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凯瑞金色童书,文字、选题、做书之于颜小鹂的意义
发布时间:2020-01-28 09:05

5月11日至6月1日,蒲公英童书馆联合乐成中心举办“金色童书·金色童年暨斯凯瑞诞辰100周年纪念展”,纪念展将作为今年博洛尼亚国际插画展中国巡展的展中展,在京沪等地巡回展出。

莫里斯·桑达克是美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和插画家,曾5度获得凯迪克奖和安徒生插画大奖,被称为“童画界的毕加索”。他的作品以奇特的幻想表现孩子内心的创伤体验,并让孩子通过幻想中的历险,运用自己的力量实现心灵的成长。6月11日,蒲公英童书馆在北京举办了“他从不曾忘记童年——纪念莫里斯·桑达克诞辰主题研讨会”,让读者与桑达克研究者一同畅聊阅读桑达克作品后的感悟以及对桑达克的认识。童书出版人、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童书研究者、阅读推广人袁本阳,儿童文学研究者、凯迪克奖作品研读者阿佛以及数十位桑达克“忠粉”参加研讨会。

颜小鹂介绍说,此次《地图》推出新版,新增了20个国家,其中包括我们熟悉的邻国,帮助读者探索更广阔的世界;不仅如此,在升级版《地图》中,作者更新了对曾描绘过的地方的认识,在涉及到数字的地方也及时地更新了数据,并补充了诸多知识点,比如科学家、探险家等当地知名人物的增加。同一个国家,《地图》升级版将使读者对世界的认识更加深刻全面。

如袁晓峰所说,近日公布的一份《中国城市儿童阅读情况调查报告》显示,孩子家长认为当下童书市场有些“乱与杂”,“杂”即指的“种类繁杂,质量参差”等,不知如何选择合适图书的家长超过了40%。

 

蔡朝阳回忆了该套书对自己和儿子阅读方式的影响。李甦也评价斯凯瑞的故事书是可以帮助孩子提高主动阅读能力的书。创作者九儿则提到,读“斯凯瑞金色童书”,就像在做揭秘游戏。当被问到“斯凯瑞金色童书”畅销全球的秘密,哈克·斯凯瑞表示:“能够让你从会心笑的东西都是非常能打动人的”。

此前,蒲公英童书馆已经出版的桑达克作品有《野兽国》《亲爱的小熊》《兔子先生和美好的礼物》《致我的兄弟》《动物家庭》《格里格里砰》,此次推出了《在那遥远的地方》《午夜厨房》《你该怎么说》《你该怎么做》《一座特别的房子》《桑达克的艺术世界》《轻轻公主》《山羊兹拉特》。

11月9日,“带你看世界——《地图(人文版)》新版发布会”在上海童书展举行。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分享了《地图》风靡全球的秘密并介绍了新书的特色;当当出版物事业部童书品类总经理刘宇在场公布《地图》销售数据并讲述《地图》畅销的故事;阅读推广人及儿童服务者蔡朝阳、在澎湃新闻工作的石剑峰与在场的读者分享了他们眼中的地图。

图片 1

兰登“仰慕者”的百年老店梦

据刘宇介绍,“斯凯瑞金色童书”系列与2007年3月正式上线当当网,出版至今网站销售超过900万册,码洋近2亿,并累计获得127万多条读者好评。颜小鹂提到,2007年,斯凯瑞金色童书是蒲公英童书馆引进出版的第一批书,也成为了蒲公英童书馆成长初期的第一桶金。据悉,在斯凯瑞诞辰100周年之际,蒲公英童书馆还精选“斯凯瑞金色童书”系列中最受读者喜爱的19册,按照“益智经典”“故事经典”等四大主题分类,重新编辑、设计,以全新面貌推出。

袁本阳在会上以“桑达克和他的图画书三部曲”为题,对《野兽国》《午夜厨房》和《在那遥远的地方》三部曲的创作背景和故事进行了合理性解读。阿佛分享桑达克作品里面经常会出现的一个角色——小狗珍妮的形象塑造。颜小鹂介绍说,蒲公英童书馆一共拿到桑达克33部作品的版权,从2013年开始编辑出版,现在还在继续。“我觉得如果我这一生的编辑生涯能把他的书出到三分之二,那我就是一个幸运儿。”

阅读推广人及儿童服务者蔡朝阳作为《地图》的“发烧友”也在发布会上分享了自己对《地图》的所思所感。蔡朝阳认为,《地图》不仅仅是地图,更是一本百科全书,对世界各地的人文历史、风土人情做出了非常生动的描绘。“在德国的地图上,列举的都是与德国相关的文化符号,比如德国文豪歌德。不过《地图》中歌德的造型是非常滑稽可爱的一个愤怒的狮子的造型。我感觉作者不仅非常注重人文,还特别懂孩子,明白如何抓住孩子的兴趣点。”蔡朝阳说。

“这些年,中国儿童的阅读状况是越来越好的,家长们会有意识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袁晓峰表示,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近来每年大约有4万多种童书出版,家长面对这么浩瀚的出版物,几乎不知如何下手”。

《小熊和最好的爸爸》

2019年,正值“世界童书界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理查德·斯凯瑞诞辰100周年,美国、英国、意大利、中国分别举办系列活动,纪念这位童书大师。近日,蒲公英童书馆联合北京阅读季、当当网,策划推出“理查德·斯凯瑞诞辰100周年纪念研讨会”。理查德·斯凯瑞之子哈克·斯凯瑞,蒲公英童书馆创始人、总编辑颜小鹂,著名阅读推广人、儿童教育学者蔡朝阳,著名绘本插画家、创作者九儿,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李甦,著名阅读推广人、爱丁岛亲子悦读馆创办人陈科慧,当当出版物事业部童书高级总监刘宇出席研讨会。

蔡朝阳也提到了书中的中国地图,对中国人来说,这自然是最重要的一张地图,他也很好奇两位波兰作者对中国的印象是怎样的。“看到中国地图的时候,我就笑了。作者画了武术、京剧、瓷器,还有松花蛋。看到松花蛋、饺子、臭豆腐的时候,我惊呆了,这就是我们伟大的中华文明,我们的输出。超可爱的一个地图。”

图片 2

20世纪,犹太人贝内特·瑟夫创立的兰登书屋,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出版集团,在现代西方文化发展中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引领作用,令无数出版人向往。颜小鹂也是兰登的仰慕者之一,她一直有一个大梦想,就是成为像兰登一样“靠内容品质取胜”的百年老店,做中国的“兰登”。出版规模的大小并不是她看重的,她更渴望如贝内特·瑟夫一样,成为率性、有责任心的文化人,而不是只会玩市场的商人。

《地图》不仅在中国走红,它在全世界都深受读者欢迎。作为慧眼看中《地图》将其引入中国出版的“伯乐”,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认为,《地图》之所以如此火爆,是因为它将地图从查阅地理事物的工具书,变成了阅读世界的一种形式,带领孩子走向世界;它将人类在地球上生活的痕迹、一切人文与自然的信息都放在了地图中,让地图成为了一种文化与历史的载体。因此,这本“地图”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图书门类,儿童和成人都能从中获益良多。

北京7月16日电精美的装帧设计、色彩鲜明的插画、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类似精致的少儿读物正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图书市场上。随着亲子阅读兴盛等原因,国内童书市场一路向好。不过,记者通过连日来的采访发现,繁荣的背后仍有“隐忧”:据业内人士透露,虽童书市场仍有很大发展空间,但已经出现了较严重的“抢版权”问题;面对越来越多的儿童读物,家长们对如何选书,仍然十分“犯难”

累计销量:300多万册

那么,在孩子对事物还不能形成清晰认知、旅行后很快就会忘记其中的经过的年纪,就带他们环游世界,究竟有没有意义?这是困扰很多家长的问题。刘宇认为,旅行对孩子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从小见识了世界,这对孩子未来的成长一定有所裨益。而蔡朝阳提出,旅行和阅读会激发孩子的好奇心,而对孩子来说,好奇心就是他们探索世界的起点。他说:“所以什么是成功的家庭教育?就是让孩子到18岁成年了,仍然没有丢失对世界的好奇。像这样的孩子,将来一定能够活出自己。”

随着国内童书市场这块蛋糕越来越大,分蛋糕的人也在增多,相关问题随之凸显。刘卫弘指出,大致十年前,童书占整个图书市场的比例约为9%,现在这个数值接近20%。

颜小鹂认为,中国图书输出国外后不畅销的原因在于语言表达的局限性。比如国内的图画书出版已经成长10年,仍处于消化引进版作品阶段,并未真正转化成自己的语言。颜小鹂今年引进博洛尼亚插画展,将国际上知名的插画作品带到中国来,正是出于供中国插画家借鉴“如何用国际的语言讲好中国的故事”的初衷。

《地图(人文版)》2014年引进中国,立刻引起了广大中国读者的注意,成为了现象级的“爆款”童书。据当当出版物事业部童书品类总经理刘宇介绍,《地图》连续4年雄踞当当网童书畅销榜的榜首。“2014年当年卖了10万套,2015年卖了25万,2016年28万,2017年30万,2018至今已经28万套,今年保守估计应该在35万套左右。”刘宇公布了一系列销售数字。

图片 3

从出版社的期刊编辑到儿童文学编辑,到编辑室主任,再到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编辑”这个头衔已经跟随了颜小鹂33年,也将跟随她一辈子,这是命运使然。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人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出版社工作,但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而选择编辑行业的并不多见,颜小鹂却是出于对这份职业的敬畏和尊重,义无反顾地走上了童书编辑的路,用她的话来说“那时候觉得做编辑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

4年间,两位作者环游世界的脚步没有停下,也在不断继续扩充他们的地图。他们在《地图(人文版)》中增加了整整20个新国家,并在曾绘制的国家中更新了知识点。

图片 4

《神奇校车》

石剑峰笑称自己是天天被两个孩子折磨的爸爸,他也曾带孩子去了很多国家。他认为,仅仅停留在一本书上的“纸上旅行”是不够的,旅行依然需要亲身体验。重要的是通过这样的阅读,激发孩子对世界的好奇心,让孩子走出小区和学校,了解和家里不一样的地方;再进一步,看看和自己生活的城市、国家不一样的地方。“《地图》的本质是让你走出去,而不是在客厅里看。”他说。

7月8日,中国童书博览会正式开幕。在现场,记者了解到,像蒲公英童书馆、北京出版集团等出版机构,很多都致力于引进国外童书作品,包括“成名已久”的获奖作品。蒲公英童书馆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我们出版的书,30%是原创,70%是引进。”

颜小鹂对市场的敏锐洞察力和不附和的倔强性格,促使她坚决不做与自己气场不合的书。她说“蒲公英能够走到今天,在于我们做的书能够吸引读者,我们的产品让他们充满信心,所以10年来读者在一个个地靠近我们。”让好书具有传承意义要有一颗负责任的良心,蒲公英运营的第一大信念就是以自己的良心为出发点,为孩子们做书。

环游世界是很昂贵的一件事,但用一本书的价钱就能买到一趟“纸上的旅行”,蔡朝阳觉得很值得。作为一个爱书者,他经常与儿子一起在床上打开这本《地图》,寻找每个国家的特色,追寻背后的意义。在他看来,国界可能会形成文化的阻隔,但文化本身永远充满了互相交流的冲动和渴望。而阅读《地图》能够让我们知道,中国是在世界之中的,我们为中国的文明而骄傲;而整个世界的文化多元并存,中国和世界的文明永远处在双向的交流之中。“读这本书,有助于我们的孩子在成为一个中国人的同时,拥有一颗开放的世界心。”蔡朝阳说。

电子工业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亦表示,童书在社里所占的出版比例也比较大,国外引进作品也又不骚,“我们很早就开始做童书了,毕竟这块的市场很有潜力”。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出版社开始进入市场化改革,川少社也不例外。改革之风兴起,编辑工作转变为“编印发”一条龙模式,每个人的绩效薪资与所编图书的销量和回款利润挂钩。但那时出版社更加注重对内容本身的打磨,不会只考量经济效益。多年的锻炼和沉淀,特别是为了几分钱与工厂的印工讨价还价,也锻炼了颜小鹂对成本的敏感度,一切的细节使她积蓄了对出版全流程的把控能力,直到2007年颜小鹂离开川少社创立蒲公英童书馆,开始了“单打独斗”的创业之路。

2014年,波兰作家亚历山德拉·米热林斯卡和丹尼尔·米热林斯基夫妻俩创作的手绘《地图(人文版)》,凭借着与众不同的手绘风格、柔和别致的色彩、俏皮的笔触、丰富的内容、引人入胜的细节,在全世界卷起了一股“地图热”。

“引进的国外童书卖得很好,像《神奇校车》系列图书、《地图》《地下水下》、《斯凯瑞金色童书》都是如此。”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出版机构偏爱引进国外畅销书也属正常现象,“从市场角度来说,这类书更好做一些”。

颜小鹂编辑生涯中的长销书“成绩单”

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副总编辑刘卫弘认为,任何一个图书细分市场都存在图书质量良莠不齐的情况,不只童书市场如此,“如何选书,关键看家长和孩子的需求,兴趣点在哪里,这个是因人而异的”。

出版时间:2014年

图片 5

蒲公英创立近10年来,90%的选题都是由颜小鹂拍板决定的 ,除了多年来的做书经验外,真正站在一个读者立场,用自己的“童心”阅读并感受每本童书的价值,是她打造出《神奇校车》《汉声数学图画书》《斯凯瑞金色童书》《野兽国》《地图(人文版)》《甜心小米》等长销童书的关键。“当然喽,只有打动了我这个‘有品位的特殊读者’,这本书才可能被列入选题计划中。”采访中她童心未泯的一面不经意间就流露出来。

近来,电商平台上花样繁多的童书,童书博览会读者爆满,立体图书、VR技术引进……都在展示同一个现象:国内童书市场变得愈加火爆,但“偏爱引进国外畅销童书”的现象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

《斯凯瑞金色童书》

“选择给孩子的书,一定要从儿童视角出发。而不是站在大人立场上,总想要教育孩子。”袁晓峰支招,选书要能够触发童心,“得相信故事的力量”。

采访中,颜小鹂的语速很快、思维敏捷,她说自己是一个不喜欢墨守成规的人。在图书营销方面,随着媒介的丰富和迭代更新,她开始追逐更高的营销境界“希望借读者对书内容和品质认可之口,让更多的人了解蒲公英的好书”。随着国家对实体书店扶持政策的加大,以及如诚品、西西弗、方所等特色独立书店的增多,颜小鹂也开始尝试重新在渠道方面谋篇布局,选择与自己理念一致的独立书店放开销售。“我对地面店渠道的一些游戏规则不是很熟悉,我心中最理想的合作方式也很简单,就是我们发货给渠道方,如何呈现和营销由对方来定,我们给予服务和配合。”总之颜小鹂把纷繁复杂的想法都付诸到了图书内容的打磨上,做书之外的事情越纯粹越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