉诗海,享受诗歌带来的心灵愉悦。

图片 1

白冰认为,童年记忆、童年体验是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终生的创作源泉。他的《换妈妈》《雨伞树》《吃黑夜的大象》的灵感都是来自自己和身边亲朋好友的经历。

“当时发动193个北京、华北地区作家为儿童写作,就集中出来一批儿童文学作品。现在留下来能够进入光荣榜书系的等等的很多作品还是当时出版的,有成人文学作家写的,也有儿童文学作家写的。我印象很深的包括严文井《小溪流的歌》,这本书将诗情跟哲理相结合,就像他自己说的童话是一个特殊的事情。第二个《小兵张嘎》刻画的是小兵张嘎这样鲜明丰满的形象,到现在影响都很深远。第三个柯岩的《小兵的故事》。这三本儿童文学可以代表五十年代儿童文学达到的水准。当然后来也有左倾思潮的侵袭等等使儿童文学发展受到了影响。”束配德说。

具有中国特色的儿童诗歌

金波与小读者在朗诵现场

图片 2

在“儿童阅读与世界未来”分论坛上,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主席、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孙柱首先呼吁:认识并关注儿童阅读。

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谈道:“我觉得儿童是最值得尊敬的人类,他们是以他的天真、真诚、赤裸裸光脚丫的形象来向世人、大人、成人们展示他们的存在。三个月的孩子就有自己的意识了,再大点就有他的表达方式,我们现在对孩子的认知有了更深层、更科学的理解,需要将他们作为可尊敬的人类,以一种平等的交流协作方式,不是高高在上训斥式的。”

准确地触摸和把握儿童的思想、心理特点并加以真切表达,是儿童诗从心灵上真正走进广大儿童的途径。

活动上,孩子们身着“花环诗”T恤,献上了声情并茂的朗诵。形式古老、典雅抒情的十四行诗与清丽雅致的插画相遇,令童真在数百年的诗歌形式中重新散发出迷人的艺术芬芳。伴随孩子们的朗诵,与会者聆听诗人与自己最亲爱的母亲、与这个浩大的世界、与美丽的大自然、与四季的风雨和花草树木的娓娓交谈,感受着磅礴的气势与深挚的情怀。

尽管被称作“文坛多面手”,但高洪波创作的重心始终在儿童文学上,自1979年创作第一篇儿童文学作品《小弟要画热带鱼》以来,童诗、童话、散文、低幼故事、评论,他不断开拓新的领域,尝试新的写法,关注新人新作,凝聚儿童文学作家们的力量,尽自己所能为更多更好的作品出现而努力。

儿童阅读推广不可盲目而为。第四届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亚洲大洋洲地区会议近日在西安召开。在为期3天的会议中,有一个问题萦绕于与会者心中,那就是世界各国儿童阅读推广问题。

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说:“通过选本的方式,我们希望做出一个导引:重要的儿童文学作家都在里面,还有一些作家的名声可能没有那么大,但是他们的某些作品非常有影响、有代表性,则也被涵盖其中,从这两个方面加强了这套书的经典性。”

著名儿童文学理论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汤锐提到,金波创作了我国第一部十四行儿童诗集,这是一种向诗歌艺术形式极致的大胆探索。他把这种古典矜持的诗歌形式,与一颗纯真活泼的童心亲密无间地融合在了一起,特别是《献给母亲的花环》。金波曾发表过一系列关于儿童诗歌的理论文章,形成一整套带有浓厚中国特色的儿童诗歌理论框架,最为突出的是对于儿童诗文体本质音乐美的研究和探索。

由希望出版社出版的《一诺的家风》是书博会上的又一个亮点。《一诺的家风》是儿童文学作家孙卫卫新近推出的一部以家庭、家教、家风为主题的儿童小说。作者用跌宕起伏的故事,引发出“优良的家风,到底能给中国孩子的幼小心灵留下多少永恒的财富,优良的传承,应该被看见,被思考,被倡导”的阅读主题。

作为一位儿童文学事业的组织者,他的任务就是把大家带到森林里,让他们去采美味的蘑菇。自己在一旁看着,也是满心高兴的。这种发自内心的高兴,让大家感受到了他的热情和魅力。

与此同时,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陕西省作家协会儿童文学专业委员会等单位代表也走进陕西省幼儿园。在“中少阳光图书馆携作家走进陕西幼儿园——‘我和作家爷爷一起讲故事’”活动中,高洪波、金波、白冰3位作家耐心回答了小读者、小粉丝们提出的种种问题。

作家束沛德在论坛中回顾了七十年间儿童文学的发展历程:中国作家协会在1955年起草了第一个关于发展儿童文学的指示,也是在毛主席的倡导、《人民日报》的社论以及中国作家协会的批示之下,五十年代迎来了儿童文学的第一个春天。

鲁迅文学院副院长李东华深入分析了金波作品中深含的母爱。她说,金波是冰心之后,写母爱写得最动情,也最感染人、打动人的一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的作品无论是否直接写到母爱,都有一股浓浓的母爱的气息氤氲其间。金波让母爱通过文字照亮了更多的人,他对于母爱执着的书写,是他所有作品的灵魂。

此次书博会上,一些出版社推出的儿童文学新作体现出了更多对现实和社会责任的关注。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携最新出版的长篇儿童小说《宝塔》(明天出版社出版)现身书博会,与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张之路、王泉根、刘海栖等,就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走向与使命展开对谈。大家认为直面现实、感动当下才是儿童文学的价值所在。张之路说,《宝塔》以上海为故事发生地,叙述语言中带有浓郁的吴语特色,这种凸显地域文化特色的创作丰富了当下儿童文学创作的样貌。刘海栖从资深出版人和作家的双重角度强调了儿童文学作家立足本土、立足现实,心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为孩子们创作的重要性,他呼吁作家关注当代儿童真实的生存状态,写出贴近孩子心灵、引领孩子精神成长的优秀作品。

图片 3

在日本,其希望工程旨在帮助解决日本贫困儿童的阅读难问题。国际儿童读物阅读联盟日本分会主席佐久间由美子说,该项目的一个任务是举办学习研讨班,让作家、画家、编辑相互交流,了解儿童的真实情况。而另一任务则是通过建立儿童图书馆、举办讲习班等形式,把书送给需要的孩子。

图片 4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蓝皮鼠和大脸猫”之父葛冰谈到了金波诗歌的影响力,金波的诗里拥有了童话中最高级的东西,包括形象、情感和诗情画意。葛冰建议,家长要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从小喜欢读书,孩子将终生受益。在图画书外还要读诗,读古诗,读诗歌。

金波:阅读是从听声音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