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北京-莫斯科丝路经贸人文交流对话,标志着中俄两国的文学交流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发布时间:2020-03-18 00:09

“俄罗斯文学是真正的金矿!”9月18日,中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童话大王郑渊洁在“2017北京-莫斯科丝路经贸人文交流对话”上接受环球网记者采访时呼吁, 中国影视公司应将眼光投向俄罗斯文学,这里有他们苦苦寻求的大IP。

中国和俄罗斯都是世界文化大国,两国悠久的历史、广袤的国土、独特的自然和人文风情为孕育世界级文学巨匠提供了沃土。中俄两国的文学作品对促进世界文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是两国人民及世界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

专访:让“文学相知”带动中俄更广泛交流——访俄罗斯新闻出版与大众传媒署副署长格里戈里耶夫

【环球网赴莫斯科特派记者 郭鹏飞 马静文】“2017北京-莫斯科丝路经贸人文交流对话”9月18日在莫斯科举行。中国驻俄大使李辉(右四)出席论坛。  “2017北京-莫斯科丝路经贸人文交流对话”9月18日在莫斯科举行。  “2017北京-莫斯科丝路经贸人文交流对话”9月18日在莫斯科举行。  此次对话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指导,环球网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联合举办。  本次活动在“一带一路”经贸人文交流框架下,重点就互联网经济合作、人文体育交流等领域进行对话  中俄两国政商界、传媒界、文化界、体育界代表汇聚一堂 围绕数字时代的国家经济合作、媒体技术进步及其对媒体经济的影响以及近年来体育运动的发展经验和如何拉近中俄两国文化等议题展开讨论。  现场媒体记者。 现场媒体记者。  中国驻俄大使李辉致辞。  中国驻俄大使李辉致辞。  俄中友好协会主席梅津采夫致辞。

图片 1

俄罗斯历史上文豪辈出,创作了很多经典文学作品。郑渊洁表示,自己从小就喜欢看俄罗斯(前苏联)的文学作品,除了儿童作品外,经典文学作品也经常看。在谈到自己最喜欢的俄罗斯作家时,郑渊洁毫不犹豫选择了列夫·托尔斯泰,称托尔斯泰的作品对自己影响很大,他还透露,同样写过童话的托尔斯泰对自己的创作也有一定影响。

今年11月上旬,笔者参加了在圣彼得堡举行的中俄媒体交流年框架下重要活动——“中俄最有影响力文学作品互评”揭晓仪式。这次评选活动于今年6月由中国光明日报社和俄罗斯塔斯社共同发起举办,双方通过专家评审及网上投票分别评选出在俄罗斯最有影响力的十部中国文学作品和在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十部俄罗斯文学作品。中国的四大古典文学名着、俄罗斯普希金的《叶甫根尼·奥涅金》、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等入选。此次评选活动的成功举办,标志着中俄两国的文学交流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新华社莫斯科3月28日电俄罗斯联邦新闻出版与大众传媒署副署长弗拉基米尔·格里戈里耶夫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俄中两国媒体应着眼于创新发展,双方在电子媒体、图书出版等领域合作潜力巨大,他倡导通过“文学相知”带动两国更广泛的交流与合作。

波波夫在安亭宾馆

曾几何时,苏联文学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年轻人,保尔·柯察金、安娜·卡列尼娜等一个个经典的文学形象成为那个时代年轻人最深刻的记忆。但如今,中国年轻人更崇尚日韩文化,读书似乎也更偏爱日本文学作品。对此,郑渊洁表示,不能完全否认俄罗斯文学在中国的受众,但他显然没有日韩文化对年轻人的影响大。究其原因,可能在包装上做的工作还不够。“如果把这些经典作品用漫画、电影、电视剧的形式来表现,可能会吸引年轻人去翻找原著阅读。”

中俄两国文学交流已有300多年的历史。长期以来,两国文学相互借鉴,彼此影响。中国古典文学作品早在17世纪末、18世纪初就已传入俄国,起初只是零星的几篇译作,到19世纪逐渐形成规模。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就曾编纂过有关中国哲学思想的着作和论文,其本人也深受老子、孔子等中国古代先哲思想的影响。相比而言,俄国文学传入中国则要晚一些。中国从19世纪末开始翻译俄国文学,清末民初到五四运动前已出现普希金、莱蒙托夫、托尔斯泰等10余位俄国着名作家作品的汉译本。俄国十月革命后,中国人对苏俄文学产生极大兴趣,相关文学作品的翻译量也随之增长,在外国文学译介数量中占据首位。20世纪50年代起,中苏关系进入“蜜月期”,两国文学交流迎来一股热潮,双方互译文学作品数量激增,范围不断扩大,译作也更加系统化。60年代中期,由于中苏关系变冷,两国文学交流受到一定影响。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中苏关系正常化,双方逐渐摆脱意识形态束缚,文学交流再度活跃起来。

在中俄媒体论坛闭幕之际,格里戈里耶夫畅谈了中俄文学交流的悠久传统,提到普希金、托尔斯泰、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高尔基、奥斯特洛夫斯基等这些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名字,他们的经典名着《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罪与罚》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伴随了数代中国人的成长。

大多数国人对俄国经典文学并不陌生,普希金、果戈理、契诃夫、高尔基、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他们的部分作品甚至被广大学生集体背诵过。但是说到俄罗斯当代作家,却鲜有人知。

在当今中国影视界,超级IP就意味着高流量、高收视率、高收益。“现在很多影视公司都苦于寻找超级IP,其实俄罗斯文学在世界文坛上占有举足轻重地位,这是真正的金矿。”郑渊洁说道:“从著作权的角度来看,俄罗斯文学包括前苏联文学,很多作品都已经过了版权保护期进入公有领域,不存在版权问题,很多人都可以做。不用担心主旋律作品没有市场,我们很多主旋律作品,像《人民的名义》《战狼2》都取得了不错的口碑和收益。”

近年来,中俄关系健康稳定快速发展,双方各领域合作不断深入,人员往来日益密切,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也逐步走向世界,两国民众迫切希望通过各种渠道阅读和了解对方国家的文学作品,这为两国文学交流发展带来了新的契机。2013年,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同俄罗斯联邦出版与大众传媒署签署合作协议,商定两国相互翻译和出版对方国家不少于50种经典文学和现代文学作品,此后双方又将互译出版数目增至200种。2014年以来,在俄罗斯已出版老舍、铁凝、王蒙、张贤亮、余华、莫言等中国现当代作家作品以及《水浒传》、《儒林外史》等经典名着俄文版10余部。与此同时,一些俄罗斯当代作家作品在中国出版发行,包括奥利加·斯拉夫尼娃的《脑残》、瓦列里·波波夫的作品《第三次呼吸》和谢尔盖·叶辛的《模仿者》等。

俄罗斯人也同样品读了中国古典传世名着,如记述孔子思想的《论语》、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曹雪芹的《红楼梦》、施耐庵的《水浒传》,以及老舍、鲁迅、茅盾等许多中国现代作家的作品。在格里戈里耶夫看来,“两国这些文学巨匠的译着是我们共同的文化财富,是我们的‘黄金储备’”。

8月的上海书展来了位俄罗斯作家米哈伊尔·波波夫,他带来了自己的代表作《莫斯科佬》(贝文力译)、《伊杰娅》(李宏梅译)、《火红色的猴子》(张鸿瑜译)。波波夫1957年出生于哈尔科夫(今属乌克兰),父亲是乌克兰人,从小在俄罗斯文化环境下长大,热爱乌克兰同时也痛心于乌克兰,身处于俄-乌对话的冲突中,他以此为背景创作了《莫斯科佬》一书,讲了个“继承者”的故事,不过这个“继承者”是位步入中年的糟糕“大叔”,身份是莫斯科建筑大亨的弟弟。

“2017北京-莫斯科丝路经贸人文交流对话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指导,环球网与俄罗斯卫星通信社联合主办。来自两国政府、企业、媒体和文化交流领域的近40名嘉宾应邀在论坛上发言,共同探讨中俄两国在新的历史阶段下的可持续发展模式,推进中俄人文经贸领域的广泛交流与合作。

今年7月,俄罗斯首家中文书店“尚斯博库”书店在莫斯科文化气息最为浓郁的老阿尔巴特大街开业,这家书店的开业为中俄人文交流又打开一扇窗,是中俄两国出版界友好合作的重要成果,俄罗斯读者将能够更及时、更有效地读到高水平的中国文学作品。在今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和莫斯科国际书展期间,双方举办了“中俄经典与现代作品互译出版项目”新书发布会。双方还商定加强在精品图书互译出版等方面的合作,进一步推动两国出版界交流合作。目前,双方正在积极推动实现两国文学作品在对方国家落地和市场化发行,为两国文学走进对方国家提供长久稳定的平台。此外,两国地方和民间还举办了“中俄文学合作交流会”、“中俄作家论坛”、“中俄文学作品研讨会”等活动,丰富了两国文学交流。

格里戈里耶夫认为,目前俄中双方在经济、政治等领域交往频密,未来仍将保持快速、高水平发展。越是如此,人文合作就越显重要,因为只有文化交流,才能增进两国人民的互相了解,为两国世代友好打下坚实基础。他强调,在这方面,不仅媒体、文化单位发挥着重要作用,文学的作用也显而易见。他说,文学是折射现代社会的一面镜子,是社会价值观的体现。

《莫斯科佬》作为俄罗斯当代文学代表作之一,它的汉译本的面世同时也向中国读者抛出个问题:什么是俄罗斯当代文学?

文学作品是连接中俄两国人民心灵相通的桥梁。随着中俄文学交流热的不断升温,两国民众将进一步增进相互理解和友谊,为中俄关系持久稳定发展奠定更加坚实的民意基础。

“今天我们自然不能躺在原有财富上睡大觉。两国人民更感兴趣的是反映两国现实生活的现当代作家作品。”格里戈里耶夫认为,这是时代的要求、社会的需要。

围绕着这样的问题,9月26日一场集结了多位俄罗斯文学、历史专家学者的,当代俄罗斯文学研究译介研讨会在华东师范大学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