颁奖典礼由李敬泽主持,我自1953年开始创作寓言
发布时间:2020-03-29 16:17

“发哥” 80岁了。

图片 1

图片 2

我在童年时就爱好文学。读小学时坐在教室里,最爱听老师讲寓言故事。老师讲的《龟兔赛跑》、《狼和小羊》、《守株待兔》、《揠苗助长》等寓言,至今还在 我脑海里留有鲜明的印象。小学四年级时,我参加全校一次作文比赛,得了第一名,此后我对作文特别喜欢。除了完成课内老师命题作文外,我还自备一本课外作文 簿,喜欢自找题材写课外作文。小学五年级时,我就向上海中华书局的《小朋友》杂志投稿,发表习作。这时候我心底涌动着一个强烈的愿望:将来我要做一个作家。这就是我少年时的作家梦。

图片 3

此“发哥”不是周润发的“发” ,而是樊发稼的“发” ,人亦称“发哥” 。

9月22日,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京隆重举行

2017年5月8日,由广西出版传媒集团主办,接力出版社承办的“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新闻发布会暨征稿启动仪式”在北京的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这标志着“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和“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自2017年1月启动开始后,正式向社会公开征集作品。首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投稿日期为2017年5月8日至2017年12月31日,首届“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投稿日期为2017年5月8日至2018年2月28日。

我原名金振汉,1941年我18岁时,开始用笔名金江,在报刊上正式发表作品。我的文学创作是从诗歌起步的,1947年出版了第一本著作《生命的画册》(诗集),我的诗作后来被收入《中国新文艺大系》和《中国现代经典诗库》。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当时我国少年儿童的精神食粮匮缺,我在报纸上看到老作家张天翼的呼吁:请大家拿起笔来为少年儿童写作,我深为感动,便响应他的呼吁。从此我的文学创作就从诗歌转向儿童文学,主攻寓言。我自1953年开始创作寓言,1954年1月30日在《大公报》上发表《寓言四则》。(后来据文学史家考证:这四则寓言是新中国最早发表的寓言。)此后我创作寓言的热情很高,接连在《人民文学》、《长江文艺》、《解放日报》、《工人日报》、《红领巾》、《少年文艺》等报刊上发表了数百篇寓言。1956年出版了《小鹰试飞》和《乌鸦兄弟》两本寓言集。我把这二本寓言集寄给冯雪峰和严文井两位著名作家请教,很快接到他们的回信,给予我很大鼓励,使我更有信心在寓言这条文学路上走下去。我立下誓言:殉情寓言,至死不渝。1957年教育部还将我的寓言集《乌鸦兄弟》作为向全国推荐的优秀儿童读物。该书印数达11万册。我的《寓言百篇》,老作家严文井特地为我写序,1982年获全国优秀儿童读物奖,三次印数达167800册,是全国寓言集印数最多的一种。

与会嘉宾合影

他是儿童文学作家、理论家,一辈子笔耕不辍,著作等身, 70多岁时还学会了打字写博客,几天一更新甚至一天几更新,令后生们叹服。电视剧《北平无战事》热播时,他的诗歌《雪朝》还一度被误作朱自清的作品用作主题曲,后维权成功。晚年的他还与一份报纸相遇,即《中国艺术报》 ,称其为“一切文艺家必读的报纸” 。80岁,“发哥”的精彩,还在路上。

图片 4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儿童文学作家金波、曹文轩,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CBBY)主席、中国出版协会少读工委主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文学评论家束沛德,《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梁海春,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部务委员赵勇富,广西壮族自治区新闻出版广电局党组副书记吕洁,广西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覃超等出席活动并致辞。

我原在温州中学担任高中语文教师,1983年,我已满60岁,在温州中学办理了退休手续。我的文学创作,原系业余创作,退休后我可以将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创作,竟成了专业作家,岂不美哉!我的创作热情愈来愈高,创作收获也越来越丰。到现在我已出版著作60种,我的作品在全国和省市共获奖30次。作品还被翻译为英文、法文、朝鲜文出版,向世界发行。我的寓言《大轮船和小汽艇》、《乌鸦兄弟》、《白头翁的故事》被选入大、中、小学语文课作教材。1983年我的寓言《狐狸和猴子》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改编成《过桥》美术影片,受到少年儿童的欢迎,现已制成光盘,向全国公开发行。

6月6日,由广西出版传媒集团主办、接力出版社承办的首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首届“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颁奖典礼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中国作协副主席、 “接力杯”双奖评委会主任高洪波,评论家束沛德,著名诗人、儿童文学作家金波,著名作家、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中国出版协会少读工委主任、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CBBY)主席李学谦,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马国仓等出席颁奖典礼。

这一天,他穿上了许久不穿的西装,打上橘色领带,迎接他的一众老朋友们。新年伊始,北京时代华文书局不仅出版了樊发稼儿童文学精品系列图书, 《小娃娃的歌》 《花花旅行笔记》 《故乡的芦苇》《追求儿童文学的永恒》 ,将他在儿童诗歌、童话寓言、散文随笔、理论评论四个方面的成就一一展现, 1月15日,还在京举办祝贺樊发稼先生80华诞暨儿童文学创作60周年研讨会。束沛德、金波、庄之明、海飞、张锦贻、韦苇、王泉根、曹文轩、张之路、李东华、尹世霖、马光复、安武林、李珊珊、孙卫卫、余途、左昡、刷刷、陈文瑛等老中青三代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及许正明、沈瑞祥、吴泰昌、曾镇南、白烨、任红等文学评论家、科学家出席共贺,高洪波、张炯等也为他撰写了寿联、诗词。这些人里,有的是“发哥”的小学、大学同学,有的是同行、同事,都是多年故交挚友。

9月22日,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钱小芊在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颁奖典礼上致辞

高洪波在致辞中谈到,“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的设立,体现了这两个奖项的指导单位、主办单位以及承办单位的大情怀,令人感念、感佩。同时,这两个奖项的设立,会很好地推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事业的发展,为幼儿文学作者、中短篇儿童小说作家提供了一个展示的大舞台。他认为,文化自信要从小培养,做有根的中国人要从孩子做起。这两个奖项的设立,可以引领中国原创儿童文学创作的队伍向前走,是对整个中国文化发展的推动,希望更多的儿童文学作家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展示自己的水平,也希望这两个奖项,可以持久地举办下去,并且越办越好。

1982年我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4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成立,我当选为副会长,并连任二、三届副会长,同时被选为浙江省寓言文学研究会会长。1984年我又担任《寓言》杂志(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主编。1987年温州市人民政府为表彰我为少年儿童创作的卓著成就,特授予市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

在首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评选中,郑春华的儿童故事《米斗的大计划》荣获金奖;陈琪敬的童话《听说青蛙在洗碗》、吕丽娜的童话《全世界的小家伙都爱月亮》荣获银奖;刘丙钧的童话《山坡上有棵爷爷树》、刘航宇的图画书《好想好想吃草莓》、陈梦敏的童话《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陶天真的童诗《想心事的小字母》以及黄木华的图画书《藏鞋记》荣获铜奖。在首届“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评选中,王璐琪的中篇小说《给我一个太阳》荣获金奖;许廷旺的中篇小说《黄羊角》、马三枣的中篇小说《良夜灯火》荣获银奖;庞婕蕾的短篇小说《今天要问的问题》、梁贻明的中篇小说《羊儿在云朵里跑》、付小方的短篇小说《安和小美》、梁燕的短篇小说《红围脖》、廖小琴的中篇小说《黑勺》荣获铜奖。

樊发稼第一次向报刊投稿,是1951年, 14岁。那时是抗美援朝“捐献飞机大炮”运动正热的时候,他看到报纸文章后面有的注明了“本文稿费捐献”字样,去问老师,才知道作者投稿发表后会有一笔稿酬。他也很想为捐献飞机大炮作点小小贡献,但家境窘迫,于是便开始投稿,虽然没被刊发,也没“捐献”成,却由此开启了创作人生。

图片 5

“发展原创是发扬儿童文学的根本和重中之重。注重原创、鼓励原创、扶持原创,充分调动作家的原创积极性,进一步提高儿童文学的质量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束沛德认为,坚持文学艺术个性、力求独树一帜,这是儿童文学创作质量从高原走向高峰的关键所在,“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正是在鼓励作家拿出有文学艺术个性的高质量作品,更好地提升小读者的品位和情趣,为他们的成长输入正能量。

1992年我70岁,少年儿童出版社特地为我出版了《金江寓言选》。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浙江省作家协会和温州市文联联合在温州举行金江寓言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学者和专家三十余人参加。经过热烈和深入的探讨,与会者一致认为我数十年来在寓言园地孜孜不倦,辛勤耕耘对繁荣和发展我国寓言文学事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称誉我是中国当代寓言的开篇人。并共同建议设立金江寓言文学奖,以奖励和推动寓言创作,并规定每两年举行一次评奖。自1992年迄今,已举行评奖七次,共评出获奖者81人。此奖对扶植新人,推动寓言创作,扩大寓言创作队伍起了积极作用。我还将获奖作品编成《金江寓言文学获奖作品集》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以鼓励获奖者和未获奖作者。1994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举办首届金骆驼奖,授予我特等奖。 1999年新中国建国50周年,浙江省作家协会评选浙江文坛五十杰,我又荣膺此称号。

图片 6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这完全是真心话,心里话。 ”樊发稼说。他原来是一个村童,按照家长设计的人生道路,本来是当学徒工,然后回老家买地盖房娶媳妇。但新中国的成立改变了他的一生。他读了中学,考上上海外国语学院,在机关工作之余创作, 1980年43岁时又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一步步成长为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出版著作80余部,见证着新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

颁奖典礼由李敬泽主持

据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介绍,“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已经酝酿了多年,终于在今天得到了两位作家的认可,在金波先生从事儿童文学创作60年之际正式启动,无论对于中国幼儿文学事业还是对金波先生都具有特殊的意义。

2002年我80岁。我从自己一生600多万字的著作中,精选出130多万字,编成《金江文集》一套四册准备出版。但出版文集需要很多钱,我是一个穷知识分子,哪有这么多钱?正在为出文集发愁之际,承蒙市政府补助人民币10万元,使我的文集得以顺利出版,了却我平生一个心愿。

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致辞

他属牛,“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牛。儿童文学作家、中国少儿新闻出版总社原副总编辑庄之明为他撰寿联:“八十童子心,襟怀孺子牛。 ”儿童文学作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说他是儿童文学界的“老黄牛”“劳动模范” 。他写给小娃娃的歌,获得第一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生命不息,创作不止,更是收获广泛赞誉与各种奖项;更重要的是,他用他的评论之笔,扶老携幼,慧眼识人识文,鼓舞了一代又一代儿童文学作家的信心;在人们都以为“外国的月亮更圆”而贬低中国儿童文学时,他为中国儿童原创文学作品鼓与呼;在中国作协儿委会、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的工作,多次担任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五个一工程”一本好书奖、中国出版政府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等大奖评委,也实打实地推动了更多优秀儿童文学作者与作品的出现。而今,中国儿童文学事业蓬勃发展,有了一批具有世界影响的作家和作品,印证着樊发稼对中国儿童文学的判断。不久前,北大中文系教授曹文轩还获得了有“儿童文学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国际安徒生奖。上世纪80年代曹文轩初进入儿童文学界时有很多新的见解,很多人并不接受,樊发稼撰写评论文章给予他客观而肯定的评价。今天,曹文轩深情感叹“他始终是我心中的恩人” ,又说“中国儿童文学要记住发稼先生的恩情” ,此言不虚。

图片 7

对于“曹文轩儿童小说奖”,白冰表示“重点是鼓励短中篇儿童小说创作的奖项,旨在促进中国儿童小说水平、质量的提升,培养和壮大儿童小说创作队伍”。

2004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第九届年会在嵊州举行,会上颁发第三届金骆驼奖,授予我特殊贡献奖。2006年想不到又有一件喜事临门。国家要出一套《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这是儿童文学界一件大事。由国家组织严文井、束沛德、金波、樊发稼、张之路、王泉根、高洪波、曹文轩8位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和评论家成立高端选编委员会,来选编这套丛书,一百年选编一百部,一人一部。去年1月先出第一辑25部,我的寓言集《乌鸦兄弟》列在其中,这使我感到很荣幸,很欣慰。此生我和寓言结下了不解之缘,寓言是我的第二生命。我搞寓言创作已半个多世纪,我的寓言终于得到社会公认是百年经典著作。在第一辑中收入的寓言集仅我一本,并能和叶圣陶、冰心、张天翼、严文井等大师名列一起,对我来说岂不是最大的荣幸和欣慰吗?

李敬泽在致辞中首先代表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向金波先生、曹文轩先生表达了敬意,同时向“双奖”的获奖作者表示祝贺。他谈到,儿童文学是美好而温暖的,儿童文学界可爱、可敬的前辈们怀着对儿童文学的责任感以及无私纯真的情怀,始终带领着中国儿童文学繁荣发展、新人辈出。“双奖”的设立是儿童文学界的一件喜事,体现了儿童文学界老一辈作家对于新人的成长所寄予的深切希望和鼎力支持。儿童文学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有待于挖掘和创造,前辈们已经开辟了道路,年轻人还要走更长的路,去更广阔的空间去探索。

文如其人,为文童心常驻,秉笔直言,为人亦率真热诚,发自本心。时代出版公司副总经理、北京时代华文书局董事长韩进说,真,是樊发稼人格魅力的灵魂。金波讲两人交往趣事,“相识四十载,与君相携手。一生为儿童,甘苦在心头。 ”上世纪90年代,两人多信件交流,金母生病,樊发稼信中多次提及:“金波,如需要钱,就说话。 ”后来见面,金波开玩笑问“你有多少钱? ”樊发稼伸出巴掌翻了翻。“到底是五千还是五万,他也没说。那时候万元户已经很了不起了。 ”谈起往事云淡风轻,引发大家阵阵笑声,其中情谊却已感染众人。

阎晶明在颁奖典礼上宣读获奖小说授奖辞

对于这个奖项的设立,金波表示“诚惶诚恐”,在与主办方的交流过程中,他坚持定位于“幼儿文学”。他认为,“幼儿文学是启蒙的文学,我们倡导全民阅读,构建阅读社会,不能忘记婴幼儿的阅读。对于幼儿来说,幼儿文学是文学的启蒙,也是艺术的黎明,婴幼儿的审美从朗读开始。”曹文轩则希望这个奖项是纯粹的、文学的奖项,能够以这种方式为中国儿童文学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

图片 8

高洪波为樊发稼撰诗称:发稼八秩后称翁,心中常驻老儿童。文坛轻祭诛仙笔,墨气如云盖群峰。冰心曾说:生命从八十岁开始。愿这位八十岁的“老儿童” ,继续以诛仙妙笔,挥洒出更加精彩的新的人生图卷。

图片 9

启动仪式之后,金波和曹文轩分别向中国现代文学馆捐赠了部分作品手稿,梁海春代表现代文学馆接受捐赠。

著名诗人、儿童文学作家金波讲话