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宏从自身成长经历与阅读经验入手,《少年海》的故事来源于作者的童年记忆
发布时间:2020-04-29 13:49

对谈会最后,两位作家对广大青少年提出了殷切的期望:愿阅读时刻伴随着孩子们,愿有价值的好书始终被收录在他们的“人生书单”里,帮助他们打开心扉、拓宽视野、增长见识,从而收获不同凡响的人生。

“儿童文学创作是我的初心。”缪克构从大学开始写儿童诗歌,毕业后进入报社,成为一名报纸编辑,但从未放弃儿童文学创作。《少年海》是他的第二部少年成长小说,第一部作品《少年远望》于2003年由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写作只能抽空写,断断续续花了五六年时间,终于完成了《少年海》。”

图片 1

小学生在小学阶段,正是爱读书的时候,他们的阅读速度很快,一本书,用不了两三个小时便可读完。他们正是博览群书的好时候,而不是慢读精读很专业地阅读的时候。我用了一个比喻:你让一个小孩子慢阅读如同让八十岁的老人参加奥运长跑比赛一样不正常。我曾经在学校里搞一个实验,我问小学生 ,像语文课本这样的书,光读文章,你们能花多长时间读完?回答是,最长的需要三个小时,最短的需要半个小时。

作为作品入选中小学语文教材最多的当代作家之一,赵丽宏本人对语文“阅读理解”的理解,自然也成为现场听众共同关心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已有几十篇赵丽宏的作品入选全国各地的60余种教材,范围涵盖从小学到高中的多个学段,韩国、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一些教材也选择了赵丽宏的文章。而他认为,语文的目的应该是把孩子引到更宽广的世界中去,让他们认识世界,认识文字的美妙,让他们知道用什么样的文字可以把世界描绘得开阔优美丰富多彩。老师和家长有责任成为孩子阅读道路上的引路人,让孩子们在阅读的路上往开阔走,往高处去,引导孩子成为一个真正的读者。

图片 2

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赵丽宏是《少年海》最早的几位读者之一。“这是一部耐读的儿童小说,海潮中,汹涌着人间的悲欢情怀。”几年前,赵丽宏创作的《童年河》由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讲述的是苏州河边的童年记忆,“《少年海》是海边的故事,从中读到海龟、海蛇、螃蟹的故事,很有惊心动魄之感”。他说,写童书,要让自己回到七八岁、十几岁的时光,把生活记忆融入到小说里,透过孩子的视角表达悲欢,“写出童年的独特性,就成功了一半”。作家、《文学报》执行主编陆梅则说:“童年所在就是故乡,《少年海》是作者养在心里的精神故乡。”

金波表示,阅读不是从识字开始的,而是从听声音开始的。他主张在孩子不识字的时候,就让他们感受声音的美。在金波看来,孩子的世界极为丰富,他们是天生的诗人。人们通过写作和阅读与孩子接触,可以被引领回童年,而对孩子阅读兴趣的引导,也能影响人一生的素养。

最后,我想谈谈阅读量的问题,一个学生阅读量有多大,那是要看他阅读的字数有多少,而不是多少本书。比如说绘本,读一百本,也没有一本文字书的量大。我这里并不是排斥绘本,而是说小学生正是认字和熟悉母语的阶段,阅读量当然是越大越好。

据主办方介绍,“名家公开课”是上海市文联媒体中心新近推出的一项文艺拓展活动,该活动将以“公开课”的形式邀请文艺名家担任主讲嘉宾,以线上线下的互动形式,使广大文艺爱好者有机会与文艺名家进行近距离交流。

活动开始时,作者缪克构与现场的读者分享了《漂流瓶》的创作背景和自己的成长经历。《漂流瓶》是文汇报社副总编辑、诗人、作家缪克构创作的第三部少儿题材的长篇小说,是一部儿童的心灵成长史,讲述了生活在海滨之畔的孩子在寻找因捕鱼而失踪的父亲的过程中,历经坎坷,学会自我成长的感人故事。

这是一片“少年海”。海滨童年中有密密麻麻的木麻树、前来觅食的野鸽子、从海上飞来的银鸥、在树林里乱窜的大脚蟹和偶尔留在林子里过夜的海龟。去年8月,媒体人、作家缪克构的少儿长篇小说《少年海》由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书中以充满回忆的语调叙述了海滨少年“我”的成长故事及见闻。4月13日,《少年海》作品研讨会在静安区图书馆举行,“童年”再一次成为话题的中心。

福建少儿社还推出了作家赵丽宏创作的“寻找害怕的男孩”系列绘本,由《山谷的秘密》《怪屋奇遇》《假话山庄》三个故事组成。此套绘本是赵丽宏在给幼时的儿子讲故事的过程中得到灵感、又经过漫长时间沉淀和精心打磨的儿童成长故事,充满智慧与哲思。三个故事的主人公为同一个人——“寻找害怕的男孩”,通过男孩几次有趣而不同寻常的经历,生动解释了故事背后所隐含的智慧。在新书发布会上,中版昆仑传媒有限公司与赵丽宏及出版社签订了该作品的影视动漫版权合作意向书,同时,赵丽宏的儿童小说《童年河》《鱼童》等也被纳入影视改编计划,将陆续被搬上银幕。

我们对于流行的书,畅销的书,不要阻止孩子阅读,而是要引导阅读,或少量阅读。虽然说流行的畅销的书不一定是好书,但是,其中必然有很好的书。我们可以看看内容提要,作者介绍,各种评价,作为参考。我个人认为,小学阶段,是培养阅读兴趣和阅读习惯的时候,读什么书和不读什么书,倒是第二个问题。如果有一个良好的阅读习惯,那么他一生都会沉浸在阅读之中的,有些书迟些读和早些读,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我在二十多岁才开始接触安徒生的童话,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缺失。本来,安徒生童话就是写给成年人看的。

赵丽宏不止一次地提及书籍在困顿的青春岁月里对他的精神指引,这次,他也与听众分享了自己成长岁月中的阅读经历与阅读经验。对书籍的渴求和不停歇的追寻,伴随了他的整个青春:“书引导我远离封闭和黑暗,向我展现辽阔和光明。是书驱散了我的孤独,使我在灰暗的岁月中心存着的对未来的希望,保持着对理想的憧憬。我选择读书作为我的生活方式,选择书作为我的人生伴侣,实在是一件明智而幸运的事情。”

缪克构:专属的阅读空间有利于阅读习惯的培养

缪克构出生于浙江温州,在海边生活了20年,《少年海》是他为故乡画的第一幅画。小说共设置了三条互相关联的情节主线,它们交织在一起建构了一个立体的小说空间。第一条线索是洪氏家族三代人的矛盾纠葛,从结怨到和解,小说浸润着饱满的乡土情怀。第二条线索是“我”的父亲洪林的个人奋斗史。从小时候的艰难成长到成家立业、担负起家庭的责任,从农耕到护林养鸭,到养虾,再到时兴的海上运输,最后决定进城,身为独臂人的父亲,认识道路既充满着艰辛坎坷,也充满着奋斗的豪情和永不妥协的英雄气概。第三条线索是小说叙述者“我”的心灵成长史。文章开头,“我”仅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到小说结尾,“我”已经是一个15岁的少年。十年的成长岁月,曲曲折折行进在家族矛盾纠葛的大网中,行进在父亲艰难讨生活的一次次进程中,更行进在“我”与妹妹小灵子的亲情以及我与少年立权、洪玉的交往和友情中。

书博会上,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为小读者们带来迪士尼官方授权纸板书,这标志着迪士尼纸板书首次大规模进入中国,开启了中国小朋友的迪士尼阅读之旅。迪士尼官方授权纸板书融合了精彩的故事、生动的语言、唯美的插画,不仅能启发孩子的自主阅读,通过故事让孩子接近美好、传播美好、创造美好,学会爱与被爱;还具备教育功能,提升孩子的鉴赏力、想象力、动手力、专注力。

当下儿童的阅读,越来越受整个社会关注了,尤其是年轻父母的关注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我发现很多父母都很焦虑,都很手足无措,不知道该给孩子选什么书,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自己孩子的阅读,所以,很多家长都很惶惑。

“一个人对书的选择,就是对人生的选择,对未来的选择。回顾少年时代的阅读,我觉得自己能够走到今天,非常重要的一步就是爱看书,而且看的都是有价值的好书。”近日,在由上海市文联媒体中心策划并主办的名家公开课上,作家赵丽宏说道。这场以“赵丽宏阅读课:爱看书不等于会阅读”为主题的名家公开课,吸引了200余位现场观众和上万人次网友通过上海市文联官方微博“文艺上海”参与微博直播,上海市文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尤存,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秘书长沈文忠出席本次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